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栏 > 正文

进击的环境商界女性

时间: 2021-03-09 09:13

来源: E20绿谷工作室

作者: 全新丽

三八妇女节,这篇文章的主角是在环境产业里乘风破浪的绿色木兰们,她们中有企业家也有成为顶层决策者的职业经理人。那么,她们这个群体有多大?她们在领导环境企业方面有什么特点?她们对产业发展有怎样的影响力?

1615251796496961.jpg

做自己的女王,不卑不亢、不慌不忙愿你成为自己的太阳,无需凭借谁的光

处于领导者地位的环境商界女性有多少

一位企业家,如果同时是个男人,除非他出席妇女大会,否则在其他任何时候,都无需强调他是一位“男企业家”。但如果恰巧是个女人,那么,“女企业家”四个字通常才是对她完整的介绍。这就跟换届选举时,女政治家名字后都有个括号女一样。环境领域女企业家、女老板、女老总的称呼,特别的指称带着一层不言自明的意味。

2007年4月20日,行业里召开过一次中国城镇供水排水协会排水专业委员会女工程师大会。会有男工程师大会吗?有,那样的大会叫“工程师大会”。还有各种各样的论坛、会议,台上的女性不超过十分之一二。

日常印象和实际相符,我统计了环境领域知名企业的女性领导者,共43位,这些企业基本都属于E20环境产业圈层,圈层目前知名企业有300多家。

下面照片中的七位是最近两年曾来E20论坛演讲的女企业家:

1615251929507443.jpg

左起:金铎(瀚蓝环境副董事长、总裁)2020年12月(第十四届)固废战略论坛陈黎媛(中环洁总经理)2020年12月(第十四届)固废战略论坛赵凤秋(洁绿环境董事长)2020年12月(第十四届)固废战略论

1615251969647027.jpg

从左至右、从上至下分别为:谢军英(坤奕环境董事长)2020年9月(第十二届)上海水业热点论坛李松珊(节能国祯监事会主席)2020年6月(第十八届)水业战略论坛樊雪莲(万朗集团董事长)2019年8月(第十一届)上海水业热点论坛刘淑杰(清研环境董事长、总经理)2019年3月(第十七届)水业战略论坛

“我们是大自然多姿多彩的鲜花”

除了那次女工程师大会,我没有参加过太多以女性为主体的行业活动。但那次活动给我留下了一些印象。

说是女工程师大会,但是也有不少商界女性参加,有北京赛恩斯特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吴红梅(吴女士是位连续创业者,后来又创立赛诺水务)、百氏源公司总经理李宏等。

那次活动给我们的通稿里有这么一段,“我们是半边天喷薄的朝霞,我们是大自然多姿多彩的鲜花。世界因为有了我们才美丽,大地因为有了我们才有生机;太阳因为有了我们才灿烂,月亮因为有了我们才温暖。女性之光闪耀坚韧与奋发,时代的洪流记载巾帼勇于奉献的精华。”以及“在晚上的联谊会上,女工程师们欢聚一堂,共叙友情。用欢歌笑语展现对生活的热爱!”

我觉得写得非常好,但我也无法想象在一个以男性为主的工作会议上,通稿里会强调他们多么健美多么孔武有力。

从一些女企业家协会活动等方面的新闻稿中,我们也常常会看到统一着装、统一妆容,莺莺燕燕的美丽场面。在E20的多个论坛上,我们看到女企业家们的外在形象也是赏心悦目。

所以,就连女性自身的潜意识中都认为,无论是不是企业家,女性理应肩负着更多点缀世界的责任,她们更加注重细节和审美,注重女性特质,“我们是半边天喷薄的朝霞,我们是大自然多姿多彩的鲜花。”从最近几年的趋势看,她们的着装也在趋向黑、白、灰。

环境产业里的男企业家们,从来不需要证明自己的“男子气概”,他们只需追求商业成就。而对于大多数女企业家来说,除了需要像男人一样证明自己是个合格的企业家之外,还必须证明:其实自己做女人也很拿手。这大概就是在商业丛林中塑造和被塑造的“第二性”。

还好,男性也在进步,大多数男士不再以不修边幅为个人特色。这些也可以从E20历年论坛上看出端倪。他们的服装虽然变化不大,但他们开始意识到在这样正式的场合也要遵从这里的dress code,也开始关注细节和审美。

有不止一位受邀出席的男企业家曾问我:E20论坛对服装有要求吗?穿西装要打领带吗?我会发一张傅老师发言照片以及一位穿西装发言者的照片给他们,请他们参考。去年战略论坛前夕,薛总在群里发了条消息“战袍终于还是穿上了。”他要穿上他那套平时不穿的中山装站到论坛的舞台上,修身的衣服还能穿上说明身材管理不错,必须要暗搓搓地秀一下。从这个角度看,男女又都一样。

