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栏 > 正文

发现丨美国破烂王,垃圾处理界的Uber

时间:2016-07-19 16:25

作者:全新丽

上周接到过一个电话,询问我们公司是否可帮忙寻找一家固废处理公司,帮助处理某化工企业使用过的活性炭废料。这让我想到了在一些报道里看到的一个美国公司Rubicon Global(卢比孔环球)。

blob.png

站在垃圾山前的Rubicon Global的联合创始人兼CEO

这事儿要是发生在当前的美国,解决方法可能就是这样的:有垃圾要处理的物业或企业(在这里,就是这家化工企业),通过手机在Rubicon Global的平台预约,发送请求收垃圾的信息,这样就会传送到它的运输公司系统。该系统会优先调派那些计划经过该用户所在地区或已经有卡车在路上作业的公司。同时,它会估量企业的垃圾流量,并为垃圾建立目录,为那些埋藏在垃圾堆中的有价值材料寻找新的销售机会,比如这些使用过的活性炭如果经过评判,不属于危险废物,并有利用价值,那Rubicon的系统就会匹配合适的买家卖掉它。在这个过程中,Rubicon会从销售额中收取一部分提成。

当然上述那些卡车并不是Rubicon Global公司自家的,它通过运营科技平台,致力于对接大大小小的运输公司、产生垃圾又有削减处理成本需求的公司、强化资源回收需求的大公司,通过向全美各地的回收和升级再造合作伙伴出售有价值材料盈利。

与此同时,它寻找机会减少客户每周的收垃圾次数,从而帮助它们降低成本,在这个过程中,它获得的报酬基于它能够给客户节省的费用,以及变现的可回收利用材料数量。

blob.png

Rubicon想要挑战固废处理巨头

去年刚听说Rubicon Global这家公司时,我都不知道该不该叫它“环保公司”。 它不处理垃圾,没有填埋场,也没有焚烧厂,它只是垃圾的搬运工,而且运输车都没有,是让别人来搬。可它又实实在在做了环保的事,不仅帮助减少了固废,还真正实现了变废为宝。

这算什么呢?垃圾回收O2O?不管怎么说,它已经成为美国投资界的一个宠儿。2015年获得3000万美元投资,9月份又宣布获得5000万美元投资。出色表现来源于它基于云技术的创新商业模式,它的技术平台促进了对废料的回收利用,提高了效率,同时还降低了客户成本,此外还帮助了美国运输产业和回收产业的发展。这个公司的目标就是为了实现一个无需填埋垃圾的未来,这对环境保护也有很大意义。

去年8月,Rubicon还进入了医疗垃圾处理领域,雇佣了第一任首席技术官,并采用“白手套处理”的分类技术。Rubicon认为,大部分的医疗垃圾与其他行业的垃圾并没有很大的差异,尽管医院的各个方面都正在实现数据化,但废物处理模式依然处于原状,即挖坑填埋。

翻了不少资料都只发现Rubicon针对的都是填埋处理,是不是也有一些垃圾除了一烧了之别无它法呢?也许美国的国情跟我们不一样吧。

这家公司瞄准的客户还有个人,主要是为住宅市场开发了一款应用服务,计划让普通私房屋主和住客能够像用Uber打车那样预约运输公司来收垃圾。目标是基于降低垃圾收集成本,以及寻找新途径来回收本来会被丢弃填埋的材料。

美国现在的垃圾处理市场上大概有2-3家巨头,比如Waste Management公司,还有7-8家规模小一点的公司,但是基本模式都差不多。Rubicon与它们相比,就好像是老鼠之于大象,不过,也许真的像Uber颠覆出租车行业一样,Rubicon会颠覆传统意义上的固废行业?

虽说是英雄不问出处,不过Rubicon联合创始人兼CEO奈特·莫里斯(Nate Morris)还是挺值得了解下的,这不仅仅是因为他形象良好,喜欢接受财经、时尚媒体采访,更因为,激发他的创业思路的竟然是我们中国垃圾不是美国垃圾。

blob.png

2008年,奥运会期间,他来北京参加一个讲座,结果当时的市容严重地刺激了他。他直白地说,这个城市在垃圾回收与管理方面的无能让他相当失望。回国后,第二年他就创建了Rubicon。千真万确,他在接受《名利场》杂志采访时就这么说的(是的,是时尚杂志,不是环境保护类杂志),可以点击文末“原文链接”查看原文。不过,我咋觉得有点不对劲呢,对中国垃圾管理失望,回头在美国创业,难道最终目的还是为了造福中国?中国的固废公司要警惕了。

blob.png

看这遍地垃圾,美国的,Rubicon认为这是管理问题

另外,不得不说的是,奈特·莫里斯创业的合作伙伴叫马克·施皮格尔(Marc Spiegel),是他的高中同学兼好友,马克的家族在固废处理领域已经耕耘多年。

同时,Rubicon和Uber确实还有点亲属关系,后者的创始CTO奥斯卡·沙拉萨(Oscar Salazar)是Rubicon的首席技术顾问。莫里斯说,“我们知道我们有巨大的机遇,但将沙拉萨引入董事会确实扩展了我们的思路,提升了公司实现颠覆的可能性。” 

对了,莫里斯的外表充满亲和魅力,内在却是非常精明、坚定的。2004年,年仅23岁的他就为小布什竞选连任总统筹集了5万美元,并为自己积累了人脉。他现在的创业活动也得到了一些政客的关注与支持。Rubicon创立地的肯塔基州的官员说,在政治领域,左派、右派,对于环境保护、气候变暖等问题是有很大分歧的,但是“奈特却说服了我,眼前最重要的问题是垃圾越来越多,对于社区和更广泛的环境来说,垃圾填埋场的用途适得其反。”

