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栏 > 正文

PPP的金融观——为川发改297号文点赞

时间:2017-06-14 09:43

作者:王强

导报的读者大多有孩子。在小孩成长道路上,应该是规矩多一点,还是宽容多一点,这对各位家长来说都是大学问,也是大难题。太多的事实都给出了正反两方面的证明。中规中矩并不代表能够培养出人中龙凤,反而有可能养出个废物。更何况,家长们还会用不知从哪里批发得来的土规矩、土政策。另一方面,适当宽容,甚至是更大尺度的宽容,让孩子自然生长,加以适当引导,反而会造就杰出人才。人有自我学习的能力,但这不是条件反射,这是人和动物的最大区别。

(一)PPP的中国尴尬

PPP在中国也是一样的,他到现在还是个孩子。很多专家一直讲,PPP在我国不是新生事物,BOT不就是PPP吗?非也!以前的BOT要做双评吗?以前的BOT要按绩效付费吗?那个时候大多数人可能连“绩效”两个字怎么写都不知道。只能这样说,此时的PPP还只是在娘肚子里,还在孕育中。前后对比,肚子还是那个肚子,但是娘已经发生了明显的变化。那个时候,娘的周围都是穷亲戚,真的帮不了啥忙。现在可不一样了,四周都是富邻居,有钱!并且个个都想拿钱领养个回去。娘自己也发生了变化,营养好了,眼界也开了,养出的孩子自然也今非昔比。但是,穷孩子也好,富孩子也好,日子总归要一天天过,总不能刚刚学会走路,家长们就畅想孩子什么时候来个半马、全马?总不能才会蹦几个外语单词,就寻思有朝一日,走向世界舞台,与国际大佬们共同指点全球PPP的江山?总之,正如心灵鸡汤里的一句老生常谈,认认真真过好每一天。

然而,近半年以来,这个之前快速成长的孩子有夭折的危险,就算不夭折,也会长僵掉。为什么会这样?因为这个小孩的家长对他立的规矩太多,父母们、爷爷奶奶们、舅舅阿姨们,甚至有隔壁邻居老王们纷纷、不厌其烦、接二连三地、循循善诱加谆谆教导,教育孩子这个不准,那个严禁,这个是坏人,那个是骗子,甚至不准离开家长视野半步。如果小孩子胆子稍微大一点,稍微做点家长的规矩字典上没有的事,就会遇到严厉的核查。同样,爷爷奶奶们、舅舅阿姨们,甚至有隔壁邻居老王们也会加入核查的行列。并且,更有甚者,这些到底什么是PPP、未来中国PPP孩子会长成怎么样都搞不清楚的长辈们,不断叫嚷着要组成专家团,将各处拼凑的土洋规矩尽早立法,貌似为孩子茁壮成长考虑。不仅如此,不顾孩子正在处于花季,正需要阳光、雨露、关怀的现实,纷纷拿出10多年以后孩子才会可能面临的青少年行为矫正中心那一套“治理”和“规范”东西来警示。

于是乎,各地的PPP孩子被吓住了,脑垂体开始自觉和不自觉分泌出不良物质来,最后拒绝生长。好点的,就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不和陌生人说话,最后大脑萎缩,智力退化,最后说不定还弄个自闭症。吃的也是家长们精心挑选的珍馐玉馔,我们小时候吃的炸知了、烤红薯肯定不会碰,到头来,免疫力下降,死了。如果当前的趋势一直维持下去,最后中国PPP的前景是不容乐观的。最可气的还不是这个,而是中国妈妈们辛辛苦苦按照各类中介学校“育儿规范”培养出来的PPP娃娃们,外国老师还不承认!尽管我们高呼中国PPP的成绩,但是至今国外顶级专业机构并不把中国的PPP项目统计进去,洋大人真是可恨之极!

所以,半年来这个文那个文,表面上是为PPP好,最后实际上是把中国PPP给坑了。各类中介学校反正不管,怎么都好,无论如何都赚钱,有奶便是娘。倒霉的是各个地方政府,各种融资渠道纷纷被都堵死。黄世仁没有了,但是杨白劳却更穷了,因为既没有人给他借债了,也没有人请他打工了。本来指望着向黄财主借俩钱,把家里的两间破瓦房整巴整巴,来年替喜儿说个好后生,家里也算添个壮劳力。黄财主也知道杨白劳老实巴交,也愿意把钱借给他,但是乡里却这个不准那个不准,最后黄财主只能随儿子移民海外,杨白劳真的成“白劳”了。最令人窝火的是,乡里干部都是新来的大学生,满脑子先进理念,不仅让老杨识文断字,还要他在规定的时间内学外语,学计算机,力争早日当上具有市场经济先进意识的新式农民。

结果是可以预料的。几年一过,老杨还是那个老杨,喜儿还是那个喜儿,房子还是那个破房子,唯一的变化是,老杨可能知道PPP可以弄到钱,但是,很难。如果我们不正确认识经济发展和PPP的关系,不是实事求是,反复拘泥于PPP的各种自编的规范,将遵守规范当作PPP的目标,将实施PPP当作发展经济的终极目标,那么地方经济的结局不会好到哪里去。正如培养一个孩子,培养的孩子的目的不是让他背负各种规矩,而是让他成为一个对家庭、对社会有用的人,本末不要倒置。

(二)PPP的金融观

众所周知,本人喜欢拿英国PFI/PPP 说事儿。大家可能不知道的一件事是,英国在九十年代初推行PFI/PPP之前,也就是八十年代中期,突然放松了对金融的管制,史称“Big Bang”,从而不仅发展了债权市场,更为重要的是大大推动了股权市场,是英国迅速完成了现代金融体系的改造,也使伦敦快速成为世界金融中心。率先从中得益的,便是基础设施领域。也就是这之后,撒切尔夫人启动了国有企业和公用事业私有化改革,使英国社会和国际资本能够购买英国企业的股票,从而满足了撒老太提高公用事业效率、扩大投资的目标。私有化成功以后,政府看到了资本对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的意义,进而推出了PFI。所以,如果说英国的PFI还能算那么个回事儿,与金融体系的改革,现代金融市场的形成不无关系。比如,在英国引进了大量优秀的金融中介服务机构,特别是评级机构;并且向国际市场开放。PFI项目资本金不仅仅只有10%,并且就是这区区10%,也是可以借贷而来,真正是“明股实债”。在一个资本高度流通的市场,非但贷款利率低,并且PFI项目的社会资本在融资交割完成以后,没过几年就可以退出。因为是处于高度发达的金融市场,所以,实际上英国PFI项目也不是那么特别死扣双评,因为项目不多,都在政府支付能力范围之内,另外,金融改革后,出现了大量的机构投资者,PFI项目可以拿来交易,交易就会有利润,有交易成本,所以当初的物有所值评价就毫无意义。伦敦M25环线公路的PFI项目的物有所值是高速公路署自己弄的,意思意思就行了。也就是英国有了高度发达的金融市场,有了PFI/PPP, 世界范围内的基础设施投融资才会兴起,直到今天还是这样。

7
  • 微信
  • QQ
  • 腾讯微博
  • 新浪微博
-
网友评论 7人参与 |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