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栏 > 正文

假如中国的污水处理厂都消失了 ​

时间: 2019-09-02 09:49

来源: 中国水网

作者: 全新丽

看到这个标题你就突然产生了一种很想看的感觉,就点进来一探究竟,这说明你好奇心很强,并且很大可能你是个污水处理行业或者环境行业从业人员。

但是点进来之后,你发现文章内容并不是你想象的那样,这时候是不是又有一种上当受骗的感觉?别急,这篇文章的另一个题目是《震惊!全球最大的地下再生水厂原来是这样子的》。

昨天下午,我和参加“高效市政污水处理”中德论坛及考察活动的中德人士一起去参观了北京槐房再生水厂。【会议详情请参看中国水网报道:德国环境部门举行中德污水技术交流活动,为德国公司寻找合作机遇

槐房再生水厂位于北京市西南部,南四环外,邻近马家堡西路和槐房路,北侧为南环铁路,南侧为通久路。水厂周围有四个公园,水厂自身也是一个湿地公园。

一行人13:30分从凯宾斯基酒店出发,不到一个小时就到了目的地。进了大门,右手边的建筑上写着“北排集团槐房再生水厂”几个大字,一名穿工服的年轻姑娘从里面走了出来。看来这里是水厂日常生产、运营的办公区。

image.png

这名工作人员负责全程解说,另有三位工作人员跟随,其中一位负责拿着单反摄影。

先拍照,再参观。普通的合影完毕后,工作人员拿出一个红色横幅,上面有再生水厂开放日的字眼,让前排的人拉着拍照,她说这样的公众接待活动也是他们的工作任务。

小木屋和一亩泉

参观逗留的第一个地点,被工作人员称作“小木屋”,小木屋外面平台有“一亩泉湿地”名号。所以说,槐房再生水厂分为两大部分:一部分是再生水厂,一部分是湿地公园。

image.png

小木屋外表和名字挺浪漫的,里面其实就是一个小小的展示馆,墙壁上悬挂的是易拉宝,图文结合,介绍最高层的指示,北排和项目等,还有一个项目沙盘。进门显眼位置摆放着一个水滴状的奖杯,奖杯特别修有一个高高的白色基座,上书“国际水协全球项目创新金奖。”奖杯因为是国际水协(IWA)颁发的,杯上写的是gold winner之类的英文。

我是改不了到处瞎看的习惯,在听工作人员讲解的过程中,还看到室内的绿植除了几大盆瓜栗(俗称发财树)外,还有桌子上十几个小花盆里开着红色小花的铁海棠和小的瓜栗。这几个小花盆有名堂:北排自己用污泥产成品、石英、长石等烧制的,里面的土也是污泥为基础做的有机营养土。

image.png 

回到正题。解说员对自己要说的东西已经背得滚瓜烂熟:水厂的处理规模为60万立方米/日,再生水处理系统采用世界先进技术,出水水质达到国家地表水环境IV标准。与此同时,还在厂区内采用热水解+消化+板框脱水的污泥处理工艺,实现污泥无害化处置。

她在解说中说到这是全世界最大的地下再生水厂。墙上的宣传文字、网上能查到的资料,都说这是亚洲规模最大。我们向她求证,她很确定地说就是世界上最大的。

从小木屋出来,是一排木质走廊,还有一池清水,满眼绿色。作为植物爱好者,我满心欢喜。据介绍,这里的植物有一百多种。不过我粗粗看过去,只能看到有十几种,可惜没有时间慢慢在这里寻找。

秋天的午后阳光还有热度,湿地里蒸腾出一种草木的气味。真的只有草木的气味,没有一丝丝异味。寻常污水处理厂再怎么加盖子,气味总是有的。想起来在东升科技园上班的时候,在东风来时,清河污水处理厂的味道就会扑鼻而来。

  image.png

有许多开花的芒——看上去很像芦苇,但并不是,有玉簪和锦带花,当然这两种现在都没有花只有叶,还有狼尾草——就是与狗尾草形态相似、但粗壮很多的草,水边则是大片大片的香菇草,绿油油的,叶片看着很是肥厚。这里的植物因为水多地肥的缘故,长得格外茂盛。还有樱花树和海棠树,海棠矮矮的,结满了黄色的果实,山楂树高一点,小果子半绿半红。