Rubicon创立于肯塔基州,现在的总部设立于亚特兰大市。有记者问他,这样一个技术公司,要破坏掉原来固废处理行业的规则,为什么不是创设在纽约或旧金山呢?莫里斯是这么回答的:“在高科技领域有这样的神话,创意想法一定是来自旧金山或纽约。我相信美国中部的肯塔基州的企业家们也有一些很棒的想法。我从未想过自己会投身于废弃物处理和再生循环行业,但是因为看到了问题,并想到了解决方案,这事儿竟然就成了。假如我一直待在硅谷或纽约,我肯定就错过了这个想法。在其他任何地方,Rubicon都不会成为可能。”

看来不管哪个国家,创业都是天时、地利、人和共同成就的,当然也不能缺少资本。最初领投Rubicon的是风险投资公司Nima Captial,参投的有好莱坞明星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他虽然影帝得的比较辛苦,在投资领域识别好公司却总是易如反掌),最新参与投资的不乏一些像高盛、威灵顿管理公司这样的重量级投手,今年估值已超过5亿美元。

Rubicon Global这个公司名称也挺有趣,显示了创始人的勃勃野心。Cross the Rubicon在英语里有点像我们的成语,有破釜沉舟的意思。这句话跟凯撒有关。

插播一个故事:

活跃于古罗马的政治家、军事家葛约斯·尤利乌斯·凯撒(Gaius Julius Caesar,西元前102~前44年)与其他两大政治巨头克拉苏、庞培划分了地盘,约定各自发展势力。

克拉苏死后,三人同盟中仅剩下庞培与凯撒。由于在高卢战争中的胜利,战利品及税金使凯撒能归还借款并成为大富翁,同时赢得罗马民众爱戴。身为盟友的庞培忌妒凯撒的成就,企图联合元老院将凯撒从罗马放逐。前49年1月,凯撒在北意大利波隆纳以东、临亚德里亚海的拉芬纳获悉此事,随即率领身边军队抵达卢比孔(Rubicon)河畔。卢比孔河是凯撒拥有军事指挥权的高卢与意大利本土间的境河。凯撒如果率领军队渡过这条河,就违反罗马的法律。不过凯撒心意已决,高喊“骰子已经掷出”(The die is cast),意思是,义无反顾,从此没有后路,便率军渡过卢比孔河攻入罗马。从此迈出了征服欧洲、缔造罗马帝国的第一步。

莫里斯把自己的公司叫做Rubicon,看来是想和固废领域Waste Management等大公司一争高低了。今天,Rubicon已经在美国50个州开展业务,计划在几年内就上市。现在不光是公司使用他的服务。“我们已经针对家庭推出了服务,还正在推出针对政府的服务,” 莫里斯说。“我们只想要所有的垃圾(We just want all the garbage)”。

真是史诗般的口号,跟“骰子已经掷出”很像呢!

blob.png

看看我们国内,其实也有环保O2O在行动。

桑德在环卫车上安装了传感系统,并连接到后台的云平台管理系统,通过智能终端设备可实时监控车辆位置、油耗、空气质量(温度、湿度、PM2.5)等状态信息,它还可以进行环境监测。同时,桑德开发了“好嘞”APP,在蚌埠试点已实现了环卫工人上门回收废品,在未来,物流、广告等都将成为其环卫产业链的延伸。

深圳格林美开发的全方位O2O分类回收平台——“回收哥”,于2015年7月22日在武汉和天津同步启动。该平台由格林美携手各地方供销社打造,计划用两年时间在全国范围内建成“互联网+分类回收”的城市废物分类回收体系,以解决城市垃圾分类回收的难题,同时为格林美等再生资源企业提供原料保障。“回收哥”O2O平台直接面向居民生活中的全部可回收废品,实现居民线上交投废品与回收哥线下回收的深度融合,手机即可预约回收哥上门服务;回收哥是网络时代的城市分类回收的环保服务员,通过手机APP可以实现抢单。

瀚蓝环境开发了南海餐厨垃圾智能化收运系统,结合物联网技术和车联网技术,并具有本地定制化的功能服务,可应用于南海地区大多数需要对收运严格监控的企业,包括下属企业绿电的其他项目。

2015年8月,联想在线回收平台“乐疯收”正式上线。平台采用O2O线上线下联动模式:线上推出精准的数码产品回收评估系统,保证回收价格透明;线下利用专业的回收人员,上门回收,让消费者足不出户完成回收交易。

还有百度和TCL奥博环保的“回收站”。2014年8月,百度跨界进入废旧电器回收行业,与传统企业TCL奥博(天津)环保发展有限公司合作,开发了一款轻应用“百度回收站”。居民通过手机将自己的旧电器拍照上传,就可接到客服电话,继而完成类似快递上门取件的回收服务。TCL奥博是亚洲最大的废旧家电处理工厂,除了电视机处理线在运行,多数处理线处于闲置状态。

都是O2O,国内的这几款和Rubicon还是有本质差别的,不过,这也都是基于市场的原因吧,毕竟我们有庞大的拾荒队伍,有那么多的回收哥,卡车运输体系则在发展中。

最后再补充下,网上搜一下活性炭使用完后怎么处理,发现有不少企业有同样问题。比如制药公司等。据说以往都是卖给一些小公司二次利用了,国家管理严格后就手足无措了。开头儿那个来咨询的公司也是这么说的。

那么,我们国家是不是也需要一个Rubicon?


32
  • 微信
  • QQ
  • 腾讯微博
  • 新浪微博
-
网友评论 32人参与 |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