但我观察到的女性环境商业领袖大部分的确更在意形象,个个都是“百变娇娃”,可能也因为她们需要具备比男性同行更强大的角色力,以此在创业者、管理者、妻子、母亲、女儿等等角色之间进行切换。

她在家里是太太、女儿、母亲,又是公司经营者,是员工领导,是环境某个细分领域的技术专家或者是管理专家,她还是别人的同学、朋友。不同的角色需要她采取不同的“表演方式”,而女性更倾向于外在形象要符合她当下的角色。

如果只看工作那一面,我们也能看到环境女企业家群体自身在分化成两类:一类是凸显自己的强势和铁腕作风,强调自己作为企业家的一面;一类是极其善于示弱,凸显自己的女性特点。总体上来说,后者比前者更容易达到自己的目的,也更受欢迎。不过,当有人提醒撒切尔夫人所推行的新政策会让人们不喜欢她时,她这样回答:“我不需要人们的喜欢,我需要赢得他们的尊重。”

“八千里路云和月”

2020年12月25日,是瀚蓝环境上市20周年纪念日,当晚有个音乐活动,主题是“八千里路云和月”,致敬环保同行者。

瀚蓝环境总裁金铎在白天纪念日活动上做的《心之所向,无问西东》的主题发言,其实也很贴切这个主题。在瀚蓝环境公众号上看完她的发言,更觉得这是女企业家带给行业的光。她提到的长期主义、成长主义、行动主义、人文主义、利他主义,充满了鼓舞人心的力量。这些应该是所有环境企业都应该适用的法则啊。

有投行人士(男)认为,环境产业已经到了下半场,“上半场的环保企业老板有激情,有情怀,但还不成熟呀”。他显然没有注意到上半场里的女企业家们。金铎就是一位代表人物。

为什么长期主义重要呢?金铎说,“发展的历程中,总会遇到许多艰难的抉择,碰到伪装成机会的诱惑,短期利益和长远发展的矛盾时而呈现。需要有‘功成不必在我’的淡定从容,做正确的选择、做有价值和利于长期竞争力的事情。”

如果不考虑长远价值,确实很容易被眼前的利益驱动。在2017年之前高股价的时候,不少估值很高的公司没有卖股票去布局环保行业细分领域的新技术,而是在泡沫时代签带回购协议的定增融资去投PPP,2018年以后环保股回归低价格阶段,反而丧失了控制权。

当然这一批PPP风潮里跌跤的企业家里也有一位女性企业家独领风骚,技压群雄,但总体上男性还是人多势众。

不考虑长期主义,而谋求非常规成长的企业中,必然有这样一种人:他们扎根企业内部或者本身就是老板,手握决策资源,有强烈的成名成功欲,狼性十足,赌性极强。在众人看来,他们是摧枯拉朽的企业领袖,但是如果把时间轴放大到十年二十年甚至更长来看,他们反而是企业健康发展的“杀手”。从环境产业二三十年的发展来看,环境产业尤其不喜欢急不可耐的人。而那些顾前不顾后的人,很少是女性。

女企业家们不会为了前端或者台面,舍弃后端的系统建设和整体价值链打造。因为她们知道,“八千里路云和月”,你得看远一点,一剑封喉、惊天逆转这样的事不太可能发生在环境产业。

“重视非经济收益”

女性创业于男性创业的动机基本相同,都希望获得经济独立和全局掌控力。但是,女性创业者除了追求经济收益外,还非常重视企业的非经济收益,包括帮助他人、提升服务质量、建立社会声誉、发展个人能力、获取员工信任度等。

环境领域的女性领导也有这方面的特征,她们更重视企业文化建设,重视公益,重视人。

金铎领导下的瀚蓝环境,在文化、社会责任方面一直是行业里的佼佼者。我曾听到另外一家上市公司的负责人说:企业社会责任报告我们都是学习瀚蓝。金铎率领团队把公司打造成“城市好管家、行业好典范、社区好邻居”的 “三好”企业,并提倡“生态即生活”。

中环洁总经理陈黎媛,也是大连新天地环境清洁有限公司的创始人。新天地被中环洁收购后,她同时成为中环洁总经理。在大连时,她就在推进环卫市场化的同时,关注环卫工人的权益,率先同保险公司合作,为环卫工人定制并交纳保险。

中环洁现在坚持“环境就是民生与未来,致力于成为美好生活的创造者与守护者,为从业者提供劳动的尊严和体面的生活,成为政府放心、百姓满意的合作伙伴。”这也是陈黎媛推动、塑造的文化特征。

而且女性领导之下的环境企业,员工稳定性更好,这也是一个事实。

“情绪稳定、充满自信”

这一点与通常认识有所不同。针对女性的偏见认为女性情感丰富,从而比较情绪化,但根据我对环境商界女性的观察,她们不是那么容易暴跳如雷、呼吸急促、急赤白脸,反而是更充分地发挥出女性行为风格中独有的柔韧度。

