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涛】第二十六期:从北控并购历史看民企“抱大腿”路径

【听涛】第二十六期:从北控并购历史看民企“抱大腿”路径

时间:2020-11-09 14:59:30 来源:中国水网

本期节目提要:北控和中科成的合作是国企与民企成功合作的典范,堪称“美好婚姻”,但行业内很多类似并购并没有那么成功。原因何在?首先要深刻认识国企、民企本质上的不同,以及两类企业自身的细分。

各位《听涛》的观众,大家好,我是E20的傅涛。

环境市场上,尤其是一些民营企业在这个背景之下都在考虑跟国企的合作问题,我们俗称抱大腿。

北控水务跟中科成的合作,确实是一个国企跟民营企业的美好婚姻。但注意这个合作跟一般的抱大腿性质不太一样,因为实际上中科成是融入到了北控水务的,很多人的心态是抱大腿,是自己还存在的。

我觉得胡总、周总、侯锋总他们是一种把自己投身到国企中的一种心态。

三条路径

但是我以前说我们环境企业成功的路径明显有三个,你看到有三条路径。

一种是文一波式的一直到上市,他还是绝对控股。但是这个路径需要15年到20年。

第二种路径你看到是赵笠钧式的。他快速的从接手博天到上市,10年时间,发展非常快,但上市的时候他股权是20左右,他实际上是实际控制人,但他不是绝对像文一波这样的控股关系。

第三个路径,像胡总,他实际上他们的团队进入到北控,是个小股东。这个小股东他们准备的就是用北控来继续经营,所以胡总干了六七年他就退出了经营团队。他又让他们北控水务生了一个儿子——北控新能源,后来又生了个孙子,可能下面要叫北控基础设施,他还在生。其实这个体系是一样的,他们认为是做出一个体系里头像接力棒一样,有点像美国硅谷的创业的这个接力棒,一个教授搞出个技术,只要搞出个样机出来,他要退出的,他不是抱大腿,实际上把它卖了。他这是卖掉,卖掉和那个抱大腿不一样,抱大腿实际上他想自己主导的。

所以我认为胡总他们团队的那种退出心态比较特殊,我觉得这个看清了这个重资产的方向。

跑道不同 抱大腿方式不同

我一直认为国企民企是分跑道的,其实不是说民企和国企哪个好,在不同跑道上,在技术产品的跑道上,那么民企外资跑的会快,你看著名的通用设备,很多是国际企业、工程公司、技术性公司、民营企业,即便是国有企业,你在这个跑道上也跑不过民企。但我们有些公司我们的会员,国有企业技术性的上市以后并跑不过民营企业。但是你在重资产的跑道上,民营企业就算你临时可以冲刺,但是你坚持不了多久,因为那是比的是融资能力,钱本质上讲都不是股东的,是社会融资来的。融资的通道国企要宽,担风险的能力也强,所以只要走上重资产,最终这个跑道属于国有的。

我一直主张不是把这种本来属于国有的跑道修得让民营一样可以跑,这是违反常识的,违反基本规律的,那条跑道,不是民营的。那么这个跑道如果你已经跑了,你尽快的要把其余的棒交给国企,这是当时胡总他们的心态。

但如果你是技术性公司,跑道本来就是你的,只是因为你的市场开拓能力弱,垫资垫不起,它不是重资产,这时候属于抱大腿,属于国企来帮你一下,实际你本质上讲这个企业家会继续经营的,这个抱大腿国有未必要控股。

我觉得技术性公司的国有控股,某种程度上是一种反向的,是违背常识的,我个人认为。其实我认为外资、民营、国有,有自己的跑道,在自己的跑道上,另外的所有制是跑不过你的。所以我觉得这个抱大腿的时候,要分你是在哪个跑道上。

国有企业也分不同类型

同样国有也是一样的。国有企业分几种类型,有的企业100%国有。你的任务是什么呢?就是帮政府、帮人民管理经营性的环境资产,你别想拿资产赚钱。国有的我们的传统的水务公司,资产如果赚了钱,你是在代表人民在为人民服务,代表人民就代表政府,帮着政府为人民在进行服务,那资产是国家的,是人民的全民的,所以资产的利润就一定是低的。

