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涛】第二十期:从苏伊士“落子”看产业棋局之工业市场的结构性牛市

【听涛】第二十期:从苏伊士“落子”看产业棋局之工业市场的结构性牛市

时间:2020-09-21 14:10:29 来源:中国水网

各位听涛的观众,大家好。我是E20的傅涛。

今天我聊聊威立雅的一个伙伴,也是竞争对手,也是长期同行的同级别公司苏伊士。

大家知道,行业里头市场竞争,经常有一对一对儿的企业出现。百事可乐、可口可乐是一对儿,我们这个行业里头,首创、北控都在北京的,是一对儿,商业模式很像,其实,民营企业,以前桑德和金州是一对儿。这种一对儿现象在各个地方都有,宜兴也有很多企业,捉对儿厮杀。这种捉对儿厮杀,带来动力,也带来商业模式的相互借鉴。

澳门自来水项目带来的启发

我真正第一次近距离地接触苏伊士实际上是参观澳门自来水。我的师兄范晓军当时在澳门自来水做执行董事。其实澳门这个项目是中国第一个PPP项目,1985年就做了。那时候国内的水务改革还没有这个议题,我们的特许经营办法2004年才发布,第一个BOT项目被发改委试点也是在1998年,1997年,90年代末期才开始做。

其实1985年就已经在澳门在尝试了。这个澳门非常好的处置了资产和运营,它把资产其实委托给了合资公司,并没有卖给合资公司。我们作为一个专业研究机构,有幸在2005年为他们的项目做过一个中期评估。我们在2015年又为他们二期合同执行五年以后,受澳门市政府的委托,和业主的共同委托,做过两次评估。

我一直认为这个项目对我们对我当时研究中国特许经营的制度体系,尤其是交易结构,政府关系,如何监管,如何调价,如何处理政企关系,如何处理消费者用户和社会关系,其实对我启发非常大。我也认为澳门自来水是我们研究中国特许经营的一个范本,也是个老师。

澳门这个项目也是中法的可以说第二个项目。其他的项目都是同类型的,是1975年得利满项目的翻版。

工业市场的草蛇灰线

有资料记载是1975年,中国的文革期间,其实这个国外公司就已经开始在中国做技术服务了。但是做的是帮我们做工业废水的处理。

很多的时候(我们)认为工业是个伪命题,我们的水务环境领域早期开放的市场确实是工业,包括宜兴的早期也是工业。到80年代后期以后,到90年代,经济的发展,城市的发展,城市基础设施的建设成为主要。另外,我们在很早的时候,环保部就宣布了工业废水处理率达到了98%,97%,因为标准很低,基本上也没人真正检测。

为什么苏伊士坚持下来了呢?因为苏伊士的客户大部分都是国际大的工业集团,这些工业集团虽然中国没管它,但它不敢放松,因为它知道在自己的国家,环保就像我们现在一样的严。它们怕万一发生障碍,对它们的追索是非常大的。所以,早期的工业项目只在外资的大型外资中间真实存在。其他的那些企业是伪产业,因为根本没有真需求。

恰恰因为苏伊士,它最早进入中国市场就是从工业介入的,它与工业市场一直没有大的宣传,刚才我说的两个项目,实际很大一部分,包括危废,就是工业市场,工业市场最近是迅速兴起。恰恰因为工业市场的迅速兴起,我经常说工业市场是结构性牛市,尤其是2016年以后,环保督查风暴,玩儿真的了,我们这个工业市场,活下来的工业企业,都必须认真考虑你的绿色化问题。以前我们的绿色化是时紧时松,抓得紧的时候(有),但早期根本就是松的,表面上紧,实际上松的,有一阵是时紧时松,经济一下滑就松一松,经济一好就紧一紧。那么一个市场,它不可能是脉冲性的做。你做一个设备厂,一会儿要停运,一会儿要偷排,一会儿要真正运营,其实对一个企业是特别难的。所以早期做中国工业市场的环保企业,几乎都没有能够接通资本市场。它们其实技术上比市政要强,因为它们工业废水太难处理了。但遗憾的是,谁也没做大。没做大,造成了谁也没有真正接通资本市场,真正接通资本市场的反而是市政。

