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栏 > 正文

徐海云:垃圾分类回收已走到山顶,垃圾焚烧呼之欲出

时间: 2016-12-20 11:03

来源:

作者: 徐海云

1482203370644825.png

现场发言视频实录

长期以来,住建部市政公用行业专委会成员、中国城市建设研究院总工徐海云的“能言敢言”风格给业内人士留下了深刻印象。在2016(第十届)固废战略论坛上,徐海云作了题为“防‘忽悠’干扰,让生活垃圾焚烧发展走向正轨”的发言,对当前固废行业的一些热点问题提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海运.png

本文根据徐海云现场发言内容整理,未经本人审阅。

感谢E20邀请我来介绍感想,但是从某种程度上,我不是很想来。因为我发现我的思想和国家目前的很多东西对照来看,可能不太入流。十几年前,我在首次固废论坛上,曾针对一个号称世界先进水平的垃圾处理技术,提出凡是号称世界先进水平的垃圾处理技术都是假冒伪劣的。这家企业当时在上海建设一个垃圾处理厂,声称95%的垃圾都实现了资源化,这家企业在上海等地建设的垃圾处理设施现在已经“灰飞烟灭”了,但是,到今天国内过度垃圾资源化的思想仍在弥漫。过度资源化的典型典型语言就是“吃干榨尽”,其特征就是得不偿失,付出的和得到的不匹配;过度资源化的后果,就是假冒伪劣、坑蒙拐骗。

我们已经站在了垃圾分类、回收的山顶

垃圾处理的方式分三种,一种是回收利用,一种是焚烧,一种是填埋。

回收利用也分三种类型,第一种是直接的回收利用,作为二手品继续用;第二种是材料的回收利用,比如金属、玻璃、塑料等。在国内,这两种回收利用都是捡废品的人在做,政府部门、环卫部门基本没有参与。还有一种回收方式是有机物的回收利用。有机物的回收利用需要考虑源头分类、考虑成本、考虑需求。如果回想一下我国改革开放以后的垃圾处理,就可以发现这样一个历史过程:最早我们是在做堆肥处理,做不下去才搞填埋,填埋搞不下去才搞焚烧。

目前有人(注:是深改办提出的,但要公开发表还是隐晦点)要求搞强制分类,仿佛我们垃圾里面还有很多资源要回收。下图是我个人研究的数据,如果把废品计入垃圾的话,2014年,我国回收利用率是27%。把美国、欧盟、日本都列在一起,可以看到德国回收利用率最高,65%;日本最低,20%。德国和日本都是公认的垃圾回收做得特别好的国家,但是为什么数据差这么多?这是因为各个国家统计口径不同,回收利用率只能作为参考,回收利用率高,并一定表示回收利用水平高。如果我们要跟发达国家对比,如果要详细研究,必须要搞清楚统计口径,才能搞清楚回收利用的真实状况。

blob.png

我要讲的第一个观点是,我们国家的垃圾回收利用水平已经很高了,不能再高了。拾荒人遍布大街小巷,大家有目共睹。以下举三个例子说明:

第一是废纸,这是生活垃圾中可以回收利用占比最大的部分。我国废纸回收率不到50%,发达国家是70%-80%。但实际上,我们国家的废品回收利用率已经远远高于发达国家。其实是消费水平的不同导致,发达国家人均在两百多公斤,我们的消费水平还不到80公斤,只有高消费才有高回收。

第二个,易拉罐,垃圾回收里面价值比较高的部分,欧盟2020年定的目标是80%,实际上,我们国家应该接近100%,一扔到垃圾桶里就会被捡走,可惜没有统计数据。

第三个是塑料,这是生活垃圾里面增长最快、体积占最多的。通过下图(数据来自国家发改委、资源综合利用协会发布的报告)可以看到,红色部分是百分之二十几,蓝色部分是百分之四十几。欧盟27个国家,在2012年回收量是650万吨,回收率是26%。但是在材料利用里面,有300万吨,差不多一半是出口,而且87%出口到中国大陆。也就是说,中国大陆接受了发达国家主要的废塑料。如果严格地同口径相比,欧盟的废塑料利用率应当是8%左右,日本、德国相比是5%以下,我们是30%左右。难道还需要增加吗?

blob.png

统计口径不一样,简单的对比是没有意义的。2015年我看到的一篇文章,美国的一个学者亚当•明特调研后认为,中国的废品回收率远高于美国。然而现在国内还在做各种垃圾分类,我认为这是形式主义在全国扎扎实实地推进。

貌似有道理的热点问题

中国的垃圾问题是什么?我认为根本问题是卫生问题,而不是分类问题。国内人人都会讲,垃圾是放错位置的资源,这句话是对的,但从现实来讲,必须考虑成本,必须考虑需求。目前,我国当前生活垃圾回收利用水平已经站在山顶,这是分类收集搞不下去的根本原因,当然缺乏统计。适宜的填埋场场地缺乏,达到环保要求的卫生填埋处理成本高于现代化的垃圾焚烧发电。没有地方填埋,就必须要发展焚烧。

