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栏 > 正文

风流云散青山在——细数环境产业的黄埔军校们

时间: 2021-03-01 14:02

来源: E20绿谷工作室

作者: 全新丽

“挖人”在环境产业里并不新鲜,对簿公堂的倒不太多。但最近发生的一起案件让产业人士开始重新思考这个话题。

2月7日,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召开新闻发布会,通报了一起2020年年底南京中院刚刚判决的侵犯技术秘密案。

法院审理查明,江苏科行环保股份有限公司通过“挖人”等手段,非法获取江苏新世纪江南环保股份有限公司脱硫除尘技术方案,被认定为“侵害技术秘密”,判决要求其停止侵权,并赔偿9600万元。

这不禁让我们想到,环境产业三十多年的历史,分分合合的剧情也上演了不少,尤其是几家比较早成立的公司,还因为“被迫”为行业输送了大量的人才、经验模式而被称作产业界的“黄埔军校”。当然这些公司的“挖”与“被挖”都是同时进行的。

“黄埔军校”之名最初意味着竞争加剧,外部挖角,或者内部管理出现问题,导致人才流失。随着时间流逝,人们越来越从这个名头中看到正面含义,对这些“军校”多了几分敬意,也从人员流动中看到了这个行业的希望与活力。

当然,企业挖人也好,打工人跳槽也好,前提是不触犯法律。

01 环境产业七大“黄埔军校”:历史进程与个体命运

环境产业里公认的“黄埔军校”,有这几个:鹏鹞环保、金州集团、晓清环保、建工金源、桑德集团、首创股份,它们均诞生于2000年以前。

创立时间最长的鹏鹞环保,距今有37年历史,时间最短的首创股份也有22年历史。还有一家外企威立雅,1994年,其子公司OTV进入中国市场。

在环境产业,存续20年以上的企业目前还不太多。所以,这七个公司之所以成为“黄埔军校”与它们比较早就进入环保领域是分不开的。

分分合合伤人心,公司发展也会受一些影响,但必须要承认的是:有20多年历史,但完全没有经历过核心人员变动的企业是不存在的。而一个没有经历过任何变动的企业,还只能算停留在“半成品”阶段,因为它的生命力还没有经过充分检验。

鹏鹞环保创立于1984年,凭借环保设备及工程起家,是国内环保产业的开拓者之一,中国环保之乡——宜兴环保产业集群的龙头企业。

鹏鹞环保前身是“宜兴市高塍环境保护设备厂”,于1994年完成股份制改革并更名。作为宜兴第一家改制的企业,鹏鹞环保的股改拉开了宜兴企业改制的序幕,也在全国引起了很大的反响。

鹏鹞环保的腾飞带动了宜兴环境产业的发展,当时,相当一部分环保企业的产品、技术、人才都来自于鹏鹞,鹏鹞环保成为了宜兴环保界公认的“黄埔军校”,也帮助宜兴奠定了在中国环境产业中的历史地位。

其余几家公司也都创立于八九十年代,这与时代背景密切相连:一个是当年经商下海潮的影响,一个是经济发展带来的环保产业的萌生。

当时这些公司虽然弱小,但创始人个个都是意气风发。

其中一家公司,在创业最初,被一家外资环境公司XXX看中。外资公司托了一位行业专家前来问询收购事宜,被这家公司的创始人一口回绝:“我们自己就要做中国的XXX。”专家听了大为惊讶,说:“这个小年轻还挺狂。”

从一开始,工程技术人才、市场人才就是这些公司非常重要的资源。而在那时候,即使是给排水、环境工程等专业的学生,毕业后如果要选择进公司,首选也不是这些初创公司,甚至不愿意选择环保行业,而是其他热门行业和企业。

听一位当年的年轻毕业生如今的大佬说,他毕业后进入环保创业公司被人认为是在做非常没前途的工作,但如今他所在公司成功上市,而他在这么多年的环保行业历程中所获得的成就感和价值感,更是当年选择进入外企的同学无法比拟的。

正因为人才宝贵,这些早期环保公司之间的人员流动比较频繁,高管人员往往有几个环保公司的工作经历。

随着时间发展,更多的环保公司里的高管团队开始活跃着这“黄埔七公司”前成员的身影,他们有的是自立门户,有的是明珠另投。

永清环保创始人刘正军、万邦达创始人王飘扬曾任职晓清环保,北控高管李力曾是桑德高管,建工环境修复总经理高艳丽出自建工金源,曾任职威立雅的张进锋后又等任职维尔利、汇恒环保等,目前创业的王志立曾任职桑德、中持。还有很多很多这样的例子,只要看一看知名环境公司高管团队的简历就能发现。

再细说的话,鹏鹞环保、金州集团、晓清环保可称第一代黄埔军校,建工金源、桑德集团、首创股份算第二代。金州和建工集团是建工金源的股东,另据晓清环保的韩大爷酒后说,桑德文一波也是他那里“学徒”出来的。(相关阅读:蒋超:三十年风雨兼程,金州参与中国环境发展与改革之路;【人物】“不死鸟”韩小清;“不死鸟”的新故事)

1614563002119231.png

首期水业战略沙龙,看看这些熟悉的面孔

(2003年9月2日)

1614563030748718.png

刘晓光在水业战略论坛

(2011年3月24日)

1614563061720177.png


蒋超在水业战略论坛上

(2007年4月7日)

1614563093125706.png

文一波在水业战略论坛上

(2007年4月7日)

1614563126696454.png

许国栋在水业战略论坛上

(2008年4月2日)

1614563158520406.png

韩小清在水业热点论坛上

(2010年8月31日)

看着这些照片是不是感觉到了时间的流逝

附表:环境产业的“黄埔军校”名单

image.png

【资料来源:作者整理自各公司公开信息】

02 离开“军校”,是敌人还是朋友?

