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正文

关于保底量被审计署认为是固定回报的一点感慨

时间:2019-03-12 09:20

来源:中国水网

作者:薛涛

评论(6

PPP的核心是风险责任分配合理,哪一方控制力大分配给那一方,而不是简单的骨头搭肉的推出去思路。保底量的内在逻辑,是保底量预测和管网建设责任,在当前的政府管理分割的局面下,社会资本尚无力承接,应该由政府承担更有力度。按这样的风险分配后,政府更有压力完善管网(当然也相对更有能力),更有利于避免污水厂负荷不能及时到位。

类似的问题还可能出在考核污水垃圾BOT的建设成本。

总而言之,风险责任合理分配,这是PPP的灵魂,是牛首的顶层结构,而绩效考核是下一个层级,是牛尾的控制节点。只依赖和信任绩效考核就能做好PPP,类似于说公建公营加审计就能获得类似市场机制的效率。

实际上,企业也需要认真对待保底量问题,保底量不科学,政府后期违约可能性很大(无论过高还是过低),赖在协议上必然是容易导致政府违约而双输。

总的背后的逻辑是:指导思想中应深刻理解在PPP中企业获取利益没有错,PPP必须遵守商业逻辑,在结构设计中,将利益诉求导向最大公约的长期效率提升。

对于环保PPP,汤明旺有以下观点:《【独家】E20环境平台 汤明旺:环保PPP最低需求风险分析及优化建议》《环保PPP“保底量”应该扣上“固定回报”的帽子吗?》。

附:

薛涛:提示PPP规范中对原有特许经营模式的误伤风险

最近一年来PPP规范里很多事件很吊诡,需要特别重视和尽力避免:

就像《涛似连山喷雪来——薛涛解析中国式环保PPP》书中所写(相关阅读:《涛似连山喷雪来》:不只是讲环保PPP),针对PFI新菜地前四年野蛮生长的紧急规制,很可能由于分类不清的原因,会带来横扫一切的,把长的还凑合的老菜地都踩糊了的风险。

image.png

特许经营的老牌社会资本,莫要轻视忽视这个问题的影响。我说的不仅仅是耽误企业发展,我认为是违背了基本规律且影响了政企民三者共赢的格局。

image.png

比如:

1、在审计署全面介入而且对ppp理解不深的背景下,“淫威”发作,频频出现保底量认定为固定回报,然后,地方政府开始出现不设置保底量的模式。我的意见,如果实在要从,至少配个相对垄断权完备下基本法理吧,但是即便如此下去,危害还是很大的。

2、上一款,最怕是调出“可用性付费”这个大法螺,生搬硬套的套在运营类项目上,然后认为一切都解决了,晕了,我看这样下去,还不如运营的回到公建公营算了,好歹图个方便。

3、接上一款,虽然不用“可用性付费”在运营类项目上,但套用基本逻辑和绩效从严的思路,要求对污水垃圾的竣工后工程造价决算后并调整投标报价。哥,造价降了要降服务价,万一涨了呢?对市场博弈逻辑实在没理解呀……

4、绩效考核,对原有老特许经营里一些良好的机制依然重视不够,也许会导致过度依赖打分综合的,可能稀释了核心要害的约束性,这个,需要留意下一步进展。

5、对于传说中的ppp条例,怕它不来,怕它乱来....

在去年年底的2018年的固废战略论上,我认真提示了风险(薛涛:四维集约,合纵连横—固废产业年度盘点),具体提示见下图:

image.png

眼看那一片还算齐整的菜地面临狼藉风险,捉急。

最近邀高手发文细细分析之,可以期待。

延伸阅读:

吴舜泽:推荐一本不错的生态环保类PPP参考书

王守清谈三个对PPP态度最中立的人之一

读薛涛解析环保PPP之“几不可能三角”:思维碰撞殊途同归

编辑:赵凡

0
  • 微信
  • QQ
  • 腾讯微博
  • 新浪微博

相关新闻

全部评论

  • E20网友 2019-03-12 14:27

    转李炜评论:1. 按照PPP风险分配的基本原则之一“由对风险最有控制力的一方承担相应的风险”,污水处理厂的规模、管网建设都是政府可以掌控的,也只有政府掌控的成本最低,有必要设置保底量,由政府承担最低需求风险。此时效率配置最优,政府不应把自己应承担的责任交给别人、让别人帮助实现。2.有观点认为设定保底量意味着“稳赚不赔”、涉嫌“固定回报”,我并不认同。事实上,保底水量只是针对最低供给量的安排,项目是否盈利和项目条件、外部环境及社会资本能力密切相关,社会资本还面临成本波动、运营不达标等诸多风险,并不能稳赚不赔。3.在特定情形下是可以不设置保底量的,关键还是看谁控制风险。比如,目前自来水项目基本不设置保底水量,前提是政府授予社会资本特定区域的垄断权(特许经营权),决策均由项目公司负责,如决定新增规模、供水管网改扩建时序等。因此,在授予特许经营权(特定区域或范围内的排他权或优先权)的前提下、由社会资本自行负责项目规模、配套建设决策的前提下,可以考虑不设保底量,由社会资本承担相应的需求风险。

