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正文

超标/调价/履约/运营 监管趋严下的污水厂四大痛点怎么破?

时间:2018-12-17 11:56

来源:中国水网

作者:李艳茹

评论(0

北京首创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江瀚认为,调价难的症结在于行业缺乏一个全国层面的监管。他举例:“在英国,会有全国性的机构,对全国各个项目的价格、成本、绩效水平进行评估,从国家层面上主持价格调整机制。而在国内,全靠企业和当地政府的博弈。”

话题三:政府履约不到位

当前,污水处理费用与处理成本仍然存在差距,需要政府财政支持,且区域之间差异较大。同时,地方政府拖欠污水处理费事件屡屡发生,甚至出现污水处理厂改造完工、政府要求提前解除合同的情况。政府履约困难成为污水厂运营中的隐性痛点。

北控水务集团有限公司水环境投资中心总经理、财政部发改委双库专家徐东升举例:“在传统的污水处理厂BOT/TOT模式下,投资人一般只负责厂内部分的建设运营,厂外管网的建设管理投资人没有权利义务干涉。投资人需要把钱先投进去建设或收购污水厂,因此需要政府保证项目的最低需求,也就是“保底水量”,保底水量至少应覆盖这部分成本。而有的项目投资人建完了污水厂,但政府应建的配套管网迟迟未建成,导致污水厂水量严重不足甚至“晒太阳”,个别政府却因处理不足为由拒绝支付保底水量污水处理服务费,这种做法值得商榷。”

徐东升呼吁各方重视规则和信用。企业首先要做到自身行为合法守约,政府更要重诺守信以维护营商环境,媒体监督也应客观中立不能断章取义,咨询公司要恪守专业精神避免抄袭复制。惟此,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才能汇智聚能,行稳致远。

陈国强认为,污水厂运营方在做项目时,除了考虑项目利润,还需站在政府的角度考虑问题,比如协议保底三万或者五万吨,在处理量长期不足的情况下,这钱政府能不能长期愿意掏?能不能拿得出来?政府换 届之后,上一届政府承诺的钱能否拿得出来?这些问题在拿项目时就应加以考量。

总体来说,对于政府信用,刘敬霞的感受是“在持续变好”,但也存在前期遗留问题:“以前政府拖欠比较普遍,现在PPP机制下,列入地方预算的合规PPP项目,基本可以保证按照预算来付款。早期没有列到预算内的项目,只能等待时机,如地方政府发债等。”

北京清控伟仕咨询有限公司总经理刘世坚认为:“政府违约最根本的原因在于政府缺钱。政府也不想拖欠,可钱从哪里来?只有解决政府资金来源问题,解决外部收益内部化问题,合理薅羊毛才能可持续。”此外,政府也要更合理地认识PPP,应将其理解为股权而不是债权。

关于“钱从哪儿来”的问题,刘世坚认为,行业仅依靠政府、依靠处理费或补贴的费用是不行的,环境产业价值在于外部效应,如考虑对周边地价的影响,要让受益者付出相应成本,或可扩大污水处理的使用者、受益者范围,进行相应溢价回收。

话题四:污水厂运营短板与沉重税负

当前污水厂运营面临不小的压力:将排放标准与运营质量评价标准对比,排放标准的考核压力及重视程度明显高于评价标准;一旦被罚,污水厂将无法得到退税,对于很多大企业来说,都是上千万的收入,同时还可能存在的其他连带处罚。现行标准下,污水厂运营管理能力短板开始显现。污水厂全周期运营迫切需要从技术、财政、人才能方面进行系统化管理。

北京碧水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戴日成直言:“近两年水务企业遭的罪比过往十几年加起来还多。企业响应政策做PPP项目,却面临融资难、融资贵;增值税70%的退税,过程至少3个月,退税成本高,在各方处罚下少有水务企业能够退成功。”他对行业走向忧心忡忡。

陈国强认为:“前几年,污水厂运营管理相对松散,一些污水处理厂的运营能力也确实有限。在监管趋严的情况下,污水厂或许需要系统排查下运营班子,更新队伍素质及运营理念。”

政府多头管理问题也是污水厂面临的实际问题来源之一。由于主持PPP的和行政处罚的通常不是一个政府部门,企业经常面临多层处罚问题,一次错误被罚多遍时有发生。对此,刘世坚建议:“多层处罚是有弹性的,需要投资方、咨询公司、律师去争取。行规需要在慢慢磨合中谈出来。”

12

编辑:赵凡

2
  • 微信
  • QQ
  • 腾讯微博
  • 新浪微博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2人参与 | 0条评论

版权声明: 凡注明来源为“中国水网/中国固废网/中国大气网“的所有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表、音频视频等,版权均属E20环境平台所有,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和作者。E20环境平台保留责任追究的权利。
媒体合作请联系:李女士 010-88480317

010-88480317

news@e20.com.cn

Copyright © 2000-2020 http://www.h2o-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水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