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栏 > 正文

杭世珺:为了心里的“踏实感”

时间:2015-12-10 11:39

来源:E20环境平台

作者:李艳茹

1.png

杭世珺办公室的门开在一间多人大办公室的角落内墙上,如一间“密室”般别有洞天。关上门,可以躲进小屋自成一统,专心埋首图纸堆;开了门,就是十几位同事的“格子间”,交流沟通、修改讨论皆方便。

杭世珺是原北京市市政工程设计研究总院副总工程师(现返聘),却直言自己在某些方面不太会“当领导”。所有递上来的图纸她定要一一过目,指北针、剖面符号、阀门接口,一样不能落。这个习惯自她步入设计行业以来一直跟随她,与热爱工地、热衷思辨、事必躬亲等习惯一样,是几十年与数据、方程、CAD 打交道留下的烙印。这类烙印日日加深、逐年生长,以一种极具穿透力的方式渗透在杭世珺的生活、工作里,几欲成为几十年日夜的脉络。

工地是离真理最近的地方

杭世珺的“工地情结”从最初涉足行业便开始扎根。“设计人员一定要去看现场,和运行人员在一起,掌握第一手资料。”杭世珺忆起曾参与的北京高碑店污水厂项目,戏言这是个“从拔草开始的项目”。

高碑店污水厂是北京第一个二级处理污水厂,鲜有经验可以参考。上世纪70 年代的高碑店污水厂场地还是一片野草漫天的荒地,项目人员住在荒地上搭起的平房里,从零开始进行中型试验和设计、建设、运行。

“那时候我们没有人会写投标文件,为此还专门请人给我们讲怎么写阀门等设备的标书。知道怎么写标书后,我们再一家一家给在京外商送招标文件,请他们来投标。可以说,100 万吨级的全厂集散型自动控制系统是一边学习一边设计出来的。”

高碑店的“拓荒”经验给杭世珺留下了深刻记忆,也使她对工程中的各个细节生出敬畏之心。管节连接、大小头设置、穿墙套管的设计,由于知道这些细节在建设中的意义,设计中便会十二分小心,让每个螺丝钉都摆放妥帖。

“在我看来,现在一些工程设计作品太过粗糙,管道穿墙时,图纸上直接一根管子就穿过去了。有的管道与管道之间接口的法兰盘,紧挨着墙壁,完全没有考虑到手无法伸进去维修。”杭世珺认为,设计水平的最直接体现就是用户的评价,最终完成的工程是否便于运行、维护、检修,是考量工程设计品质的重要标准。为此,对于经手的项目,从污水原水到处理后出水,杭世珺要将整个流程走一遍。设备不能架得太高,会给操作带来不便;检修的扶梯不能太陡,检修人员需要带着设备上下,走起来太危险;污泥处理车间通风要考虑进风、出风系统,不可短路,也不能只设置通风设备而不考虑进风百叶;厂房起重设备的高度和起吊范围必须和屋内设备相匹配,水泵房起吊设备必须够得着两头的水泵⋯⋯杭世珺将眼光抚过每个设备、零件、管道,仿佛它们鲜活生动、已在悄然运转。

杭世珺细节上的反复考量来源于她对设计人员责任的定义。她在心里把工程细节与运行、检修人员的安全联系起来,作为工作准则时刻警醒。

在审阅修改图纸时,她常对新员工念叨:“在这些地方,都有设计单位因为不仔细考虑而出过事的,要小心。”

杭世珺给予工程细致入微的推敲,工地也反馈给她以见微知著的“火眼金睛”。“现在我去看现场,池里的水看一眼就知道污泥浓度大约是多少,知道污泥活性好不好。”

一丝不苟 还要有理有节

对于工程细节,杭世珺是远近闻名的“眼里容不得沙子”,对自己要求苛刻,对别人亦是“一点都不能少”。北京市政院里曾实行“一票否决制”,图纸只要有总工发现重大问题,提出反对意见,就不能通过审定。杭世珺时常扮演那“一个人”的角色,看到不妥定要立刻指出,成了设计院里公认的“把关人”。

“一次两次错了,我指出来。但连续出错,我就不能忍受。这不是能力问题,而是态度问题。”

杭世珺说,批评时,她对事不对人,话语很锋利,但事后想想,又怕设计人承受不了,往往临睡前,思前想后,觉得歉疚,便起身给当事人打电话,上来先说对不起,还要再三解释:“你千万不要多想,我只是为了把图改好,不是针对你个人,是为了将来工程不出问题。”这样的场景时常发生,其中的坦诚与纠结饱含微妙的感染力,使大家心领神会,工作中唇枪舌剑、就事论事,工作外从不介怀,反而更添敬佩。

“在当时,北京市的污水处理工程还刚刚起步。我与大家一起,虽然指导着设计人,其实自己也在进行着学习。”而曾经她与同事间的一场“辩论”,让她记忆犹新:

一回,杭世珺审查到一张设计图纸,图里全部曝气头均向下设置。杭世珺甚是纳罕,问设计人:“为什么曝气头向下?你见过这样的设计和工程吗?”设计人道:“您不是说曝气池里死水区越少越好吗?曝气头倒置,可以把池里的泥都带起来,死水区不就少了吗?”杭世珺一愣,竟答不出来。这个说法似乎有道理,可纵观全球的曝气头,也从未出现倒置的设计。“按设计经验,杭世珺认为倒置肯定是不对的,可究竟为何不对,她一时也难以给出合理的解释。她觉得,这是个“问题”,她要先自己弄清楚,才能找到说服别人的理由。

琢磨了几天,终于,杭世珺想到了在玻璃箱中做曝气头测定试验的情景,如获至宝,立刻去与设计人讨论:“如果曝气头朝下放置,微气泡就要先向下运动再翻上来,形成先扩散再收缩的现象,收缩时产生微气泡相冲撞,常常汇集成大气泡,气液接触面积就小,降低了曝气效率。这个解释你觉得有道理吗?”设计人最终认同了她的观点,改图顺利完成。

谈及这个在设计院内成为“传说”的段子,杭世珺觉得自己颇有收获:“以前谁也不曾想过把曝气头倒着放置,也没想过曝气头为什么要正着放。这么一讨论完,以后再有人提这个问题,我就知道怎么说了。和每一个人沟通,其实都是一个学习过程。”

必须对每一件经手事宜负责

杭世珺在工程设计方面有些许“洁癖”——对于经手的设计,必须知晓各个细节,不能容忍任何情况下的“保密”技术。“我要知道每个环节是怎么运转的,有哪些控制参数,这样心里才有底,才踏实,知道怎么做就不会出问题。”

0
  • 微信
  • QQ
  • 腾讯微博
  • 新浪微博
-
网友评论 0人参与 |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