有一种国企,它本身在做经营性的业务,其实它上市了,它对资本有追求,那么它注定的跑道也会跟纯国有的跑道是不一样的,这个跑道你对资本要有收益,那么资本收益的那种选择这需要一定的结构设计。

其实我们PPP、BOT是给了一定的资本收益,这个资本收益就确定了你的融资资本的能力,因为你不断的有融进资本,不断的要把钱砸到这个沉淀性的资产里头去,水务的资产、环保的资产有一部分一定是沉淀的,沉淀的就是说你进去以后不容易轻易变现,进去以后就是需要放30年,不断的折旧把它拿回来,你无法像别的流动资产一样,可以轻易的变成现金。

国有、民营的风险评价确实不同

但这个钱哪来的呢?你再有钱你的资本金都是不够的,所以本质上讲是通过项目融资、股权融资、债券融资各种形式实现了资本市场的容积。

如果资本市场没有足够的通道,你就支撑不住。目前为止,国有的融资通道相对来说是通畅的,尤其是在银行层面上,尤其在国内项目上。因为国内项目的银行,它带有一定的项目偏爱,风险偏爱。其实也不是它的风险偏爱,因为国有企业确实给我们金融资本带来的风险要小。

我们也很难想象要求银行对待一个民营企业,对待一个一个亿收入的民营企业和对待一个国有企业一样的风险评价,那是不现实的。他给你的评价就是民营企业,它就是三B或者两B。那给国有企业它本身就是三A二A。它的融资成本一定要比你低。我们使劲呼吁我们二三B的企业要享受二A企业的融资成本,这个也是违反基本常识的。因为这钱是资本市场的钱,那么只有在特定情况下的话,适合你了,才会发挥所长。

国有企业并购动机各有不同

所以我觉得国有企业选择企业的时候也是有它的战略动机。其实很大一部分国有企业,在并购资产,包括现在进来的很多央企,有一部分央企在并购资产,并购资产是因为它的融资通道通畅,资产可以带来大量的现金性收入,包括前段时间的很多公司,它不买公司要买资产,资产买的话其实不要团队的。

但有些公司国有企业它买的是技术型公司,那种往往是建设类的,有一部分建设类的央企会买技术性公司,因为它对过程建设有追求。

其实像早期的北控,它并不是想买技术型公司。因为它项目多了,现在技术有追求了。我一直认为北控参股技术型公司会更好,一旦控股技术型公司反而会带来一种偏好,非得用自己控股的技术型公司不可。可是技术型公司有可能没有竞争力,反而会拖累你的主业。

但有的国企定位就是一个工程服务公司,尤其有一些中建啊中铁这种工程性的公司的介入,看它的战略选择是不同的,那么它对民营企业的态度也会有区别。

我刚才说的北控在2007年,当时是想买资产,本质上要买资产,要带那种会进一步拿新资产,会运营管理资产的团队,恰恰胡总的团队符合这个条件。但是符合条件当然还有很多别的公司,就像相亲一样,他们结婚了,未必是最合适的,实际证明他们这一对是合适的。

我们这行业有很多的那个国企对民营的并购其实未必是成功的,不幸福的婚姻往往他不会告诉你;幸福的婚姻,笑脸露在脸上;所以我们看见了,我们也祝福所有的有情人终成眷属,然后能够找到自己的婚姻。

栏目简介:

《听涛》:E20环境平台首档视频栏目。

以个人视角来叙述环境产业里的主流企业,评价企业领袖人物,讲述企业发展故事,梳理产业脉络,揭示发展规律,启发产业同行。

主讲人:傅涛

E20环境平台董事长、首席合伙人;E20研究院院长;清华海峡研究院生态中国创新中心主任;北京大学、哈尔滨工业大学兼职教授;《两山经济》、《环境产业导论》作者。

栏目定位及形式:知识类视频节目

4月13日起首播,每期时长10分钟左右;

后期还将推出关于环境产业发展历程、趋势的系统内容,以及对当下热点话题的深度剖析。

傅涛亲自讲述,依托E20环境平台20年来和环境产业的同行发展,及其本人20年来的深入研究及实践,无论是宏观政策还是微观企业,无论是公开资料还是私人交往,均信手拈来,并融入自己独特的观点。