苏伊士属于最早进入到工业领域的一个公司,它们一直坚持下来了,很多公司没hold住,及时转型了,很多公司都转型了。因为市政市场的规模大,一个水厂的收入得顶好几十个工业项目,它吸引力大。

其实到2017年,苏伊士有个很重要的事件就是收购了GE的水处理版块,高达30亿美金的收购。不是收购GE的中国,是收购整个美国GE的水处理版块。GE大家知道是个高科技公司,水处理当时是它七大独立版块之一,也是最小的版块之一,没有做起来。但是,GE的水处理版块也是收来的。在中国总部在上海,也因为是我们E20的会员,我当时去做过几次参观,我们在那儿搞过沙龙,搞过专题的讨论,请了很多会员去GE学习。GE就是主要做药剂,做膜,做工程服务,中国的市场也很小,三四亿,不到十亿的收入,在GE的大盘子里头,比重非常小。其实,全球GE水处理在它大盘子里也很小,可能比例在2%以下,是很小的比重。实际上就是没做起来。但是,毕竟最早GE很看好水处理这个环节,所以它把它当做一个独立的版块。实际上,在2017年卖给了苏伊士为主导的一个联合体。这也是说,苏伊士更加看好工业市场。其实GE所具备的技术基础,是更好地能服务于工业市场。

硕果仅存的外资企业

这是一条线,其实苏伊士之所以它默默的,其实一直在增长。

我老说,(外资公司)甚至在分化,威立雅实际上2017年后一直在收缩,中国的营业收入在下降,在卖,在淡出我们的十大影响力企业。而相反,你会发现苏伊士的在我们十大影响力中的排名一年比一年高,它原来远远没有威立雅高,因为威立雅投资规模比它大,行业影响力比它大,世界上的排名,威立雅也在苏伊士前面。它一直是世界老二的角色,但在中国市场上其实在三四年的时间里发生了反转。

而且我觉得苏伊士现在更有信心。我看他们的亚洲区执行董事、负责人郭仕达在中国已经有二十多年,我看历史资料,1999年就到了中国,做负责人也有十五六年的历史,高调的宣布苏伊士在大中国区的业务每年增长10%,而且重点发展固废,事实上的增长速度也是很快的。其实在不声不响中苏伊士已经成为在中国市场中硕果仅存的一个外资投资商。以前在中国有很多外资投资商,以前在早期的时候,人民币不值钱,我们吸引外资的时候,外资有很多身影,像泰晤士、柏林水务,很多的公司,现在柏林水务也跟国内企业进行了整合,做了股权转让,其实已经国有化了。泰晤士是离开了。之前还有很多的香港的,其实以前在中国非常活跃。

以前投资市场主要是外资,其实这些公司慢慢淡出了,唯独一个没有淡出的,更加高调的恰恰是苏伊士。


栏目简介:

《听涛》:E20环境平台首档视频栏目。

以个人视角来叙述环境产业里的主流企业,评价企业领袖人物,讲述企业发展故事,梳理产业脉络,揭示发展规律,启发产业同行。

主讲人:傅涛

E20环境平台董事长、首席合伙人;E20研究院院长;清华海峡研究院生态中国创新中心主任;北京大学、哈尔滨工业大学兼职教授;《两山经济》、《环境产业导论》作者。

栏目定位及形式:知识类视频节目

4月13日起首播,每期时长10分钟左右;

后期还将推出关于环境产业发展历程、趋势的系统内容,以及对当下热点话题的深度剖析。

傅涛亲自讲述,依托E20环境平台20年来和环境产业的同行发展,及其本人20年来的深入研究及实践,无论是宏观政策还是微观企业,无论是公开资料还是私人交往,均信手拈来,并融入自己独特的观点。

