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正文

污泥处理处置:百亿身家,但问题“年年喊、年年有”

时间:2016-09-06 15:23

来源:中国水网

作者:李晓佳

评论(0

导读:百亿市场规模,对业内企业来讲无疑是一大利好。市场空间这么大,污泥处理处置岂不成为被哄抢的香饽饽?事实可能并非如此,很多污泥项目甚至遭受无人问津的尴尬局面。2014年,福建省厦门、福州等地区污泥处置项目的招标就屡次流拍,最终改为竞争性谈判。面对巨额身家的污泥处理处置市场,很多环保企业表示,“想说爱你不容易。”

“我们曾经说过污泥总量是500亿吨,考虑到污水处理量增加,也考虑到污泥处理标准提高,所以我们预估污泥处置基础设施建设的市场规模约800亿元。”E20环境平台高级合伙人、E20研究院执行院长薛涛曾在“2015年上海水业热点论坛”上这样表示。

百亿市场规模,对业内企业来讲无疑是一大利好。市场空间这么大,污泥处理处置岂不成为被哄抢的香饽饽?事实可能并非如此,很多污泥项目甚至遭受无人问津的尴尬局面。2014年,福建省厦门、福州等地区污泥处置项目的招标就屡次流拍,最终改为竞争性谈判。面对巨额身家的污泥处理处置市场,很多环保企业表示,“想说爱你不容易。”

其实,这与污泥处理处置一直存在的困惑有关。多位专家甚至感叹,污泥处理处置面临的问题很多都是老生常谈,“年年喊,年年在。”

成本问题,依然是制约污泥有效处置的关键

有媒体将“污泥”称为“污水”的孪生兄弟,但污泥相较并不受宠。

根据E20研究院最新发布的《中国污泥处理处置市场分析报告(2016版)》显示,目前全国产生的含水率 80%的污泥104301.4吨/天,妥善处理处置率仅在31%-36%之间。去年8月,环保部环境监察局对北京城市排水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进行约谈的消息曝出后,很多人惊呼,原来在帝都,污泥处置的无害化比率也并不乐观。让人头疼的还不只这些,“十三五”已经到来,而我国污泥处理处置离“十二五”规划目标还相差甚远。(到2015年,直辖市、省会城市和计划单列市的污泥无害化处理处置率达到80%,其他设市城市达到70%。)

这未免有些尴尬,问题到底出在哪里?在众多讨论中,关于污泥处理处置成本问题最为热烈。

针对目前国内污泥处理处置项目,E20研究院进行了多方调研(以BOT项目为主),在发布的《中国污泥处理处置市场分析报告(2014版)》中,从BOT项目角度,给出的污泥处理处置全成本区间在 150-500元/吨,平均成本在270元/吨,折合到污水处理费中约合0.2元/吨(按每万吨水产生7吨含水率80%的污泥)。

但E20环境平台合伙人、E20研究院院长助理肖琼介绍,由于成本数据相对敏感,E20研究院在调研的过程中,由于遇到个别不愿公开和共享数据的情况,也造成调研数据与实际有一定的偏差。以干化焚烧为例,根据调研,目前国内几个公开的干化焚烧项目的成本运行费用在200-300之间,这一数据也一直被行业质疑。多位行业内熟知污泥焚烧项目的业内人士认为,目前国内运营的污泥干化焚烧项目的运行成本均在400-500元/吨之间。

虽然肖琼指出,我国的污泥处理处置成本与国外情况相比,并不是很高。但污泥处理处置费在污水处理费中的比例较小,成为制约资金来源的一大难题。政策一再强调,污泥处理处置费用应该被纳入污水处理费。但据E20研究院调研显示,目前将污泥处理处置费用纳入污水处理费用的地方仅有北京市、江苏省太湖地区、江苏省常州市、广州市等少部分地区,江苏地区污水处理费相对高,其污泥处置费为0.2元/吨,在污水处理费中占比也仅为15%左右。而广州市则仅有4分钱。

面对这样的现状,很多污泥项目只能感叹囊中羞涩了。前文提到的流标项目中,厦门污泥项目就是由于处理泥饼的服务限价过低,而导致流标。据中国环境报报道,招标文件在法律责任方面进行了一系列明确约定,比如中标方如在处置过程中产生泥饼污染环境的行为、将泥饼用于合同约定的处置工艺外的用途,招标方将停止处置费用的支付且不退还履约保证金。工程内容是对筼筜、前埔污水处理厂目前积压的及期间新产生的深度脱水泥饼共约1.5万吨进行处置,项目最高限价仅为人民币110元/吨。而这根本难以实现污泥处置的安全、无害化且不违反环保相关规定。

