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涛】第三十六期:如果垃圾焚烧发电行业取消补贴……

【听涛】第三十六期:如果垃圾焚烧发电行业取消补贴……

时间:2021-01-27 16:43:28 来源:中国水网

本期节目摘要:

在垃圾焚烧行业,大家都比较关心两个核心话题,一个是垃圾焚烧补贴价格的波动对环境产业的影响,尤其是对焚烧企业的已有项目、新增项目的影响。还有就是也会关心垃圾分类以后,对我们环境产业已有设施的影响。

各位听涛的观众,大家好。我是E20的傅涛。

在垃圾焚烧行业,大家都比较关心两个核心的话题,一个就是垃圾焚烧补贴价格的波动对环境产业的影响,尤其是对焚烧企业的已有项目、新增项目的影响。还有就是也会关心垃圾分类以后,对我们环境产业已有设施的影响。

垃圾焚烧发电补贴政策的波动

对于这个补贴价格的取消,讨论已经有两年时间了,其实国家有关部门一直在探索取消这个补贴的问题。他们认为垃圾焚烧价格的补贴是为了驱动这个行业的临时性政策,不可能成为一个长期政策。

但是遗憾的是我们的合同签的服务期限,PPP项目,早期的叫BOT项目,本身都是在20年以上,很大一部分在30年。而且当时的报价是基于有这个补贴的报价,如果取消这个补贴,理论上讲,我们的测算模型会有巨大的差异。那么取消补贴从一个政府守约的角度来说,这个价格,这个补贴的费用就必须落到地方政府身上。

当然很多人认为补贴不公平,这是因为有焚烧炉的城市大部分是大城市,都是富裕城市,这个补贴哪儿来的呢?补贴是由中央财政通过电价的方式补贴下来的,相当于中央财政转移支付的一种形式,就是把转移支付给到了富裕的地方。这也是取消它的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而真正的贫困地方,内地省区垃圾焚烧的量是比较少的。绝大部分,90%以上集中在发达地区。

混改补贴政策如果取消会带来什么

我也认为这个取消是大势所趋。从政策角度来说,取消它体现了社会的公平。但这个产业目前赖以生存的项目,取消以后就有两个出路。一个出路就是由地方政府财政来进行负担,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出路,另外一个就是要相应的打开服务边界的延伸,就是重新签订这个服务合同。因为一个是技术在进步,一个垃圾主分也在发生变化。

但对一个公司来说,我们形成一个特许经营的封闭体系,我是不希望在合同期间出现大的变化的。

但我从政策估计来说,尤其是疫情之后,我们2019年减税两万多亿,2020年的减税力度不会亚于2019年,因为疫情严重打击了我们的实体经济的盈利水平。为了刺激经济的发展,中国政府的减税是在所难免的。无论是中央政府还是地方政府,都在准备过紧日子,那么这个取消就可能是一个时机。对于地方政府,如果不能补上这个窟窿,那么就可能变成应收账款,像我们的生物质发电一样。已经形成的垃圾焚烧发电项目,正式进入运营的垃圾焚烧发电项目,或者招标完的项目,理论上讲,政府是不能违约的,但是一定程度上会成了应收账款,可能期限会一年、两年,甚至会更长。另外一部分,可能会有地方财政,财力比较好的会补上。

第三条路,刚才说的,利用两山理论能够增量地把这个成本消纳在我们的系统优化中间。但实际上,这是一个新的合同的设计。

我认为未来新的垃圾焚烧项目,再设定这种补贴的可能性会越来越小,但是政策没有落地之前,大家目前按着这个方式去做。我也觉得,新增的垃圾焚烧项目的投标,企业要慎重,要充分考虑只从服务费上获得收益的可行性有多大。或者说,就是按照现在的价格发电,不按照补贴价格,按照正常火力发电价格发电能不能实现盈利。实际上是需要认真核算的。