分享到:
1295 2020-09-21 14:10:29

【听涛】第二十期:从苏伊士“落子”看产业棋局之工业市场的结构性牛市

视频来源 中国水网 视频分类 综合,会员单位,E20演播厅

各位听涛的观众,大家好。我是E20的傅涛。

今天我聊聊威立雅的一个伙伴,也是竞争对手,也是长期同行的同级别公司苏伊士。

大家知道,行业里头市场竞争,经常有一对一对儿的企业出现。百事可乐、可口可乐是一对儿,我们这个行业里头,首创、北控都在北京的,是一对儿,商业模式很像,其实,民营企业,以前桑德和金州是一对儿。这种一对儿现象在各个地方都有,宜兴也有很多企业,捉对儿厮杀。这种捉对儿厮杀,带来动力,也带来商业模式的相互借鉴。

澳门自来水项目带来的启发

我真正第一次近距离地接触苏伊士实际上是参观澳门自来水。我的师兄范晓军当时在澳门自来水做执行董事。其实澳门这个项目是中国第一个PPP项目,1985年就做了。那时候国内的水务改革还没有这个议题,我们的特许经营办法2004年才发布,第一个BOT项目被发改委试点也是在1998年,1997年,90年代末期才开始做。

其实1985年就已经在澳门在尝试了。这个澳门非常好的处置了资产和运营,它把资产其实委托给了合资公司,并没有卖给合资公司。我们作为一个专业研究机构,有幸在2005年为他们的项目做过一个中期评估。我们在2015年又为他们二期合同执行五年以后,受澳门市政府的委托,和业主的共同委托,做过两次评估。

我一直认为这个项目对我们对我当时研究中国特许经营的制度体系,尤其是交易结构,政府关系,如何监管,如何调价,如何处理政企关系,如何处理消费者用户和社会关系,其实对我启发非常大。我也认为澳门自来水是我们研究中国特许经营的一个范本,也是个老师。

澳门这个项目也是中法的可以说第二个项目。其他的项目都是同类型的,是1975年得利满项目的翻版。

工业市场的草蛇灰线

有资料记载是1975年,中国的文革期间,其实这个国外公司就已经开始在中国做技术服务了。但是做的是帮我们做工业废水的处理。

很多的时候(我们)认为工业是个伪命题,我们的水务环境领域早期开放的市场确实是工业,包括宜兴的早期也是工业。到80年代后期以后,到90年代,经济的发展,城市的发展,城市基础设施的建设成为主要。另外,我们在很早的时候,环保部就宣布了工业废水处理率达到了98%,97%,因为标准很低,基本上也没人真正检测。

为什么苏伊士坚持下来了呢?因为苏伊士的客户大部分都是国际大的工业集团,这些工业集团虽然中国没管它,但它不敢放松,因为它知道在自己的国家,环保就像我们现在一样的严。它们怕万一发生障碍,对它们的追索是非常大的。所以,早期的工业项目只在外资的大型外资中间真实存在。其他的那些企业是伪产业,因为根本没有真需求。

恰恰因为苏伊士,它最早进入中国市场就是从工业介入的,它与工业市场一直没有大的宣传,刚才我说的两个项目,实际很大一部分,包括危废,就是工业市场,工业市场最近是迅速兴起。恰恰因为工业市场的迅速兴起,我经常说工业市场是结构性牛市,尤其是2016年以后,环保督查风暴,玩儿真的了,我们这个工业市场,活下来的工业企业,都必须认真考虑你的绿色化问题。以前我们的绿色化是时紧时松,抓得紧的时候(有),但早期根本就是松的,表面上紧,实际上松的,有一阵是时紧时松,经济一下滑就松一松,经济一好就紧一紧。那么一个市场,它不可能是脉冲性的做。你做一个设备厂,一会儿要停运,一会儿要偷排,一会儿要真正运营,其实对一个企业是特别难的。所以早期做中国工业市场的环保企业,几乎都没有能够接通资本市场。它们其实技术上比市政要强,因为它们工业废水太难处理了。但遗憾的是,谁也没做大。没做大,造成了谁也没有真正接通资本市场,真正接通资本市场的反而是市政。