“黄埔军校”这个名号,最初有点毁誉参半。每个“黄埔军校”几十年的发展历程中,都是涉及到多个大将的背离,虽然都没有像开头提到的两家公司那样直接开撕,但背后却也是一部部江湖恩仇录。

人际关系就是这样,在一起的时候当然是柔情蜜意,分手时就是错综复杂难以名状的酸麻痒痛。这些“黄埔军校”里驰骋江湖的大佬也不例外。

对于公司“叛徒”,大部分大佬一开始大概率是愤怒。有的人的怒火持续比较持久,多年以后提起某个当年的下属,依然是咬牙切齿,斥责其人品,嘲讽其能力。有的人被时间愈合了伤痕,笑着说一句“天要下雨娘要嫁人”,少部分比较有自省精神的则会说:“不是人家不好,是我没把人用好。”

所谓合久必分、分久必合,分手这件事无论由双方谁来发起,在各种人际关系里面都属于正常、正当的一件事。稍有教养的男女都能咬着后槽牙说出“分手亦是朋友”这样的客气话出来。

但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才高八斗、富可敌国的一些公司老板,闹分手却总是闹得特别难看,众目睽睽之下恨不得冲上去撒泼打滚、互相挠脸。别急,我说的是别的行业里,比如伊利和牛根生,华为和李一男等著名分手事件。

在我们环境产业,分手还是比较平静、体面的,虽然未免也是眼里含着泪、心里含着恨,但总算没有闹出更大的风波,比较少有公开化的分手事件,有的大佬还能在最后关头微笑着客气两句:“在外面混不下去还回来啊。”这是祝福还是诅咒,得看当事人的心境了。也真有分手后回来的,毕竟人心容易变,世事难预料。

但如果侵犯法律,那就是人情无法弥补的。就像一开始提到的那个“一环保企业‘挖人’侵犯技术秘密被判赔近1亿。”

分手当然谁都不爽,特别是一手栽培出心腹大将的老板,前脚刚掏心掏肺,扭脸就人去楼空,心里难免像是插满了一把把小刀儿,更何况这心腹大将马上可能变成竞争对手、心腹大患?

但是,还真不应该把出走者视为“叛将”,企业就是企业,毕竟不是军队、不是江湖,进进出出都是双向自由选择,并不能搞出“三刀六洞”的青帮规矩。出走者当然也没有必要把自己扮演成伍子胥一夜白头,对前东家恨之入骨,四处诋毁。该遵守的法律还是应该遵守,其他一切全凭人心。

环境产业几大“黄埔军校”的高层人员变动很受行业关注,因为行业小,圈子小,关系更加复杂。分手后能不能还是朋友不好说,但最好别成了敌人,这取决于分手双方的情商。

03 育人是“军校”们被忽略的功劳

客观地说,七大“黄埔军校”的大佬们都是有容人雅量的,有足够的胸怀去接纳一个成长得比公司快的下属离队,奔向另一个远方。

早期的环境产业以环保工程为核心,这七家公司在不同阶段引领行业风骚,作为龙头企业获得了主要的市场,因此带给自己的团队充分的锻炼机会,从工程建设到客户把握。在这些公司里淬炼之后的人员,无疑更适应这个产业。

前面说过,环境产业(之前一直被叫做环保产业)以前并不是一个热门就业行业,优秀人才是稀缺的,很多人是在具体的工作中得到更大成长。

“黄埔军校”在客观上为行业哺育了大批以工程技术为底色的综合性人才,这些人确实有留在原公司服务至今的,但也有很大一部分出去闯荡,去别的公司,或者创业,把之前的经验散播开来。

在过去二三十年的产业发展历程中,曾经有过几个创业的热门时刻,只要具备工程能力,有相应的客户资源,都可以成为环境领域竞争者。七大公司的管理层、销售团队、技术团队,纷纷离职创业,进一步促成这些公司成为这个行业里的“黄埔军校”。

目前的环境产业,有知名度与影响力的企业,有很多都是由七大公司的离职者创办。放眼整个行业的环境公司,它们的高管团队又有多少人是出自这七家公司?没有人做过详细统计,但我觉得50%以上是有的。

这还只是说它们对产业界的影响,它们其实还影响了政策出台、标准制定、规范指引以及还反向影响了大学里环境专业的人才培养。

有人说,这七大公司的大佬们以及他们培养出来的团队都是时代的产物,他们赶上好时候了。

但其实,每一代人有每一代人的机会,每一代人有每一代人的问题,时代越来越好,年轻人其实是机会越来越多,很多人不这么认为,总觉得前一代人机会更好,因为大家只能看到以前别人兑现的红利,看不到当下自己眼前的机会。20年前、30年前能有几个人看得清环保产业的趋势?有几个人肯选择环保产业作为终身职业?谁会认为这是未来?

能够与中国的环境产业识于微时,是“黄埔军校”及其创业者们的机会所在,也是他们的高明之处。当一切风流被雨打风吹去,那些人对产业的功绩还在。向他们致敬。

编辑:陈伟浩

  • 微信
  • QQ
  • 腾讯微博
  • 新浪微博

网友评论 人参与 | 条评论

Copyright © 2000-2020 https://www.h2o-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水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