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栏 > 正文

再见,金源经开污水处理厂!再见,BOT时代?

时间: 2021-04-06 10:16

来源: E20绿谷工作室

作者: 全新丽

  该《办法》明确了特许经营有关各方的权利、责任以及市场准入和退出、招标投标、中期评估、监督检查、临时接管、公众参与等一系列制度。对包括城市供水、供气、供热、公共交通、污水处理、垃圾处理等在内的市政环境公用事业实行特许经营。

  随后,各地政府积极推进特许经营管理制度的建设,截至2008年9月,共有7个地方政府完成了地方立法,施行了《地方公用事业基础设施特许经营条例》,有至少22个地方政府制定了《地方公用事业基础设施特许经营管理办法》,5个地方政府制定了《地方公用事业基础设施特许经营管理规定》。

1617674494965635.png

  (1998-2020市政污水处理市场化占比情况 来源:E20环境平台数据中心)

  对当时的民营环保公司来说,BOT最重要的意义就是给出了一个可能性,给出了做大的机会。因此带来了污水处理行业十年发展,一直差不多到2008年,民企都是主要通过BOT来成长。

  对行业来说,BOT打破了原来的垄断经营局面。污水处理厂运营模式从以政府为主导的事业单位垄断经营向以市场为主导的企业化专业运营转变。2002年以前,我国环境公用事业几乎全部由政府下属的事业单位或者政企不分的传统国有企业负责经营。而在2008年,污水处理行业的社会资本BOT模式的市场占有率达到70%左右,一定程度地打破了垄断经营局面。

  同时,BOT模式也帮助各种社会资本大量进入污水处理及其他市政公用领域,形成了多元投资格局,使得行业生产运营能力不断增强,服务覆盖率持续上升。并且,服务水平和质量得到一定提高。

  对政府来说,社会资本进入环境服务领域,促使政府从具体的具体服务提供者逐步转变为服务的采购者和服务质量的监管者。政府角色的转变,促进了市政公用事业作为政府公共服务职能的形成和强化。在促进行业管理的系统化和透明化、促进行业信息公开制度的建设的同时,也对政府管理能力提出更高的要求,推动政府加强自身管理能力。

  那些年,那些人,那些事

  说起移交,王志新说:“20年前做了一个约定,20年之后顺顺当当完成移交,没有蝇营狗苟,没有一地鸡毛,物尽其用,人尽其责。项目经过扩建、提标,现在还在好好地用,这事本身就值得欢欣鼓舞。”

  2021年3月3日移交仪式上,经开区管委会副主任袁立洪出席活动并讲话,这位袁立洪是当年开发区规划土地环保局副局长。

  完整见证这个项目20年的不止这位官员,还有项目上的两位工人。李彩斌说:“最早我在那调试的时候的两个工人一直在那里工作。”

  李彩斌他们项目组当时在奠基的时候,还曾经说:我们是不是应该在池子底下埋一块信物,埋个石头,把我们几个人名字写上去?但后来没有弄。

  这个厂也见证了开发区的成长。现在开发区是一个相当好的城市,20年前的开发区基本上只有工厂,典型的工业区。当年工厂周边就是玉米地农田,北京四环还没通,交通也不方便。

  项目建成后,金源团队许多人在这里历练过,如高艳丽(建工修复总经理)、喻正昕(中持水务副总经理)、李书鹏(建工修复副总经理)等。

  喻正昕2002年毕业后来到了建工金源,在运营事业部工作,接触到的都是工业项目。

  2006年,在做完无锡海力士4万吨的工业废水项目后,“许总说你这老干工业运营,得接触接触市政”。喻正昕因此来到了金源经开项目,但不是专职,高艳丽当时任总经理,喻正昕被派去做她的助理,一周只去两天,其余时间还做金源其他工业项目运营。

  这种状态持续了一年,喻正昕对于市政污水处理厂的运营有了更直观和深入的了解。

  同时,工业项目的客户都是外企,如无锡海力士、通用汽车,都有比较高的标准和要求,预防性维护维修、5S管理等。他也把原来在工业项目上的经验移植了过来。这是一个经验双向流动的过程。

  工作中有几件让他印象深刻的事情。

  第一件事是,2007年六五世界环境日,污水处理厂专门做了策划,在公众科普教育、公众关系维护方面走到了前面。

  第二件事是,生化池里面有一个泵,运行的时候不停抖动,装置的螺栓就断了,泵就掉下去了。掉下去以后下边有曝气设备,就把曝气管都砸断了,对生产有一定影响。但是因为是投资项目,入了保险,有资产险,对于这个意外事件(非正常的磨损),保险公司赔付了,避免了更大损失。

  后期喻正昕在做资产项目的时候都会特别小心,一定会上保险。后来其实政府也都会要求,但是在当时给污水处理厂运行项目资产上保险,还是很超前的。

  还有一些和技术相关的事:当时,在金源经开就经常展开一些创新技术的小试、中试,比如后来在污水处理厂提标改造中广泛用到的CoMag磁混凝工艺。

  爱是恒久忍耐,又有恩慈

  相比王志新、李彩斌、喻正昕等“过客”来说,田宁对金源经开有更多“不舍得”。

  2003年,刚毕业的田宁进入建工金源,一开始是许总秘书,后来到投资部门负责项目的投资和建设运营工作。

  2004年,二期项目开始建设,依然由建工金源投资、建设、运营,合同期限减去前面的3年,是17年。

  田宁作为金源投资代表,到了这个项目,之后就在这里扎根,也是17年。

  即使交接仪式之后,她作为金源经开污水处理有限责任公司最后一任总经理,依然在这里“站最后一班岗”:工艺技术指导,数据移交,排污许可变更等,继续配合之后的运营单位做好过渡工作。

  二期3万吨/日2005年投运,2008年满产。

  虽然合同写明了调价公式,但在20年里,金源经开污水处理厂从未调过水价。

  最开始这个项目在做可研时,每个人的工资是2万块每年,不可能20年都不涨。

  期间田宁他们也做了很多努力,拓展项目公司的服务内容,包括对上游企业的托管运营、技术服务、咨询、维修、改造等,也为客户和股东创造了很多价值。从而实现了比较好的项目收益,也提升了员工们个人的生活水准,使之不落后于开发区整体的发展水平。

  运营的过程看起来波澜不惊,跟投资与建设阶段是不一样的。说到市政污水处理厂BOT投资,大家想到的都是大项目、跟政府合作、朝阳行业、有前景,不大容易看到项目建成之后,厂里面运营员工的艰辛和坚持。一年365天,不分白天黑夜,没有节假日,污水处理厂都要保证平稳、安全运行。

  和大多数那个年代建成的污水处理厂一样,金源经开也曾提标改造。

编辑:王媛媛

  • 微信
  • QQ
  • 腾讯微博
  • 新浪微博

网友评论 人参与 | 条评论

Copyright © 2000-2020 https://www.h2o-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水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