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正文

贵州掀起“洋水务运动”

时间:2005-02-18 14:04

评论(

城市供水全面开放外资觊觎水厂经营 经济欠发达的贵州,已经全面放开城市供水投资。在美国汉氏、法国威立雅、香港汇津等三大水务公司的强力参与下,这个欠发达的西部省份已掀起一场旨在改革城市供水的“洋水务运动”。
去年1月,贵州省政府下发了《关于加快我省城镇公用事业改革和发展的意见》,全面放开城镇市政公用事业,决定大力推进城镇市政公用事业单位企业化改革,鼓励各类社会经济组织和个人参与市政公用设施建设和经营。而城市供水,即是改革的一大要点。
其实,在官方意志表达之前,一些外资已经提前介入,并与各地的政府部门和供水公司亲密接触。早在1998年,长于环保技术的美国汉氏就进入贵州,在贵阳承建了3个污水处理厂。后香港汇津、法国威立雅也相继进入寻找机会。
一位不愿具名的供水公司负责人说:“贵州省的城市供水改革不是自上而下,此前,这些外资公司的进入有可能对政府决策产生了影响,从而加大了改革的进程和力度。”
风生水起
2003年起,美国汉氏就采取BOT(建设-经营-移交)方式,先后获得了毕节地区纳雍、金沙、大方、织金、黔西和赫章等6个县城供水项目的特许经营权,经营期限为20-30年不等。据悉,这是外商在中国落后地区建设的惟一一个BOT供水项目。
美国汉氏公司已在贵州注册成立西部水务(贵州)有限公司,负责运作上述项目,总投资约为4亿元。目前,公司已经启动了其中的5个项目,在这些项目中,西部水务除了修建水厂外,还将铺设从水源到水厂的输水管和城中的配水管网,另外,还要在没有良好水源的大方县修建一个水库。以纳雍项目为例,西部水务负责分期投资建设2.5万吨/日供水厂一座,输管线14308米,城区配水管线17175米,投资约7800万元。
去年4月,遵义市政府也采用TOT(转让-经营-移交)方式与法国威立雅签订了“市南、北郊水厂特许经营权授予(资产转让)协议”。据悉,两水厂原由市供排水公司经营,近年来该公司一直亏损经营,2002年起到了还贷高峰,总债务近1.7亿元,总负债51%。遵义市早在2003年与威立雅进行资产转让谈判。
该转让协议的核心内容为,法国威立雅以1.52亿元购买两水厂(不含管网),遵义市政府授予其30年特许经营权,期满后可续展5年,法国威立雅承诺安置职工170人。
合同同时规定,威立雅公司从遵义市供排水公司获得两水厂源水处理权后,市供排水公司将从威立雅公司购买处理水再出售给市民,并规定了水价和计划购买已处理水基本水量:第一年购水的水价为0.92元/吨,然后逐年上升到1.35元/吨,计划购买已处理水基本水量第一年为11.6万吨/日,逐年递增到18.2万吨/日。
此外,香港汇津已与都匀市供水公司保持了3年多的接触。香港汇津、法国威立雅还与贵阳市进行了谈判,有意进入城市供水领域。据贵州省建设厅副厅长姬保山透露,香港汇津与都匀供水公司的谈判焦点在于关闭自备水源问题,政府考虑到老百姓生活习惯,希望逐年关闭,而对方希望协议生效后立即关闭。而外资公司与贵阳市供水总公司之所以没有谈判成功,是因为贵阳市新的水价调整政策未出台。
据悉,毕节、凯里两市的自来水公司也将以出让特许经营权等方式进行改制。可以肯定的是,外资也垂青于这两个项目。
目前,西部水务(贵州)已经完成实际投资1.6亿。公司总经理夏卫平说:“到今年年底,将有4个项目全部建成投产。”
毕节收获
贵州“地无三尺平、天无三日晴”,然而有的城市水资源十分紧张。
“在大方县城,有些人家有半年是挑水喝。1993年干旱,一挑40公斤的水,最高卖到5元!?毕节地区城建局长薛家路对穷县供水有着深刻的理解。他说,当地政府根本无力立即解决缺水和改造老化破旧的管网,外资进入后,解决了老百姓的吃水难。
吃水问题解决了,然而新问题又产生:谁为以后上涨的水价买单?薛家路说,首先,老百姓吃福利水的观念需要改变,其次,政府对外资的投资利润回报进行了严格控制,从而抑制水价涨幅过大。
按照合同规定,西部水务把项目建成后,只负责经营水厂,管网由当地原来的自来水公司经营,西部水务的所有投资成本计入综合出厂水价,并从中收回投资。
当地政府与西部水务对综合出厂水价有约定:黔西、织金、纳雍、赫章每吨分别为1.6、1.4、1.65、1.78元,大方因投资较高待定。水价每隔5年上涨一次,涨幅为10%。此外,如果西部水务的供水大于需求,当地政府要按照约定价格对
多余部分“买单”。
有人计算,目前,每吨自来水的管网运行成本为0.40元左右,如果加上1.65元的综合出厂价,明年纳雍县的供水价格为每吨2.05元。在省会贵阳,现行的居民用水价也才每吨1.2元!考虑到纳雍县的商业用水工业用水量不大和居民可支配收入较低等因素,因此,居民用水价是比较高的。
据悉,美国汉氏当初只愿意建设水厂,而毕节地区从维护自身利益着想,要求延长经营期限和让对方建设水源和铺设管网,政府在作规划时,也考虑到了逐年递增供水规模。