    0 回复0
  • E20网友 2019-03-12 13:24

    转张宇评论:上午因准备单位被巡视的相关材料,没有看到群里精彩的讨论,因此发点小感想。审计署属于事后监督,而且是结果导向,你跟他解释太多除非有相应的依据否则它只看最终体现出的情况,因此被认定是固定回报的结果在意料之中。那对于此类项目,我们是否可以在前期做些反思呢?首先污水,垃圾处理不是必然做PPP模式,很多专项债券甚至一般债券也有用于上述项目的,因此它就是个软约束,那进一步问,我们的专项债券甚至一般债券用到上述项目到底是用哪了呢?个人觉得应该用到管网上,而不是那个“厂”,解决没有收益投资的部分,之后再有多少钱,再判断是自己干还是找社会资本。第二,由于完全挂钩和取消最低需求的规定,那如果政府你要胡乱规划,好大喜功,那你就自己干,咱们社会资本也别“眼馋”,更别“撩闲”,因为你一旦“撩闲”,后面出现的一切后果你自己承担。与此同时,政府也应该结合你的发展规划和财政承受能力判断你要上多大规模,是不是有产能的闲置,当然这个环节应该在可研阶段,而不是PPP阶段。因此在新文件的约束下,政府可以聘请专业人士在可研阶段深入项目论证,必要时邀请行业上的社会资本参与,提出达到什么程度社会资本能够独立运营条件,一旦进入PPP程序,那社会资本也应该明确自己是否具备不靠政府的“两把刷子”,因此,一旦启用PPP模式,政府和社会资本就是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真要做到这些了,无论是财政部还是审计署,它也没法给你扣帽子了,你也觉得没那么冤!

    0 回复0
  • E20网友 2019-03-12 11:32

    转老陶:“本质上是两个问题的,1,污水收集问题。第一,污水收集涉及到大量单位管网的产权,包括企事业单位产权,国家只授权政府有权有责任收集管理,第二,污水排放管理权限在政府建设部门,是行政权,第三,城市污水水质监管属环保部门,也是行政权。这些行政权力行为,法理上不可以市场化,怎么会让市场去履行法定由政府履行的职责。20年前都已清晰且成为常识的,今天,又要推翻常识”2,污水处理厂运营,仅限围墙内是一个工作效率问题,可以市场化。保底水量,仅仅是项目计量的基础。不是项目成立与否的基础。项目的基础是政府保质保量把污水送到围墙之内,否则,双方没有交易物。大家总不会对一个不确定的对象进行报价与交易吧。

    0 回复0
  • E20网友 2019-03-12 11:29

    转刘世坚评论:取消或取或付机制后的四种可能:1、政府规划不合理,社会资本和银行利欲熏心,还是霸王硬上弓,然后大家慢慢磨。或者,2、没有社会资本参与,倒逼政府修改规划。或者,3、政府自己举债修厂。或者,4、没有社会资本,政府也没钱,也不改规划,事情不做了。

    0 回复0
  • E20网友 2019-03-12 11:13

    转徐东升评论:“一件事情,从最坏的结果出发去设计倒逼是一条路,从力争最优出发去设计也是一条路,就看你是愿意走哪条了,摸石头上瘾也不是不行”

    0 回复0
  • E20网友 2019-03-12 10:44

    转刘世坚评论:取消或取或付机制后的四种可能:1、政府规划不合理,社会资本和银行利欲熏心,还是霸王硬上弓,然后大家慢慢磨。或者,2、没有社会资本参与,倒逼政府修改规划。或者,3、政府自己举债修厂。或者,4、没有社会资本,政府也没钱,也不改规划,事情不做了。

    0 回复0
  • 加载更多
网友评论 6人参与 | 6条评论

版权声明: 凡注明来源为“中国水网/中国固废网/中国大气网“的所有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表、音频视频等,版权均属E20环境平台所有,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和作者。E20环境平台保留责任追究的权利。
媒体合作请联系:李女士 010-88480317

010-88480317

news@e20.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