对于垃圾分类,业内还有很多看法。有人说垃圾不分类就不能烧,塑料不分出来会产生二恶英,有人说村镇垃圾处理“因地制宜”,有人说要把生活垃圾通过预处理生产垃圾衍生燃料,这从理论上都是荒谬的。

blob.png

blob.png

国内受台湾生活垃圾分类影响很大,上图是2015年台湾环境署的数据,红色的部分是垃圾焚烧量,并没有减少;蓝色的是家庭垃圾,在减少,但他们仅将家庭垃圾算作生活垃圾,连大学、单位产生的垃圾都算事业垃圾。台湾的厨余垃圾回收后来也做不下去,所谓堆肥主要是放在垃圾焚烧厂的垃圾池里,经过3个月时间拿出一点来做肥料。还有一部分说是用来养猪,这不是现代城市可以效仿的做法。而在农村厨馀一直用于养猪等。 

目前,垃圾焚烧也遇到了很多反对声音。民众很担心害怕,主要是怕二噁英。我问过国内二恶英研究权威郑明辉,他告诉我全国13亿人口没有几个见过二恶英。我也没有见过,我们大多数人对没有见过的东西在讨论。前一段在香港检查出大闸蟹二恶英超标,大家看大闸蟹二恶英容许含量的标准是每公斤6.5纳克毒性当量,垃圾焚烧厂烟气排放标准是每立方米0.1纳克毒性当量,这相当于大闸蟹的六十五之一,鸡蛋中也有二恶英,我们能说鸡蛋有毒吗?因此,现代化垃圾焚烧厂烟气排放的二恶英对环境的影响显然可以说是子虚乌有的。今年6月份一个环保组织试图用几个鸡蛋证明垃圾焚烧厂的二噁英危害了环境,我觉得他这个证明有点太草率了。

还有人质疑垃圾中的氯含量。我国的生活垃圾中,氯的含量其实并不比发达国家高,而是我国的检测标准有问题。氯的含量为什么检测值很高?因为将氯化钠中的氯也算进去了,氯化钠在燃烧过程中不可能气化,也不会对垃圾焚烧构成影响。事实上,德国一个垃圾焚烧厂在焚烧中,一吨垃圾的石灰用量达到20千克左右,比国内高出50%左右,产氯量比国内高得多。所以,一些问题的真实情况与我们一些感觉是不一致的。

展望:垃圾焚烧是刚需,监管需给力

尽管垃圾焚烧反对声音较强,但发展速度仍然很快的。今年12月份,我们已经建成并投入运营垃圾焚烧发电厂有250座。很多地方搞的一些因地制宜的小型垃圾焚烧,我不能说它完全错误,但是至少不能说它是环保的,是没有办法的办法,或者是临时的办法。

农村和县城村镇垃圾要怎么处理?我认为要适度集中、焚烧发电。台湾除了台北和高雄,其他的22个垃圾焚烧发电厂都是城乡一体化,投资来自于政府,但不是一次投入。他们会吸引社会资本,垃圾焚烧厂规模越大,补助越少。我们内地如果制定这样的政策,三百吨的垃圾焚烧发电厂就不需要补那么高,中国城乡垃圾问题一下就解决了。

blob.png

安徽省滁州市来安县和全椒县,是我国经济并不很发达的一个地区,采取了集中的焚烧发电,解决了垃圾问题。为什么我举这个例子呢?我们国内对村镇垃圾树立了很多典型,我都去看过,很多典型经不起推敲。但这个地方的垃圾问题确确实实解决了,覆盖范围最远达五十多公里,远的地方,人少,垃圾也少,一个星期去收一次也可以,这是一个很好的解决方法。

我的主题就是防“忽悠”,比如“吃干榨尽”的忽悠。氯能够到哪里去?没有了就是排到环境里面了。如果我们垃圾焚烧场不搞烟气处理,就没有飞灰,如果没有就没有问题吗?没有是把问题掩盖了。我们现在在大张旗鼓地搞餐厨垃圾处理,首要任务是要把餐厨垃圾提炼成地沟油。试问全世界哪个国家这么做?我们穷到一定要从餐厨垃圾来提油吗?提出来的油用来干嘛?生物柴油都是亏本的。

目前,我国垃圾焚烧厂的需求是很大的,按照2016年的数据,我国人均的焚烧能力只有日本的十分之一。但今年有十多个地方都在发生群体性事件,怎么看待这个问题?我认为最大的问题是监管,目前国内总体来看,环保监管有名无实,实际没有监管;住建部门监管是有责无力,你弄两个人在焚烧厂里能够监管什么!。当我们科研机构热衷于搞二恶英在线监测的时候,实际上最基本的炉温监管等却没有做到,这好比不搞“财产公示”,却热衷于“思想汇报”。

讲了那么多问题,是不是垃圾焚烧问题很严重。客观地说,因为干在实处,垃圾焚烧行业产业发展走在科研的前面;因为有那么多的反对,生活垃圾焚烧行业总体管理水平明显高于其它行业污染设施管理水平。总之,未来充满希望与挑战,希望大家共同努力,让我们生活垃圾焚烧发展走向健康的轨道。谢谢大家!

1
  • 微信
  • QQ
  • 腾讯微博
  • 新浪微博
网友评论 1人参与 | 0条评论

Copyright © 2000-2020 http://www.h2o-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水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