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栏 > 正文

再见,金源经开污水处理厂!再见,BOT时代?

时间: 2021-04-06 10:16

来源: E20绿谷工作室

作者: 全新丽

  20年后的今天,当时许国栋团队的主要成员之一、时任金源副总的王志新在接受E20绿谷工作室采访时说:“其实金源一直都是做工业(废水项目)的,关键是那时候也只有工业(项目)。但许总一直在想下一步该怎么办。”

  该来的总会要来。

  金源团队之前已在开发区长期耕耘。从1992年公司成立,七八年时间,金源已经在开发区做过各种工业废水处理项目,和路雪、拜尔、第一制药等等,开发区管委会和环保局很认可他们的工作。

  世纪之交(1999、2000年左右),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计划建设第一个市政污水处理厂,许国栋向开发区提出,有一种BOT方式,可以引来外部投资。

  现在看BOT平平无奇,不就是建设-运营-移交吗?都有很成熟的合同文本。但当时许国栋他们虽然了解到了其他行业、国外有这种方式,却没有太多参考资料。

  开发区确实有一种新锐的劲头。这么多年过去,王志新依然很感慨:“北京市的开发区和开发区的领导真是太好了。”

  为什么说开发区新锐?BOT建设污水处理项目这种方式,北京市没有先例,也没这个要求。金源跟管委会提出来以后,管委会就去报告开发区主任李凤玲。后来报到市里面,市里同意了。

  李凤玲曾任教清华大学,是一位学者出身的官员。

  1972年,李凤玲进入清华大学电机系学习,毕业后留校任教。1983年,他考上了研究生。1994年3月,李凤玲奉调担任北京市海淀区副区长;三年后,又调任朝阳区区长。1999年,51岁担任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主任。

  正因为李凤玲主任的水平和见识,使他敢于用这种新的模式为开发区建设第一座污水处理厂。

  在随后的竞争性招标中,金源在工艺技术、总投资额、处理水价、投资方式等几项指标方面占据优势,击败了其他环保公司,获得了这个项目。

  2000年9月的签约是这么表述的: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北京经济技术投资开发总公司、美国金州(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三方约定,由金州作为主要投资方,为开发区投资并建设一座市政污水处理厂,该污水处理厂的建设及管理将采用投资、建设、运营、移交(BOT)方式进行。

  王志新说,“我们的协议相当薄,文字也平实,不像现在,一副‘菲迪克’面孔。因为政府也不知道,我们也不知道,但是里面的基本条款都有了,跟后来出的那些是一样的。”

  城市污水处理厂 BOT 项目特许经营协议示范文本,要等到六年后才会出现,在建设部《关于加快市政公用行业市场化进程的意见》(建城[2002]272号)、《市政公用事业特许经营管理办法》(建设部令第126号)和《关于加强市政公用事业监管的意见》(建城[2005]154号)等文件发布实施后。

  但这份最原始的BOT协议,核心内容和框架和后来的示范文本是一样的:怎么负责,怎么考核,定价方式,价格调整公式,还有移交等,都说清楚了。

1617674331857733.png

2000年9月22日,签约仪式

  这不是活儿,这是一个作品

  2000年9月,项目签约。当时的投资测算、价格,都是许国栋自己拿笔一点点写出来,确定了一个基本的投资模型。

  2021年3月3日晚上,他在朋友圈转了亦庄控股那篇关于移交的文章,并写道:“当年我们做的BOT,现在要移交了,要T了。我自己算的内部收益率,和张局谈协议谈调价公式时他还翻了资本论……”

  张局指的是开发区当时的规划土地环保局长张罡柱。

  项目的建设主要由王志新、李彩斌他们完成。王志新当时管建设,从设计施工到投资,后来还做过项目公司的总经理。李彩斌是这个项目的项目经理。

  李彩斌之前在中联环做设计工作。2000年10月8日,入职金源,入职就来到了金源经开项目。

  20年后在接受E20绿谷工作室采访时,李彩斌说:“当时我做项目经理,还是战战兢兢的,心说这池子在这20年里可别塌了。昨天一看说正常移交了,才放心了。”

  金源经开项目用的技术是奥地利SFC公司的C-TEC工艺(循环式活性污泥法Cyclic Activated Sludge Technology,简称C-TECH工艺),所以李彩斌作为项目经理的主要工作一是跟外方技术交流(工艺来源特别正宗,是CAST专利持有人授权的),二是把撇水器引入进来,让无锡金源来做加工制造。

  这个工艺被认为是代表了当时先进性的工艺,还聘请了奥地利的工程师来做。还买了工艺包,生化池计算、配置等,对方给条件图,这边再转化成图纸。奥地利那边配关键的驱动设备和程序等,还请了对方的工程师做调试。在那个年代人家就可以远程在奥地利看到数据,授权后还可以登录。那时候网络不发达,要电话拨号进来,进行远程调程序、修改程序。

1617674349430411.png

中外技术团队合影,左二为李彩斌

  这个项目正式把CAST工艺引入进来,做得蛮正宗的。后来李彩斌看到好多设计院做的CAST工艺,有很多错误,一开始就不对,就是因为不掌握核心技术。

  金源团队通过这一个项目,把各种东西都摸透了。

  学人家的工艺,“形”很容易模仿,“神”——它的核心本质,其实是不太容易模仿的。后来金源又做了太仓、奉化等地的污水处理项目,都是CAST工艺。在那个阶段,这个工艺能比较好地满足一级B的排放标准。

  现在在提标的情况下,大家会诟病这种工艺的脱氮能力,所以后来好多这一类的SBR工艺都改掉了,但这个改也是脏水和孩子一起泼出去了,其实还是蛮遗憾的。

  一期工程,2万吨/日的污水处理厂,占地15亩地,非常紧凑。即便在这种情况下,金源团队依然很珍惜自己能说了算的机会,这个厂的布局、风格,花了不少心思。

  金源有一个《今日金源》内刊(后改名《今日建工金源》),有一篇文章是八十年代的出国考察报告,报告中提到国外污水处理厂要专门拿出1%还是5%的投资用于装饰、装修,以此批判资本主义的腐朽堕落。

  实际上这笔装饰、装修的费用里面体现的是公众感知。金源团队从“腐朽堕落”的判词中,看到了“资本主义污水处理厂”的先进性,那个先进不止是在技术和工艺方面。

  金源经开项目额外花的功夫包括:整个地面看起来是一体化的,厂区的布局也是有讲究的。

  他们那时就开始关心建筑,厂子的总体设计是北京市政院做的,但是厂区景观构架等,另外找了专业团队。

编辑:王媛媛

  • 微信
  • QQ
  • 腾讯微博
  • 新浪微博

网友评论 人参与 | 条评论

Copyright © 2000-2020 https://www.h2o-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水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