分享到:
652 2020-11-09 14:59:30

【听涛】第二十六期:从北控并购历史看民企“抱大腿”路径

视频来源 中国水网 视频分类 综合,市场,会员单位,上市公司,十大影响力企业,E20演播厅

本期节目提要:北控和中科成的合作是国企与民企成功合作的典范,堪称“美好婚姻”,但行业内很多类似并购并没有那么成功。原因何在?首先要深刻认识国企、民企本质上的不同,以及两类企业自身的细分。

各位《听涛》的观众,大家好,我是E20的傅涛。

环境市场上,尤其是一些民营企业在这个背景之下都在考虑跟国企的合作问题,我们俗称抱大腿。

北控水务跟中科成的合作,确实是一个国企跟民营企业的美好婚姻。但注意这个合作跟一般的抱大腿性质不太一样,因为实际上中科成是融入到了北控水务的,很多人的心态是抱大腿,是自己还存在的。

我觉得胡总、周总、侯锋总他们是一种把自己投身到国企中的一种心态。

三条路径

但是我以前说我们环境企业成功的路径明显有三个,你看到有三条路径。

一种是文一波式的一直到上市,他还是绝对控股。但是这个路径需要15年到20年。

第二种路径你看到是赵笠钧式的。他快速的从接手博天到上市,10年时间,发展非常快,但上市的时候他股权是20左右,他实际上是实际控制人,但他不是绝对像文一波这样的控股关系。

第三个路径,像胡总,他实际上他们的团队进入到北控,是个小股东。这个小股东他们准备的就是用北控来继续经营,所以胡总干了六七年他就退出了经营团队。他又让他们北控水务生了一个儿子——北控新能源,后来又生了个孙子,可能下面要叫北控基础设施,他还在生。其实这个体系是一样的,他们认为是做出一个体系里头像接力棒一样,有点像美国硅谷的创业的这个接力棒,一个教授搞出个技术,只要搞出个样机出来,他要退出的,他不是抱大腿,实际上把它卖了。他这是卖掉,卖掉和那个抱大腿不一样,抱大腿实际上他想自己主导的。

所以我认为胡总他们团队的那种退出心态比较特殊,我觉得这个看清了这个重资产的方向。

跑道不同 抱大腿方式不同

我一直认为国企民企是分跑道的,其实不是说民企和国企哪个好,在不同跑道上,在技术产品的跑道上,那么民企外资跑的会快,你看著名的通用设备,很多是国际企业、工程公司、技术性公司、民营企业,即便是国有企业,你在这个跑道上也跑不过民企。但我们有些公司我们的会员,国有企业技术性的上市以后并跑不过民营企业。但是你在重资产的跑道上,民营企业就算你临时可以冲刺,但是你坚持不了多久,因为那是比的是融资能力,钱本质上讲都不是股东的,是社会融资来的。融资的通道国企要宽,担风险的能力也强,所以只要走上重资产,最终这个跑道属于国有的。

我一直主张不是把这种本来属于国有的跑道修得让民营一样可以跑,这是违反常识的,违反基本规律的,那条跑道,不是民营的。那么这个跑道如果你已经跑了,你尽快的要把其余的棒交给国企,这是当时胡总他们的心态。

但如果你是技术性公司,跑道本来就是你的,只是因为你的市场开拓能力弱,垫资垫不起,它不是重资产,这时候属于抱大腿,属于国企来帮你一下,实际你本质上讲这个企业家会继续经营的,这个抱大腿国有未必要控股。

我觉得技术性公司的国有控股,某种程度上是一种反向的,是违背常识的,我个人认为。其实我认为外资、民营、国有,有自己的跑道,在自己的跑道上,另外的所有制是跑不过你的。所以我觉得这个抱大腿的时候,要分你是在哪个跑道上。

国有企业也分不同类型

同样国有也是一样的。国有企业分几种类型,有的企业100%国有。你的任务是什么呢?就是帮政府、帮人民管理经营性的环境资产,你别想拿资产赚钱。国有的我们的传统的水务公司,资产如果赚了钱,你是在代表人民在为人民服务,代表人民就代表政府,帮着政府为人民在进行服务,那资产是国家的,是人民的全民的,所以资产的利润就一定是低的。

