首页 > 专栏 > 正文

生机盎然:农村污水市场 野百合也有春天

时间: 2020-04-26 10:04

来源: 中国水网

作者: 全新丽

江西金达莱在村镇领域闯出名头,确实跟FMBR技术有关系。这个技术适用于有机污水处理,主要针对生活污水、养殖、印染、食品加工以及其他工业有机污水的治理,应该说研发的目的并不是农村市场,只是它的特点比较适合零散、面广、多样的农村污水处理,所以农村市场给了它成长的沃土。

image.png

凭借FMBR技术为基础的村镇污水处理一体化设备,以及起步早的优势,在国内乡镇污水治理中,金达莱颇有一些江湖地位。其技术设备已经遍及全国28个省市,运用在云南洱海的湖泊面源污染控制、山东荣城的村落污水连片整治、重庆铜梁县的乡镇污水综合治理等国家和省市重点工程中。

富凯迪沃的机会

2005年开始,归国学者王昶教授开始净化槽设备的研发并申请多项专利;2008年在天津市科委的支持下,应用于西青区六埠村的农村生活污水示范工程,随之开发了单户型、多户型、楼宇型及集中型净化槽处理工艺项目。

后来,王昶成为专注于农村污水解决方案的富凯迪沃(天津)环保科技有限公司的技术总监。王昶在公开采访中表示,近些年富凯迪沃发展非常迅速,现在在天津市村一级的农村污水处理几乎都是其所承担的。

和金达莱一样,富凯迪沃能在农村污水市场存活也有独门技术——农村生活污水归一模块化净化槽技术。此外,富凯迪沃还研发了平推流和全混流模式耦合技术、归一化预处理的水解技术、多台净化槽串并联集成技术等集成技术。

在E20主办的2017(第三届)环境施治论坛上,王昶详细解释了富凯迪沃针对村镇的污水处理技术。

富凯迪沃针对村镇污水处理成功研发FK-JHC净化槽和FH+MBR复合生物膜反应器,分别适用于农村污水分散处理与乡镇污水集中处理,在数十项项目工程中已经得以成功应用。

FK-SJC水解槽是一个专利产品,与化粪池截然不同,它是由厌氧水解区、生物滤床区和好氧区构成,能够让不同的家庭生活污水归一化,形成水溶性的污水,大大地降低了后续的管网管径要求以及生化处理负荷。它利用污水中的硅酸盐颗粒物自身的重力,自由沉降到底部,与污水分离。厌氧微生物产生的气体使有机颗粒物以及胶体等上浮。好氧区的微生物以及后生动物进一步快速分解所形成的浮渣。生物滤床增大了水相中的微生物浓度,加快了水解过程,可以降低后续的生化负荷和提高管道的流通性。

王昶说:“农村不收水,再好的装备处理效率都是很低的,标准再高,也达不到全面的一个好的高的标准,我们的系统适合于中国。更可贵的我们在能够在北方,在负十几度的时候都能正常运行,让很多同行非常震惊。”

富凯迪沃的农村生活污水归一模块化处理模式能实现矿化、脱氮、除磷以及活性污泥的减量化。农村生活污水归一模块化净化槽串并联系统在应用过程中不断完善,截至2018年5月,已在天津市西青区、宁河区、静海区、武清区、蓟县、津南区、滨海新区以及宝坻区建立了村镇260多个处理站点。除此之外,还有广东的湛江、江苏省的扬州、河北的邯郸市、安徽省的马鞍山、宁夏自治区的平罗县以及山东的德州市等50多处理站。

image.png

资料图片:王昶在2018(第四届)环境施治论坛

在2018(第四届)环境施治论坛上,王昶说,富凯迪沃天津市宝坻区2017年农村生活污水处理和旱厕改造项目喜获2018年度中国农村污水处理优秀案例(详情:富凯迪沃王昶:农村生活污水处理中矿化、脱氮、除磷、污泥零排放集成技术

农村市场的机会也是留给有准备的公司的,金达莱和富凯迪沃因为自己的技术储备获得了发展的机遇。

02 一阵春风(2011-2015)

和环境领域所有细分市场的诞生一样,农村污水处理市场的萌芽也是由于政策的推动。

从2010年开始,财政部、当时的环保部等部门联合开展农村环境“连片整治”专项工作,并支持执行效果好、且具备相应财政实力的省份开展“拉网式全覆盖”运营方式。

在《国家环境保护“十二五”规划》中,也明确提出要“鼓励乡镇和规模较大村庄建设集中式污水处理设施,将城市周边村镇的污水纳入城市污水收集管网统一处理,居住分散的村庄要推进分散式、低成本、易维护的污水处理设施建设。到2015年,完成6 万个建制村的环境综合整治任务。”

这些政策的制定可以说催生农村环境市场的最初的春风。

标准方面,基本沿用城镇污水标准。只有少数地区有农村污水排放标准,如宁夏回族自治区2011 年发布了我国第一个地标《宁夏农村生活污水排放标准》(DB64/T700-2011)(该标准已修订为《宁夏农村生活污水处理设施水污染物排放标准》,并将于2020年5月28日实施),对COD、BOD5、总氮、总磷、氨氮、粪大肠菌群数等主要指标制定了新的排放限值,几级标准均低于《城镇污水处理厂污染物排放标准》同级的限值;福建省2011 年发布了《农村村庄生活污水排放标准》(征求意见稿),但直到2019年年末,福建省《农村生活污水处理设施水污染物排放标准》(DB35/1869—2019)才正式出台;2013年,山西省人民政府通过《山西省农村生活污水处理设施污染物排放标准》,于2013年6月30日发布,2013年7月30日实施。2015年7月,浙江《农村生活污水处理设施水污染物排放标准》发布实施,规定农村生活污水排放必须达到规定的排放标准。《标准》确定了pH值、化学需氧量、氨氮、总磷、悬浮物、粪大肠菌群、动植物油等7项主要控制指标及限值

资金方面,中央政府对于农村环境问题的直接资金主要来自中央财政2008 年起设立的《农村环境保护专项资金》,2011 年累计下拨80 亿元,2012 年为55 亿元,2013 年为60 亿元,2014 年为55 亿元。截止到2015 年底,国务院总计投入305 亿元专项资金在23 个省(区、市)开展农村环境连片整治示范,支持7 万个村庄实施环境综合整治。而地方政府的资金来自省市区县各级政府的配套资金,区域间差异较大。

1234567...11

编辑:赵凡

  • 微信
  • QQ
  • 腾讯微博
  • 新浪微博

网友评论 人参与 | 条评论

Copyright © 2000-2020 http://www.h2o-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水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