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栏 > 正文

生机盎然:农村污水市场 野百合也有春天

时间: 2020-04-26 10:04

来源: 中国水网

作者: 全新丽

由于农村镇污水项目由于规模小,需形成规模效益,因此,桑德提出适用于乡镇打捆(以市区县/流域为单位)、农村打捆(以市区县/流域为单位)、村镇打捆(以市区县/流域为单位)、市县打捆(以市区县/流域为单位)、城区中就地截污治污(不方便接入市政管网的污水就地处理)等项目类型,湖北襄阳村镇污水处理项目便是市县打捆模式的典型案例。

国中水务再一次转型

国中水务不是环境领域的新玩家,第一波水务市场的浪潮中,它在供水、污水领域都几番拼搏,但最终也没有搏出位,总是走在战略转型的路上。

2013年12月11日,国中水务公告称计划以1200万美元收购丹麦BioKube公司,该公司主要针对家庭等提供小型污水处理系统。

国中水务称,农村和小城镇供水和污水处理市场是公司未来的核心开拓市场,公司将针对农村水务市场特点积极布局,分别收购和引进海外小型供水和污水处理的先进设备与技术。

“国内部分地区农村供水安全存在隐患,癌症村、高氟水、苦咸水、工业废水的违规排放,农村污水普遍缺乏有效治理,污水横流、垃圾遍地的现状,令人扼腕叹息”,时任国中水务董事长朱勇军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感叹道。

在谈到商业运营模式时,朱勇军坦言:“国中水务将通过借鉴国内其他先行企业、地方政府解决问题的先进经验,探索并完善尝试新的商业模式”。

自此,该公司开始针对农村水务市场特点积极布局,通过与国外公司合作加大力度引进适用于农村水处理市场的先进技术以及小型供水和污水处理的配套设备。

2014年,国中水务分别与山东省和黑龙江省住建部签订合作协议,在两地进行乡镇污水处理等基础设施建设。1月进军山东约200个乡镇的水务市场,8月进军黑龙江约100个乡镇的水务市场,

10月,国中水务继续深入拓展乡镇污水处理市场,预中标四川省容县度佳镇等12个乡镇生活污水处理厂BOT新建项目,四川省也成为山东省、黑龙江省之外,公司乡镇市场拓展的重点区域。

当年还与四川省宝兴县签订了关于农村集居点生活污水处理设施采购合同,为宝兴县22个村镇提供日污水处理规模合计2160吨的小型污水处理设备,合同金额约1000万元。

但是,随着朱勇军卸任,国中水务的农村水务市场之路似乎就无疾而终了,至少在2015年之后,这个细分领域就很少再看到国中水务的身影了。

我们都说“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作为一个领域中的先驱者是有诸多劣势的。先驱者没有什么经验,需要完全摸着石头过河,假如有时候不小心犯了什么错误,或者驾驭不住自己的发展趋势,后果可能会很致命。因为先驱者做的是以前完全没有人做过的事情,而后人就可以观察他们的教训并从中学习,然后超越他们。事实是非常残酷的。

但,国中水务这个农村污水处理市场的先驱者的消失和以往它从行业主流中的每一次消失一样,都是突如其来又莫名其妙。但这段故事表明,我们有时候可以换个角度去看待似乎不是很热的市场,也许里面暗藏玄机呢。

合续环境的三大利器

深圳合续环境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2年,是农村污水处理细分领域里最早一批专为此市场创建的公司。

2016年年末,为贯彻落实国家扶贫号召,充分利用祥云县的资源,更好地发挥合续环境污水处理设备领先企业的优势,2016年12月15日,合续环境与云南省大理州祥云县人民政府签订了招商引资合作协议,合续环境正式迁址云南祥云县,更名为云南合续环境科技有限公司。

从产品角度来看,这家公司称自己是:一家以分散式污水处理设备研发、生产、销售为主的高科技环保企业,致力于将分散式污水处理设备工业化、标准化、智能化、信息化,是国内分散式污水设备研发制造的一流企业。

该公司目前已完成大理、曲靖、腾冲、澄江、石屏等多个分散式污水处理试点示范项目,且为提高本地化服务能力,深圳合续环境科技有限公司已迁至云南,并在大理、玉溪以及楚雄设立三大生产基地,未来将更好地服务于云南省城乡人居环境提升行动。

image.png

资料图片:李文生在2019(第五届)环境施治论坛上发言

在“2019(第五届)环境施治论坛”中,合续环境董事长李文生说,“农村污水处理看着容易,很多企业都觉得非常非常困难。行业到底出了什么问题?”(详情→合续环境李文生:推动农村污水处理项目落地的几个建议

他将很多平台治理公司比作“大一女同学”,城市污水是“大三的师兄”,农村污水则是青涩的男同学。“大一女同学都喜欢成熟的大三师兄。有城市污水在,也能对比看到农村污水的不成熟。但回头看,可能更多女孩最后还是嫁给了同级男同学。从时间维度来看,成不成熟只是一个阶段。农村污水,瓶颈也正是不成熟。整个行业对这个领域的关怀有所欠缺,分工不成熟、配套不成熟、管理不成熟。”

李文生提到,在农村污水领域,一直没有看到成熟、专注、愿意投入的设计院;行业前两年更多关注设备、装备、标准化产品部分,也反映了这一环节做得不够好,产品和客户期待有差距;管理也制约着行业发展,投资主体在进行项目投资、研究的时候,在管理问题上测算也存在依据不清晰、没有经验可借鉴的问题。这些问题都影响了项目各方的参与积极性。

李文生表示:“绝大多数乡镇还不是自来水,仅实现直供水。县一级还有很多污水处理厂和自来水公司都在政府手里,现在模式要求存量和新的项目打包一起,厂网是行业需求,两污一体是现状要求,农村污水是吸引投资主体、平台参与的主要模式,有条件尽量往一个包打。”

中国农村问题复杂,很多农村基层工作都是通过乡镇、村级干部实施的。若把农村污水当作城市污水对待,则是把复杂问题简单化了。因此,他提议在实际项目中,应让村组织和村民尽可能参与进去。“分户模式在很多地方成为好模式的主要原因,在于农民的获得感。把污水设备放到家里,跟挖他的院子把污水收集出去的感受不同。我认为,农村污水一定要本地、本村化,并考虑运维人员的本地化,如果没有当地运维人员,成本、效率都会大打折扣。”

1234567...11

编辑:赵凡

  • 微信
  • QQ
  • 腾讯微博
  • 新浪微博

网友评论 人参与 | 条评论

Copyright © 2000-2020 http://www.h2o-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水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