利好消息:垃圾分类

但另外还有有利因素,就是垃圾分类的兴起,其实再加上我们焚烧炉前的人工分类,未来的流化床,我认为有它的适应性。因为它的热效率比炉排炉要高,它的很多的弱项,其实有的时候,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它会有些变化。我也相信垃圾分类的这件事情,对新增流化床是个利好消息。我觉得可能在未来的一个时期里头,流化床会仍然成为我们的主流技术之一。其实2017年,炉排炉和流化床都成为我们的推荐技术,中国现状并没有放弃流化床技术,它有它的适用性。我也相信随着流化床技术的不断改进,在边界的不断提高中间,会有它的一个生存空间,而且可能会在某些局部表现出比炉排炉更好的发展,但是炉排炉目前是我们垃圾焚烧的第一主流技术,这是不可否认的。

刚才我谈到了环境产业天生就是一个跟政策高度敏感的产业形态,每一个政策的波动都会让我们的产业供给产生变化。但是我们另外一方面,由于我们对资金的依赖,我们用项目融资的方式,所以造成了我们又需要固化一些单元,尤其是一些PPP项目,被固化了20-30年,边界不能动,一动以后就影响我们的项目融资,实际上这是行业一种矛盾。我们现在已经有几千个PPP项目的存在,无论是市政污水,还是垃圾领域,这两个领域最多,其实面临一些适应性的调整。

栏目简介:

《听涛》:E20环境平台首档视频栏目。

以个人视角来叙述环境产业里的主流企业,评价企业领袖人物,讲述企业发展故事,梳理产业脉络,揭示发展规律,启发产业同行。

主讲人:傅涛

E20环境平台董事长、首席合伙人;E20研究院院长;清华海峡研究院生态中国创新中心主任;北京大学、哈尔滨工业大学兼职教授;《两山经济》、《环境产业导论》作者。

栏目定位及形式:知识类视频节目

4月13日起首播,每期时长10分钟左右;

后期还将推出关于环境产业发展历程、趋势的系统内容,以及对当下热点话题的深度剖析。

傅涛亲自讲述,依托E20环境平台20年来和环境产业的同行发展,及其本人20年来的深入研究及实践,无论是宏观政策还是微观企业,无论是公开资料还是私人交往,均信手拈来,并融入自己独特的观点。


分享到:
830 2021-01-27 16:43:28

【听涛】第三十六期:如果垃圾焚烧发电行业取消补贴……

视频来源 中国水网 视频分类 综合,市场,傅涛,E20演播厅

本期节目摘要:

在垃圾焚烧行业,大家都比较关心两个核心话题,一个是垃圾焚烧补贴价格的波动对环境产业的影响,尤其是对焚烧企业的已有项目、新增项目的影响。还有就是也会关心垃圾分类以后,对我们环境产业已有设施的影响。

各位听涛的观众,大家好。我是E20的傅涛。

在垃圾焚烧行业,大家都比较关心两个核心的话题,一个就是垃圾焚烧补贴价格的波动对环境产业的影响,尤其是对焚烧企业的已有项目、新增项目的影响。还有就是也会关心垃圾分类以后,对我们环境产业已有设施的影响。

垃圾焚烧发电补贴政策的波动

对于这个补贴价格的取消,讨论已经有两年时间了,其实国家有关部门一直在探索取消这个补贴的问题。他们认为垃圾焚烧价格的补贴是为了驱动这个行业的临时性政策,不可能成为一个长期政策。

但是遗憾的是我们的合同签的服务期限,PPP项目,早期的叫BOT项目,本身都是在20年以上,很大一部分在30年。而且当时的报价是基于有这个补贴的报价,如果取消这个补贴,理论上讲,我们的测算模型会有巨大的差异。那么取消补贴从一个政府守约的角度来说,这个价格,这个补贴的费用就必须落到地方政府身上。

当然很多人认为补贴不公平,这是因为有焚烧炉的城市大部分是大城市,都是富裕城市,这个补贴哪儿来的呢?补贴是由中央财政通过电价的方式补贴下来的,相当于中央财政转移支付的一种形式,就是把转移支付给到了富裕的地方。这也是取消它的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而真正的贫困地方,内地省区垃圾焚烧的量是比较少的。绝大部分,90%以上集中在发达地区。

