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栏 > 正文

央视新闻深度调查:重庆环投模式能否破解农村污水难题

时间: 2019-12-12 09:43

来源: 央视新闻

作者:

【解说】

而永川区水务局负责人表示,由于临江河夏冬两季径流量差异过大,因此千分之2.1这个全年平均数据不能客观表现乡村处理厂污水在冬季对临江河径流量的贡献值。

【采访】临江河边永川区水务局村镇供水服务中心主任 袁长富

记者柴璐:这个就是啊

袁长富:这是临江河

记者柴璐:这是河的主干道吗?

袁长富:主河道了。

记者柴璐:这么浅的河水啊?

袁长富:今天还好一点,前两天下点雨,没下雨还要干一点,基本看不到水流动。

记者柴璐:这条河上像这样的污水处理厂有多少。

袁长富:整个我们临江河沿线,大概是40多座。

记者柴璐:加在一块,一天往河里排的处理过的污水的总量大概有(多少)?

袁长富:15万吨左右,现在到了冬季,河里面没有水,污水成了河的主要流量了。

记者柴璐:所以你们对标准的要求。

袁长富:必须提,不提我们河道,这条河到了长江边,是国控断面考核,(要达到)三类水体。

【解说】

在他看来,提标至国家《城镇污水处理厂污染物排放标准》中的一级A标,是改善水质的一项必然选择。

【采访】重庆市生态环境局副局长余国东

我个人不是赞成每个地方都提标,提标它会导致投资大幅度增长。我在国家提一个建议,就是慎重对待污水处理厂提标的问题,提标跟我们的经济发展的现阶段、经济发展的阶段要适合。但是有些地方肯定要提标,比如说它本来就没水,又没有环境容量了,那就没办法了,提标成了唯一性。

【解说】

近期,又有5座乡镇污水处理厂由重庆环投退回永川。除了对技术标准有不同意见,对于提标所要所付出的成本,重庆环投与永川也难以达成一致。

【采访】重庆环保投资集团董事长钱忠明

钱忠明:我们主要是,这个之间的矛盾什么呢,它不愿意给我们按一级A标调价。

记者柴璐:提高1级A标调价这个幅度要达到多少,合同里面有说吗。

钱忠明:没有,那个都是最后单独测算。

记者柴璐:这个要双方协商。在这个环节你们协商没有达成一致?

钱忠明:对。它不同意涨价,只下命令提标。

【解说】

永川区环保部门表示,环投测算的提标价格高于永川区测算的价格。但是,在他们看来,已经没有时间进行长久的价格谈判,由区里自行改造才是完成提标要求的最快做法。永川相关部门称,污水处理设施退回后,部分已经由区完成了提标改造。

【解说】

按照重庆污染防治攻坚实施方案,重庆环投需在三年内完成400座乡镇污水处理厂的技术改造,2018年,已完成137座,今年计划完成110座,剩下的100多座将在2020年完成。

第四部分

【解说】

位于渝东北的丰都县,是全市唯一没有将乡镇污水处理厂移交给环投的区县,在166号文文件发布前,它们选择了用市场化的方式解决乡镇污水问题。2014年,丰都将15个乡镇污水处理厂和44个农村污水处理站等项目打包推向市场,公开招标。当时,有6家企业参与了投标。

【采访】丰都县县长罗成

记者柴璐:为什么有企业它还愿意进入这个领域呢?

罗成:同样这么一个两万吨的污水处理厂,在我接管以后,我有更好的技术,我有更低的成本,但是你的付费是按原来的模式给我计算的付费,因此我就有一个技术进步产生的利润。愿意来进入这里面,很多背后都有技术支撑,技术进步、技术产生的效益在这个行业里面是非常明显的。

【解说】

上市公司北京桑德最终中标了丰都的污水处理项目。据公司介绍,它们在污水处理领域积累了技术经验,而面对乡镇污水处理领域的广阔市场,它们也希望从丰都打开局面。

【采访】丰都县桑德水务总经理袁朋

袁朋:我们当时有一套设备就是生物转盘,还有一套工艺是专门为村镇做的这块,丰都项目是我们公司(在重庆地区)第一个真正涉及投资的一个项目,而且也是看好这个市场。

记者柴璐:测算下来你们公司还有利润可赚吗?

袁朋:微利,为什么呢,就是这个是我们整个公司的一个试点项目。

记者柴璐:微利是什么概念?

袁朋:建设不赚钱。运营是靠内功,就是我们整个管理团队的内功。

【解说】

中标的北京桑德和丰都联合成立了项目公司,对污水处理设施实行“投资、建设、运营、管理一体化”。从2015年1月签订合约至今,桑德基本完成了污水处理厂的建设任务。但是在整个过程中,乡镇污水处理的难度超过预期,种种不确定性也给这家企业带来了很多困难。

【采访】丰都县桑德水务总经理袁朋

记者柴璐:您刚才说的这个所谓手续很难办?

袁朋:是因为点太多,它每一个都是一个个体。

记者柴璐:什么意思?

袁朋:比方说我建一个5万吨的水厂需要办一套资料就可以,但是10个水厂5万吨我就要办套10资料,这个区别。

记者柴璐:不能够把它们打包在一起吗

袁朋:工作可以打包在一块干,但是证件,因为它分散,所以必须要独立去办,它和我们自己设想的不太一样,而且前期的财评,包括所有手续都是单独去办理。

【解说】

无论是重庆环投还是桑德,都向记者表示,乡镇及农村污水处理设施在办理土地等手续时耗费时间长,程序复杂,增加了建设的时间和资金成本,甚至有时只能“未批先建”,“边批边建”。

编辑:赵凡

  • 微信
  • QQ
  • 腾讯微博
  • 新浪微博

网友评论 人参与 | 条评论

Copyright © 2000-2020 http://www.h2o-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水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