南方周末曾报道,据中国城镇供水排水协会排水专业委员会主任、原北京城市排水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杨向平估算,解决污泥处理处置设施不足的问题需500亿资金,其中应由国家拿出250亿。相对于污水处理动辄千亿,250亿很小很小。

要真正解决污泥处理处置问题,还需要政策上给予支持和推进。

污泥最终去哪里?产业上下游并不畅通

当然,“钱”只是污泥处理处置中面临的问题之一,即使解决了成本问题,还是不能保证达到目标要求。

每天产生的污泥最终去向哪里?早在2013年上海水业热点论坛上,中国人民大学环境学院副院长王洪臣就指出,从污泥的处理方式来看可以分为三个方向,填埋、焚烧和农业利用。方向确定不等于没有问题,比如填埋埋在哪儿,怎么烧,谁来用?他强调,“填埋比乱扔好,但是得找到场地;焚烧比填埋好,但是得治理好烟气;农用比焚烧好,但是得严格管理。”

从资源循环利用的角度看,鼓励污泥回归土地,是近几年比较受肯定的方式。

王洪臣表示,虽然农业利用有风险,仍然应该在控制风险的基础上使污泥资源化。污泥的农业利用,总体上在严格的处理的基础上,通过科学评价、跟踪、监管,可以实现利用资源、控制风险,兴利趋弊,是污泥处理处置的高级途径。

可这条路也走得异常吃力。对于污泥的出路问题,北京市市政工程设计研究总院有限公司原副总工程师杭世珺之前接受南方周末采访时就曾指出,国外的链条是畅通的,我国的污泥链条总是走不通,缺政策。

污泥入土,就会涉及到农业部和林业部,各部门利益的冲突成为污泥入土的困扰。农业部的一位领导曾对此表示,没有明文反对污泥农用,但农业部却不掌握哪些是合格的,哪些是不合格的。可食品安全责任却在农业部身上。这就很难办了。

虽然今年发布的《土十条》中,明确鼓励将处理达标后的污泥用于园林绿化。在控制农业污染部分,提及严禁将污泥直接用作肥料。但貌似也并未对污泥土地利用提出新要求,污泥在处理后能否农用仍未作明确说明。

“污泥处理,终端为王”,目前我国在污泥处理处置方面存在的很大问题就是整个处理系统的管道尚未打通,才出现“谁占领终端谁占领市场”的现象。

在历届上海水业热点论坛上,曾有很多专业和企业也呼吁相关部门尽快完善政策,打通污泥处理处置的任督二脉,使污泥处理真正进行到“底”。

对此,政策也迈出了重要一步。今年环保部和住建部联合发布了《关于加强城镇污水处理设施污泥处理处置减排核查核算工作的通知(环保总量函【2016】391号)》,将污泥妥善处理处置纳入污水总量减排考核,并明确了具体的计算方式及相对严格的惩罚措施。杨向平表示,“污泥处理仅依靠污水处理厂无法解决,还需要各部门合力。”

无论怎样,污泥处理处置市场正在不断完善,当然还有很多让人头疼的问题,欣慰地是,我们已经从近来的政策中看到了政府的决心。政策支持下,需要环保企业能抓住机遇,取得突破。

目前,我国污泥处理行业市场还相对分散。从事污泥处理处置的企业数量虽已达数百家,但尚未出现业界公认的龙头企业。很多业内人士认为,污泥行业的市场格局将在未来五年发生实质性变化,市场集中度上升,领军企业即将显露。

哪些企业会突出重围呢?9月23日,2016年上海水业热点论坛,仍然聚焦污泥话题,当污水污泥产业进入高速发展时代,当同质化供给达到一定高度之时,当设施表象和价格成为用户识别优劣的核心标识,以释放产业新价值的产品品牌时代即将到来。本次论坛会重点针对这些话题,邀请王洪臣、杭世珺、杨向平等专家继续“污泥”之论。


编辑:李丹

10
  • 微信
  • QQ
  • 腾讯微博
  • 新浪微博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10人参与 | 0条评论

版权声明: 凡注明来源为“中国水网/中国固废网/中国大气网“的所有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表、音频视频等,版权均属E20环境平台所有,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和作者。E20环境平台保留责任追究的权利。
媒体合作请联系:李女士 010-88480317

010-88480317

news@e20.com.cn

Copyright © 2000-2020 http://www.h2o-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水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