水系应该是连着的,水里有许多红色的鲤鱼,仔细看还有一种黑色的小鱼。我们沿着木头的小径,跟着工作人员,一直走到了“一亩泉”,这是比较大的一汪水,汩汩地流动着。水很清澈,能看到水底的水草摇曳。

 image.png

根据解说员介绍,槐房再生水厂紧邻小龙河发源地(又一个龙河,河北廊坊也有一个龙河,那里也有一个湿地,详见:不要辜负北方的水)。该发源地曾名一亩泉,因有23处泉眼,面积约一亩而得名,原是一处湿地景观。近年来,地下水位下降,泉眼干枯。随着再生水厂运营,再生水注入地面上的湿地景观,并输送到旁边的小龙河,消失了数十年的“一亩泉”湿地美景重现了。

有水、有草、有鱼,也会有其他动物的,偶尔见了几只鸟。

可惜在湿地中呆的时间不长,除了一亩泉,其他地方都没有去。我看去别的方向还有路的。工作人员有其他工作要做,只能带大家浮光掠影看一下。

地下神庙

再下一个地点,是地下的再生水厂,要坐车前往。有几分钟吧。其实不是地面距离有多远,而是地下太大了。

image.png

地下有三层,18.5米,号称能装下20座鸟巢,进来之后真是有点震撼的:太大了!到处是管道,但表面上看不到普通污水处理厂常有的那些构筑物。而且也是闻不到一丁点臭味。虽然不恰当,但我在看到的一瞬间真的联想到了希腊神庙,同样有一种伟大的、无边无际的美,同样完全来自于人类的创造。这和地面上的湿地带来的感觉又有些不同。

  

地下划分为ABCD四个区域,我们重点就是去了D区。墙壁上是一些图文宣传内容,有一些展示内容,比如四个量杯里分别装上进水、产水、总出水、自来水等,考参观者的眼力和智商——开个玩笑,其实量杯上都写了是什么水。当然后三者肉眼看不出什么区别。

还有少少的设备展示,有一个北排装备的“非金属链条式刮泥机”,还悬挂有一排膜丝。槐房再生水厂使用了超滤膜技术,膜组器也是北排自己搞的。北排现在走的是全产业链的路,污水处理领域里什么都会干。

膜过滤之后,污水(其实已经很清了)再经臭氧接触池和紫外消毒间的双重消毒,全部指标能达到地表IV类标准,最后进入到20万立方米容量的清水池。

再生水厂每年可生产再生水量近10亿立方米,出厂水质全部达到四类水标准,安全用于河湖补水、园林绿化、工业冷却、市政杂用等领域。

萧瑟秋风今又是

我不知道参观时德国人什么心情。尤其是在看到膜丝时。

2006年,受德国西门子公司的邀请,我作为媒体和其他几位媒体人士一起参观了新加坡的新生水厂,西门子水处理技术部门的首席执行官还当众喝了几口新生水。他们当时计划将新加坡作为样板和创新水处理技术的未来中心,旨在更好地向亚洲市场渗透。

2006年,膜过滤还是有点神秘的,起码对我这样的小白来说。那一年碧水源开始大力倡导,说MBR适用于市政污水处理,连续在中国水网发论文,想说服行业认可。

13年过去了,西门子的水处理业务早已转卖。碧水源成为环境领域代表性企业。“萧瑟秋风今又是,换了人间。”

还有污泥,槐房再生水厂的污泥处理采用“浓缩+预脱水+热水解+厌氧消化+板框脱水”工艺。厌氧消化也是在德国等欧洲国家先发展起来的。

现在北京有了槐房、稻香湖、北苑等3-4个地下污水处理厂,肖家河是半地下污水处理厂,全国范围内则有了20多个。所以,我说的“假如中国的污水处理厂都消失了”,意思是假如它们都去了地下。那当然是不可能的。但看到这行业有万千变化是由衷地感到高兴的,中国人也在贡献不一样的东西啊。

【标题和文末使用的污水处理厂,槐房正式名称是再生水厂,但是吧,我的意思是,污水处理厂它天生就应该是再生水厂——污水进去处理厂经历的就是转世再生的过程。】

0
  • 微信
  • QQ
  • 腾讯微博
  • 新浪微博
网友评论 0人参与 | 0条评论

Copyright © 2000-2020 http://www.h2o-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水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