在日常工作中,她们性格脾气各不相同,但其实,能坐到一定决策者位置上的女性,风骨都差不多。

我曾目睹一位女企业家不疾不徐、语气平静地指出员工工作中的不足,也曾看到女企业家在与合作伙伴沟通时,有针对性地指出对方提供服务的缺陷,她们面带微笑,心平气和,但每一句话都像利刃一样戳中要害。

这种情绪上的稳定,能让对方更好地注意她在说什么,而不是受其情绪影响猜测“她是不是对我有意见”,从而让双方都把注意力放在工作本身。

而且我观察到的环境商界女性领袖不那么好为人师。

有一些人,如果幸运地走上了比较牛的道路,就不禁意气风发起来,觉得自己的经验教训简直已经是葵花宝典,岂可埋没在一家公司里,必须放之四海而皆准,因此凡事都忍不住侃侃而谈,指点一二。

“别人一定是想向我学点什么”“我一定能传授给别人点什么”,不得不同意杨笠的观点,男人更容易有这样的心态。但我觉得也未必是由于更自信,有时反而是因为不自信。这样子的男企业家看起来挺可爱的,但说白了还是对自己的商人身份不自信,特别想要向谁证明自己是一个比自己更好的自己。

女企业家们就自信多了,她们在创业、攀登高位的过程中,已经充分向自己、向社会证明了自我。作为人来说,免于证明自己的自由是很重要的。环境商界女性在艰难攀爬的过程中,比较早地给了自己这样的自由。

那种发自内心尊重自己、尊重他人,并且很有自信的人,有种会发光的气场,这是我们对环境商界女性有好感的原因。这些在各自领域做出一番事业的女性,特别美,这些感觉不仅来自外表,这是精神层面的独立和自由给她们带来的从容和优雅。

“从这张表里你能看到什么?”

1615252128583541.png

(资料整理:本文作者及E20对外合作中心 注1:中环洁由中信产业基金搭建,是有央企背景的企业)

这张表里有一个隐藏数据是出生年份,因为有十七人的出生年份未知,所以就未列出来。

出生年份公开的二十六人当中,一位出生于50年代,十四位出生于60年代,八位出生于70年代,两位出生于80年代,一位出生于90年代。

即使看这不完整的数据,结合企业创始年份,也能发现六七十年代出生的环境商界女性都是在三十到四十岁之间开始创业,或者走上高层领导岗位。而现在正在盛年的80后女性开始承担企业领袖角色的并不多。表里两位80后,其中一位是二代接班。

这或许是因为当前的创业环境,反而不如十几年前对女性更友好?

又或许因为环境产业是个新兴又长情的产业。

新兴是说创立超过20周年的企业都不多见,到现在为止,经历过一轮传承的环境企业(不管是传给家族内还是家族外)屈指可数;长情是说它更新淘汰的速度比别的行业比如互联网、IT行业要慢一些,45岁在这个行业里还不用担心会被“退休”,而80后看起来还太“嫩”。一位90后的出现丰富了年龄层,目前还是一枝独放。

在这个表中,有十三位职业经理人,她们所在的企业有国企、民企,也有少数外企。还有三十一位企业家,有几个因为自己的企业被收购,身份有所转换,但她们都达成了白手起家创立自己事业的成就。

这个表中商界女性的事业触角抵达环境领域的方方面面,当然总体来说还是以水和固废行业为主。就企业性质来说,有33个民企,7个国企和2个外企。另外,中环洁由中信产业基金搭建,是有央企背景的企业,未列入民企或国企。

从地域来看,北京堪称环境产业女性创业热土,有十五位工作地点在这里。其余的:深圳五位、上海五位、合肥两位、长沙两位,广州、佛山、郑州、苏州、天津、济南、福州、杭州、江阴、柳州、石狮、石家庄、淄博、东莞各一位,则又表明什么样的土壤都有可能开出花儿来。

在这些对环境产业心怀情感的商界女性身上,那些女性标签与符号,终究会被遗忘。从职业性质而言,环境产业里,顶尖男性与顶尖女性除了对事情思考的角度有所差别外,他们对行业的驱动并没有明显差异,更不会有高下之分。

中国环境产业的20年发展,是一个真正的历史时刻,是时代级的事情,在这期间和以后,女性的力量不应该被轻视。

本篇为环境商界女性系列第一篇文章,观点仅为一家之言,文中不当之处还请各位女企业家、男企业家海涵,名单也许也不完全,也请各位读者在评论中补充。绿谷接下来会对代表性人物进行专访,敬请关注。

编辑:陈伟浩

  • 微信
  • QQ
  • 腾讯微博
  • 新浪微博

网友评论 人参与 | 条评论

Copyright © 2000-2020 https://www.h2o-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水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