混改补贴政策如果取消会带来什么

我也认为这个取消是大势所趋。从政策角度来说,取消它体现了社会的公平。但这个产业目前赖以生存的项目,取消以后就有两个出路。一个出路就是由地方政府财政来进行负担,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出路,另外一个就是要相应的打开服务边界的延伸,就是重新签订这个服务合同。因为一个是技术在进步,一个垃圾主分也在发生变化。

但对一个公司来说,我们形成一个特许经营的封闭体系,我是不希望在合同期间出现大的变化的。

但我从政策估计来说,尤其是疫情之后,我们2019年减税两万多亿,2020年的减税力度不会亚于2019年,因为疫情严重打击了我们的实体经济的盈利水平。为了刺激经济的发展,中国政府的减税是在所难免的。无论是中央政府还是地方政府,都在准备过紧日子,那么这个取消就可能是一个时机。对于地方政府,如果不能补上这个窟窿,那么就可能变成应收账款,像我们的生物质发电一样。已经形成的垃圾焚烧发电项目,正式进入运营的垃圾焚烧发电项目,或者招标完的项目,理论上讲,政府是不能违约的,但是一定程度上会成了应收账款,可能期限会一年、两年,甚至会更长。另外一部分,可能会有地方财政,财力比较好的会补上。

第三条路,刚才说的,利用两山理论能够增量地把这个成本消纳在我们的系统优化中间。但实际上,这是一个新的合同的设计。

我认为未来新的垃圾焚烧项目,再设定这种补贴的可能性会越来越小,但是政策没有落地之前,大家目前按着这个方式去做。我也觉得,新增的垃圾焚烧项目的投标,企业要慎重,要充分考虑只从服务费上获得收益的可行性有多大。或者说,就是按照现在的价格发电,不按照补贴价格,按照正常火力发电价格发电能不能实现盈利。实际上是需要认真核算的。

利好消息:垃圾分类

但另外还有有利因素,就是垃圾分类的兴起,其实再加上我们焚烧炉前的人工分类,未来的流化床,我认为有它的适应性。因为它的热效率比炉排炉要高,它的很多的弱项,其实有的时候,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它会有些变化。我也相信垃圾分类的这件事情,对新增流化床是个利好消息。我觉得可能在未来的一个时期里头,流化床会仍然成为我们的主流技术之一。其实2017年,炉排炉和流化床都成为我们的推荐技术,中国现状并没有放弃流化床技术,它有它的适用性。我也相信随着流化床技术的不断改进,在边界的不断提高中间,会有它的一个生存空间,而且可能会在某些局部表现出比炉排炉更好的发展,但是炉排炉目前是我们垃圾焚烧的第一主流技术,这是不可否认的。

刚才我谈到了环境产业天生就是一个跟政策高度敏感的产业形态,每一个政策的波动都会让我们的产业供给产生变化。但是我们另外一方面,由于我们对资金的依赖,我们用项目融资的方式,所以造成了我们又需要固化一些单元,尤其是一些PPP项目,被固化了20-30年,边界不能动,一动以后就影响我们的项目融资,实际上这是行业一种矛盾。我们现在已经有几千个PPP项目的存在,无论是市政污水,还是垃圾领域,这两个领域最多,其实面临一些适应性的调整。

栏目简介:

《听涛》:E20环境平台首档视频栏目。

以个人视角来叙述环境产业里的主流企业,评价企业领袖人物,讲述企业发展故事,梳理产业脉络,揭示发展规律,启发产业同行。

主讲人:傅涛

E20环境平台董事长、首席合伙人;E20研究院院长;清华海峡研究院生态中国创新中心主任;北京大学、哈尔滨工业大学兼职教授;《两山经济》、《环境产业导论》作者。

栏目定位及形式:知识类视频节目

4月13日起首播,每期时长10分钟左右;

后期还将推出关于环境产业发展历程、趋势的系统内容,以及对当下热点话题的深度剖析。

傅涛亲自讲述,依托E20环境平台20年来和环境产业的同行发展,及其本人20年来的深入研究及实践,无论是宏观政策还是微观企业,无论是公开资料还是私人交往,均信手拈来,并融入自己独特的观点。


Copyright © 2000-2020 https://www.h2o-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水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