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正文

王立章:地方国有水务企业混改路在何方?

时间:2017-02-20 17:39

来源:中国水网

作者:王立章

评论(0

摘要:国企混改,任重道远,地方国有水务企业涉及民生,更需稳步推进,借鉴“淡马锡模式”在二级公司层面进行混改,有望实现地方国有企业“做强做优做大”。

习近平总书记高度重视国有企业改革发展,多次做出重要指示批示,特别强调要“做强做优做大”国有企业,使其在生态文明建设中承担更加重要的角色、发挥更加重要的作用,因此如何促进国企更快发展具有十分重要的现实意义。

一、国企改革现状

在我国经济社会发展进程中,国企一直扮演着一个特殊的角色。谈论中国经济的过去与未来,都绕不开一个特殊对象:国企。改革开放三十多年来,国企改革的呼声也一直没有消失过,但是这么多年“摸石头过河”的国企改革,除了盘子越做越大,规模越来越大,由于管理者缺位、体制机制不灵活、效率不高、产权主体不清晰、治理结构不完善等制约因素,实力和能力却没有同比增长。数据显示,国企占用了中国全社会70%的资源,即我国国有企业资产占全社会企业资产的比重约为70%左右,但只创造了大约30%的GDP。来自各种不同角度的数据分析均表明,70%的国有资产比重和30%的GDP 比重,接近实际情况。考虑到1978年改革开放开始的时候,我国国有企业资产占全社会企业资产的比重约为90%左右(另外10%的比重为集体所有制企业资产),经过了38年时间,到了现在,这一比重仍然高达70%,年均只下降0.4个百分点稍多。

可见,国企混改路还很长,同时国有资产也完全没有发挥其应有的作用,没有先做强做优而先期追求做大,就象一个人虚胖一样,竞争力和实力明显受限,特别是目前经济下行时期,全球经济萎缩低迷的状态下,由于“强”和“优”的不足,国企经营下滑明显,数据显示,2016年一季度,国企营业利润总额同比下降13.8%。其中,央企同比下降13.2%,地方国企同比下降15.8%,国有经济占比巨大的辽宁省, GDP出现负增长,前1-5月,国企利润总额8373.9亿元,同比下降9.6%。与此同时,据媒体报道:一批国企员工无工资可发,无工作可做;一批生产就亏损,但停产死得更快的国营钢铁企业则又重新点火恢复生产;一批国企甚至央企债务违约;东北全面衰落和国企在几乎各个领域占绝对垄断地位的畸形经济结构不无关系。

地方国有水务企业也是一样,水务企业作为传统行业企业,普遍历史比较久。原来水务企业都是事业单位,好的基础是存在的,但弊端也很明显,缺的不是钱,重点是机制不活、效率不高、动力不足。特别是供水企业,不做供水,就没有主业,如果只做供水,企业将来的发展就会受到限制,目前有些地区已经出现供水量增长落后GDP增长,且差距还在加大,甚至看到了未来几年发展的天花板,可能会出现负增长,这给企业敲响了警钟,不进则意味着退,这种紧迫感和危机感迫使水务企业无论是从内部还是外部,改变都是当务之急,目前个别水司实现了混合所有制股权改革,但也是步履维艰。

为此,2016年9月,国务院出台了《国务院关于国有企业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的意见》,明确指出“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是深化国有企业改革的重要举措”,并提出了“政府引导,市场运作;完善制度,保护产权;严格程序,规范操作;宜改则改,稳妥推进”的32字原则,2016年以来,20多省份出台了国企混改意见,但推进情况不容乐观。

二、国企改革问题

国企改革,上热下冷,中央出了很多文件、开了很多会、做出诸多指示、批示,下面却没有办法动,特别是地方国资直接下属的地方企业,直接在一级企业层面推进混改还是存在诸多问题。

1、 资产规模相对较大,产权结构和界面相对复杂,一般的社会资本很难激活;

2、 目标多元,要行政要和谐,要效益也要就业,要做大也要做强……但基层做实践的根本没办法同时满足这么多要求,难以推进;

3、 机制不灵活,国资方管人、管物、管事、管资本,什么都管, 社会资本望而却步;

4、 资产评估相对复杂,国有资产流失风险大,因此推进周期长;

5、 所属行业复杂,有完全竞争的行业,也不乏国家规定的重点行业和关键领域,产生资产分割和股权比例设置的新问题。因为《意见》中规定完全竞争行业不要求国有控股,而国家规定的特定行业则必须国有控股;

6、 一旦混改效果不佳,带来的风险大。地方国企一般都承担部分政府的职能或服务,特别是环境类地方国企,涉及民生问题,一旦改革出现问题,则直接影响人民正常生活;

7、 员工持股和股权激励很难实现,员工积极性很难激发,社会资本方兴趣锐减。

江南水务在混改上算走的比较早的,直接在江阴水司层面进行混改,但股权激励一直没有实现。2015年9月21日,第五届董事会第二次会议审议通过了《江苏江南水务股份有限公司2015年限 制性股票激励计划(草案)及其摘要》、《江苏江南水务股份有限公司限制性股票激励计划实施 考核管理办法》、《关于提请股东大会授权董事会办理公司限制性股票激励计划相关事宜的议案》 等议案,并于2015年9月22日在《中国证券报》、《上海证券报》、《证券时报》、 上海证券交易所网站发布的公告,但目前尚未获得有关部门核准。江南水务也深知,把企业的发展与员工特别是高管团队的利益捆绑,对企业的发展具有积极的影响,但股权激励在江南水务目前的股权结构状态下是很难推进的,目前公司依然在努力推进着。

三、国内外案例

(一)曾经的朱氏国企改革

差不多20年前(上世纪90年代末),我们面临着同样的问题:国企问题积重难返,面临严重困境。总理朱镕基抱着“不管前面是地雷阵还是万丈深渊,我将勇往直前,义无反顾,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决心,顶着一批职工下岗的压力,以雷霆手段,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通过“抓大放小”、“股份制改造”、“兼并破产”、“终止重复建设、清除产能过剩”、“裁撤冗员”等改革,实现了国企“三年脱困”(1998年、1999年和2000年)的目标,也相当程度上扭转了国企大面积亏损的问题,但同时也带来了社会动荡,后遗症一直存在。

编辑:叶馨

5
  • 微信
  • QQ
  • 腾讯微博
  • 新浪微博

版权声明: 本网注明"来源:E20环境平台"、"来源:中国水网"、"中国水网讯"等字样的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中国水网所有,如若转载,请注明来源。同时本网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网观点。

网友评论 5人参与 | 0条评论

相关新闻

热点

010-88480317

news@e20.net.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