苏伊士属于最早进入到工业领域的一个公司,它们一直坚持下来了,很多公司没hold住,及时转型了,很多公司都转型了。因为市政市场的规模大,一个水厂的收入得顶好几十个工业项目,它吸引力大。

其实到2017年,苏伊士有个很重要的事件就是收购了GE的水处理版块,高达30亿美金的收购。不是收购GE的中国,是收购整个美国GE的水处理版块。GE大家知道是个高科技公司,水处理当时是它七大独立版块之一,也是最小的版块之一,没有做起来。但是,GE的水处理版块也是收来的。在中国总部在上海,也因为是我们E20的会员,我当时去做过几次参观,我们在那儿搞过沙龙,搞过专题的讨论,请了很多会员去GE学习。GE就是主要做药剂,做膜,做工程服务,中国的市场也很小,三四亿,不到十亿的收入,在GE的大盘子里头,比重非常小。其实,全球GE水处理在它大盘子里也很小,可能比例在2%以下,是很小的比重。实际上就是没做起来。但是,毕竟最早GE很看好水处理这个环节,所以它把它当做一个独立的版块。实际上,在2017年卖给了苏伊士为主导的一个联合体。这也是说,苏伊士更加看好工业市场。其实GE所具备的技术基础,是更好地能服务于工业市场。

硕果仅存的外资企业

这是一条线,其实苏伊士之所以它默默的,其实一直在增长。

我老说,(外资公司)甚至在分化,威立雅实际上2017年后一直在收缩,中国的营业收入在下降,在卖,在淡出我们的十大影响力企业。而相反,你会发现苏伊士的在我们十大影响力中的排名一年比一年高,它原来远远没有威立雅高,因为威立雅投资规模比它大,行业影响力比它大,世界上的排名,威立雅也在苏伊士前面。它一直是世界老二的角色,但在中国市场上其实在三四年的时间里发生了反转。

而且我觉得苏伊士现在更有信心。我看他们的亚洲区执行董事、负责人郭仕达在中国已经有二十多年,我看历史资料,1999年就到了中国,做负责人也有十五六年的历史,高调的宣布苏伊士在大中国区的业务每年增长10%,而且重点发展固废,事实上的增长速度也是很快的。其实在不声不响中苏伊士已经成为在中国市场中硕果仅存的一个外资投资商。以前在中国有很多外资投资商,以前在早期的时候,人民币不值钱,我们吸引外资的时候,外资有很多身影,像泰晤士、柏林水务,很多的公司,现在柏林水务也跟国内企业进行了整合,做了股权转让,其实已经国有化了。泰晤士是离开了。之前还有很多的香港的,其实以前在中国非常活跃。

以前投资市场主要是外资,其实这些公司慢慢淡出了,唯独一个没有淡出的,更加高调的恰恰是苏伊士。


栏目简介:

《听涛》:E20环境平台首档视频栏目。

以个人视角来叙述环境产业里的主流企业,评价企业领袖人物,讲述企业发展故事,梳理产业脉络,揭示发展规律,启发产业同行。

主讲人:傅涛

E20环境平台董事长、首席合伙人;E20研究院院长;清华海峡研究院生态中国创新中心主任;北京大学、哈尔滨工业大学兼职教授;《两山经济》、《环境产业导论》作者。

栏目定位及形式:知识类视频节目

4月13日起首播,每期时长10分钟左右;

后期还将推出关于环境产业发展历程、趋势的系统内容,以及对当下热点话题的深度剖析。

傅涛亲自讲述,依托E20环境平台20年来和环境产业的同行发展,及其本人20年来的深入研究及实践,无论是宏观政策还是微观企业,无论是公开资料还是私人交往,均信手拈来,并融入自己独特的观点。

Copyright © 2000-2020 http://www.h2o-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水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