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栏 > 正文

一个E20人在E20

时间:2019-11-21 14:06

作者:全新丽

一个多月后的明年,是E20诞生20周年。人力行政部门的同事在为一月份的年会做策划,20年是一个主题。

傅老师提出要有这么一个环节,对公司发展过程中的一些核心现场,进行拆解,采取员工视角,聚焦每场事件背后默默无闻的平凡者,不用选择宏大角度的 “硬输出”,而是有一些来自普通员工的思考与付出的细节展现。

承蒙傅老师信任,他跟人力行政的同事推荐说我可以写这些段落。上周和人力行政的同事简单沟通了一次,我感觉这个事情还是有挑战性的。

年会毕竟是一个集体活动。一两百人的场合,无论是普通员工视角还是高层视角,组织者毕竟是希望能传导对庞大命题的共情,诸如企业文化、企业精神、凝聚力,从而鼓舞大家为更大意义奉献的勇气。

我琢磨了一阵儿,到现在还没有一个完全确定的思路,但在翻阅公司大事记的过程中,倒是有许多往事浮现。

大事记的记录比较简单,某年某月某日,发生了某事,里面是没有主体的,我们默认主体是公司。有的事件中提到了人名,那也是因为这个人很有名,是知名的专家学者、企业家等。普通员工的名字没有出现过,我想这也许是傅老师专门提出来在年会上安排这个环节的一个缘由?通过对人的肯定从而歌颂某种价值,传递某种精神,展示平台和产业之间的生动关联。

看着那些事,也有很多我没有亲历过。公司成立于2000年,标志性事件是中国水网网站上线。我是2003年4月入职,2011年辞职,2015年又回来。

“对于任何一件事情的发生,都有三个版本:你的版本、我的版本和事实真相的版本”,三十年前历任美国驻韩、驻华大使的李洁明(James lilley)说。

年会所用的文稿还无着落,我想先说说一些事情的我的版本,也许能帮我整理一下思路,并引来其他人更好的版本。

01

2003年4月,我入职中国水网。前前后后的事,我略略在《从业记》这篇里说过,就不再唠叨了。

很长一段时间,我所在的这个机构,都叫中国水网,工商注册的公司叫金城智业,但那个名号我很少用到,大概只有财务的同事常用。我对外说自己是中国水网的,有时也说是中国固废网的。2014年,傅老师张总提出品牌升级,E20环境平台的品牌正式出现,三个网站(水网、固废网、大气网)、研究院、论坛、俱乐部等统一到一个品牌之下。

image.png

我刚入职那会儿人很少,北京科技会展中心A座2A的一套三居室公寓就安置了整个公司。当然那里本来就是商住两用楼,房子比普通的三居室要大。

第一年里,大致就这么十来个人:张总、瑛姐、赵云宽、林华、李志武、小安、小敏、小叶,和我前后脚入职的周宇峰,以及几个月后入职的宋丽娇、迟晓芳。还有一位做行政工作的崔姓同事,短暂呆过。傅老师以专家顾问的身份指导我们的工作,这里有他的办公室,但他是清华水业政策研究中心主任,主要是在清华办公。第二年人数多了一些,汤浩就是这一年入职的,再后来是钱莉莉、小傅加入,也有一些同事离开,总体人数一直在十二三个人。

到了2005-2008年左右,又有一批人加入,李建军、周曦、武红霞、谢晓慧、王彩霞、沈劼、吕春香、张倩等,肖琼、黄小木、付晓天、周芸、王哲、刘永丽,是在2008年前后来的,钟老师、谢总、成总、殷总大约也是这个时期和大家同框过。还有王寒晖,时钟以及钟丽锦博士。钟博士在清华协助傅老师做研究,我们也合作过一些工作。我记得特别清楚的大都是编辑部同事,没办法,工作上接触多印象就深刻些。其他部门的,李延玮、路程、王乐乐、肖克差不多也是这个时候来的。

大家在一起其乐融融地工作,都很年轻,都很单纯,大都单身。傅老师和张总那时候也是刚刚三十出头。

有一次他们和大家一起去公司东边的金山城吃火锅,吃到最后涮白菜,小叶他们不是很爱,我说白菜现在看着很普通,曾经也是很珍贵的蔬菜,尤其是在南方,被称作“芽菜”,放水果店里卖的。傅老师说:对啊,年羹尧被雍正杀掉,罪名之一就是吃白菜只吃白菜心,太奢华铺张了。没想到理工科背景的傅老师文史知识这么渊博,大家都表示敬佩,吃得更带劲儿了。有的同事可能没吃饱,事后还写了打油诗以表不满。

那时候就是这样,大家收入不高,但办公室内外常常充满了欢乐的空气。傅老师还没有穿上他标志性的中式服装,偶尔还会穿穿西装,张总也不是短发,而是俏丽的卷发。他们好年轻,比现在我的年龄还要小得多。其他同事包括我也和现在不一样,我不知道岁月会是如此无情。但大家又都比以前好。以前的天真状态,有一部分原因是无知。就好像婴儿,必然要长大,要吃苦,天真会被损坏掉。只有在有了这么多年的经历后,还能返璞,还能天真,这份天真才持久。

工作方面好像没有什么考核制度,或者是有但我记不起了。但上班是要打卡的——打卡真是E20 “光荣、伟大”的传统啊,一开始是在本子上签到,后来就升级成指纹打卡了。但这些事对我来说太微不足道了,我总是全勤奖获得者。实际上,很少有人迟到早退,一方面上班挺开心的,另一方面,大部分人都没有结婚没有小孩,家里的事情就少。不去公司工作能干吗呢。

除了上面提到的同事,另外有一些人,虽然我没有长时间和他们一起工作过,但他们才华过人,宛若星辰,让人难忘。

某年暑期过来实习的刘琨,我们后来成了很好的朋友,因为她,才有我后来翻译的两本书,是她给我介绍的出版社。她本人后来曾在一个国际机构工作,本职工作做得不错,业余时间译著多多。

会画漫画的孙元伟,在水网做过美编,我入职时他已离职创业,只见过几次面。现在他的公司也是红红火火,成就了童书领域的知名品牌“洋洋兔”。

还有一位大姐,我已经不记得名字了,我记得她,是因为她的一句话。她那时已经不在这里上班,偶尔过来。有一次她看见我中午还在电脑旁忙活,就过来问我在做什么。我说更新新闻,其实就是从其他网站搬运一下内容,她说:哦,这个呀,我以前也做过,最简单的工作了,就是复制粘贴嘛,很轻松。

0
  • 微信
  • QQ
  • 腾讯微博
  • 新浪微博
-
网友评论 0人参与 |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