有一种国企,它本身在做经营性的业务,其实它上市了,它对资本有追求,那么它注定的跑道也会跟纯国有的跑道是不一样的,这个跑道你对资本要有收益,那么资本收益的那种选择这需要一定的结构设计。

其实我们PPP、BOT是给了一定的资本收益,这个资本收益就确定了你的融资资本的能力,因为你不断的有融进资本,不断的要把钱砸到这个沉淀性的资产里头去,水务的资产、环保的资产有一部分一定是沉淀的,沉淀的就是说你进去以后不容易轻易变现,进去以后就是需要放30年,不断的折旧把它拿回来,你无法像别的流动资产一样,可以轻易的变成现金。

国有、民营的风险评价确实不同

但这个钱哪来的呢?你再有钱你的资本金都是不够的,所以本质上讲是通过项目融资、股权融资、债券融资各种形式实现了资本市场的容积。

如果资本市场没有足够的通道,你就支撑不住。目前为止,国有的融资通道相对来说是通畅的,尤其是在银行层面上,尤其在国内项目上。因为国内项目的银行,它带有一定的项目偏爱,风险偏爱。其实也不是它的风险偏爱,因为国有企业确实给我们金融资本带来的风险要小。

我们也很难想象要求银行对待一个民营企业,对待一个一个亿收入的民营企业和对待一个国有企业一样的风险评价,那是不现实的。他给你的评价就是民营企业,它就是三B或者两B。那给国有企业它本身就是三A二A。它的融资成本一定要比你低。我们使劲呼吁我们二三B的企业要享受二A企业的融资成本,这个也是违反基本常识的。因为这钱是资本市场的钱,那么只有在特定情况下的话,适合你了,才会发挥所长。

国有企业并购动机各有不同

所以我觉得国有企业选择企业的时候也是有它的战略动机。其实很大一部分国有企业,在并购资产,包括现在进来的很多央企,有一部分央企在并购资产,并购资产是因为它的融资通道通畅,资产可以带来大量的现金性收入,包括前段时间的很多公司,它不买公司要买资产,资产买的话其实不要团队的。

但有些公司国有企业它买的是技术型公司,那种往往是建设类的,有一部分建设类的央企会买技术性公司,因为它对过程建设有追求。

其实像早期的北控,它并不是想买技术型公司。因为它项目多了,现在技术有追求了。我一直认为北控参股技术型公司会更好,一旦控股技术型公司反而会带来一种偏好,非得用自己控股的技术型公司不可。可是技术型公司有可能没有竞争力,反而会拖累你的主业。

但有的国企定位就是一个工程服务公司,尤其有一些中建啊中铁这种工程性的公司的介入,看它的战略选择是不同的,那么它对民营企业的态度也会有区别。

我刚才说的北控在2007年,当时是想买资产,本质上要买资产,要带那种会进一步拿新资产,会运营管理资产的团队,恰恰胡总的团队符合这个条件。但是符合条件当然还有很多别的公司,就像相亲一样,他们结婚了,未必是最合适的,实际证明他们这一对是合适的。

我们这行业有很多的那个国企对民营的并购其实未必是成功的,不幸福的婚姻往往他不会告诉你;幸福的婚姻,笑脸露在脸上;所以我们看见了,我们也祝福所有的有情人终成眷属,然后能够找到自己的婚姻。

栏目简介:

《听涛》:E20环境平台首档视频栏目。

以个人视角来叙述环境产业里的主流企业,评价企业领袖人物,讲述企业发展故事,梳理产业脉络,揭示发展规律,启发产业同行。

主讲人:傅涛

E20环境平台董事长、首席合伙人;E20研究院院长;清华海峡研究院生态中国创新中心主任;北京大学、哈尔滨工业大学兼职教授;《两山经济》、《环境产业导论》作者。

栏目定位及形式:知识类视频节目

4月13日起首播,每期时长10分钟左右;

后期还将推出关于环境产业发展历程、趋势的系统内容,以及对当下热点话题的深度剖析。

傅涛亲自讲述,依托E20环境平台20年来和环境产业的同行发展,及其本人20年来的深入研究及实践,无论是宏观政策还是微观企业,无论是公开资料还是私人交往,均信手拈来,并融入自己独特的观点。

Copyright © 2000-2020 http://www.h2o-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水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