薛家路说:“我们核算下来,西部水务的投资回报率约为8%左右。”
对此,夏卫平说,通常中国国内的投资平均回报率为12%。比银行5年以上的基准利率6.12%高不了多少。
遵义交学费
“而遵义与威立雅公司的商业谈判则比较失败。”姬保山坦言。
据悉,合同签订后,遵义方面感到吃了亏,要求与威立雅公司签署有关补充协议,然而对方拒不让步。目前,项目并未启动。
威立雅公司经营两水厂将得到不菲的回报。据测算,威立雅公司经营35年,将累计实现利润13亿元左右人民币,平均年利润为3000余万元,投资回报期为六年半。遵义市虽然在此次经营权出让中获得1.52亿元转让资金,然而,市供排水公司却因为计划购买威立雅公司已处理水基本水量面临巨额预亏。
遵义市供排水公司向当地政府递交的一份报告中说:“两水厂出让后,按现行水价计算,公司负债以出让资产后获得的资金全部偿还债务为前提,在支付威立雅公司购水成本后,第1年至第5年将亏损1.089亿元。若水价按1.80元/吨计算,仍将亏损2547万元。且未含水资源费、城市附加和增值税等费用。?但市民将为提价买单。
该公司还算了一笔账,如果经营权不出让,水价提高到1.80元/吨,公司保守估计,5年将盈利5000余万元,这笔款项将可用于还贷。
遵义市供排水公司目前实际日供水12万吨,售水近8万吨。2003年,居民生活用水从1.00元/吨上调到1.3元/吨后,公司盈利280万元。
据悉,就目前出让水厂经营权采用初始的固定水价和必购水量并逐年提高幅度,设定固定回报或变相固定回报的自来水公司在国内没有成功先例。2001年,江苏省徐州自来水公司将40万吨/日水厂以1.5亿元出让给“香港国泰”。由于徐州自来水公司无法承受“固定回报”,2003年,徐州市政府用巨资出让给“香港国泰”的水厂回购。1996年,辽宁沈阳自来水公司第九水厂以8000万元的价格卖给澳洲“得利玛公司”(现外资公司又将股权转卖给“香港汇津”),固定回报设定为17%。因沈阳自来水公司必购该水厂水量而平均每年亏损达3000余万元,现总公司正筹措资金回购。
第三条路
据悉,贵州省城市供水管网平均漏失率为25%,有的地方高达40%,另外,政府对终端水价有着严格控制。因此,外资最为看中的是经营水厂。采用“厂网分离”的TOT经营模式,如果不能很好控制出厂水价,那么网公司利益将受损。而外资公司,往往利用当地政府的经验不足,获得一些利益。
姬保山说:“遵义供排水公司职工意见大,就是在‘厂网分离’中,网公司的利润低,厂公司利润高了。”
贵州几家自来水公司负责人说,现在省内的自来水公司大部分亏损,亏损环节主要出在管网方面。采用厂网分离的TOT经营模式,如果不充分考虑网公司利益,那么本身经营艰难的网公司更无力投入资金进行管线改造,经营成本更高。
姬保山说:我们欢迎外资公司参与贵州城市供水企业改革改制。但是,同时,我们也注意到改革方式必须多元化,不能只走一条路。
据悉,在与外资公司谈判时,贵州目前已经倾向于“厂网合一”,由政府制定零售价,外资可以参股、控股和全资收购整个自来水公司。
贵州省人民政府在《关于加快我省城镇市政公用事业改革和发展的意见》也明确规定:“采用BOT、TOT等形式引进资金,不得承诺固定回报。”
姬保山说,香港汇津公司等开始不同意“厂网合一”为前提来谈判,但是看到政府加大了对管网改造力度,也开始适应我们的规则。据悉,去年贵州投入的管网改造资金达1亿元。
另外,贵州省政府还寄希望于自来水公司自身变革、改制来达到摆脱经营困境的目的。都匀市供排水公司已制定了有关资产重组方案:拟组建以市供排水公司为龙头、全州各县13家供水企业参加的跨区域的供水集团。此方案已得到贵州省建设厅的大力支持。
姬保山说:都匀方案将打破“县县办水厂”的区域性城市供水模式,组建供水集团,可以壮大资本金,拓宽企业融资渠道和拓展企业发展空间。该方案今年能否投入实质动作,备受各方关注。
(中华工商时报 陈玉祥 记者 王松)

编辑:全新丽

  • 微信
  • QQ
  • 腾讯微博
  • 新浪微博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人参与 | 条评论

版权声明: 凡注明来源为“中国水网/中国固废网/中国大气网“的所有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表、音频视频等,版权均属E20环境平台所有,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和作者。E20环境平台保留责任追究的权利。
媒体合作请联系:李女士 010-88480317

010-88480317

news@e20.com.cn

Copyright © 2000-2020 https://www.h2o-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水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