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正文

实现碳中和或需百万亿资金,下步怎么走?

时间:2021-03-11 10:09

来源:澎湃新闻

评论(

“碳达峰”、“碳中和”成了今年两会的热词。3月5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今年的重点工作包括扎实做好碳达峰、碳中和各项工作。制定2030年前碳排放达峰行动方案。

这两个热词中的“碳”即指二氧化碳,“碳达峰”是指二氧化碳排放量达到历史最高值,由增转降的历史拐点,“碳中和”是指排出的二氧化碳或温室气体被植树造林、节能减排等形式抵消。

去年9月,这两个词正成为我国未来发展的重要目标之一。2020年9月22日,习近平总书记在第七十五届联合国大会一般性辩论上表示,中国将提高国家自主贡献力度,采取更加有力的政策和措施,二氧化碳排放力争于2030年前达到峰值,努力争取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

碳达峰、碳中和的推进牵涉到产业结构优化、能源结构转型、碳排放权交易市场建立等多个领域,所需投资规模巨大。据清华大学发布的《中国长期低碳发展战略与转型路径研究》测算,中国到2060年实现碳中和,2020年至2050年能源系统则需新增投资约138万亿元,超过每年GDP的2.5%。

“如果要满足这么大规模的绿色投资,90%左右要靠金融系统动员社会资本,财政的能力相对有限,这是中国和大部分发展中国家要面对的现实。”中国金融学会绿色金融专业委员会主任、北京绿色金融与可持续发展研究院院长马骏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表示。

下一步,我国的低碳发展之路应如何谋划?碳达峰、碳中和将如何改变经济社会运行及人们的日常生活?目前离实现碳中和、碳达峰还有哪些差距?马骏在专访中一一解答。

“碳中和”的未来世界

澎湃新闻:2030年实现碳达峰、2060年实现碳中和对经济社会和人们的日常生活来讲,意味着什么?

马骏:意味着所有的高碳行业都要减碳了。高碳行业主要是能源、交通、建筑、工业这四大领域,这些领域在今后的几十年都要减碳到“近零”,有一部分产业从技术上来讲,做不到完全零碳,就需要用其它方式去固碳,比如种树。这是对实体经济的影响。

就人们的日常生活而言,出行乘坐的交通工具将以电动车和氢能汽车为主;住的房子应该是绿色建筑,最好是“零碳建筑”;消费的各种产品,如家用电器,也应该是节能低碳的;电器用的电也应该是“绿电”,包括光伏、风电等。

目前全世界已经有了几个零碳园区,那就是中国碳中和之后的模板。零碳园区里,所有建筑、交通运输设施、电力设施都能做到零碳。现在国内还没有真正意义上的零碳园区,只有部分地区的某些领域已经做到“近零”排放,比如张家口的氢能公交、深圳的电动公交及北京的个别零碳建筑等。

但是30多年后,零碳的生活和生产方式要普及到中国的所有地方、所有产业。

“碳中和”需百万亿资金

澎湃新闻:在“零排放”普及的过程中,要解决哪些问题?

马骏:一方面是技术问题。就目前的技术路径来看,清洁能源方面,水电、风能、光能比较成熟,跟“非绿”能源相比,光伏发电和风能发电已经可以做到平价上网。但潜力巨大的氢能、海上风能等技术还没有完全成熟和做到可大规模商业化的程度。

此外,许多清洁交通工具,如电动车、氢能车还比较贵,比高排放的燃油车的成本更高。绿色建筑也比普通建筑的成本更高,在北京“零碳建筑”的建筑成本平均每平方米比传统建筑要多出一千多元。许多零碳技术已经有了,但主要是成本较高,因此经济效益达不到私营部门的目标,所以未来还需要加大研发,把成本降下来。

就一些高碳行业来讲,比如煤炭开采和煤电行业,如果没有成熟的、具有经济性的碳捕捉技术的话,这些行业以后可能要被完全淘汰。目前碳捕捉在技术上是可行的,其原理是将排放的二氧化碳捕捉后埋藏在地下,或捕捉后利用起来制造其它原料等。但到目前为止,碳捕捉的技术还不具备经济性。在碳中和的背景下,高碳的能源行业如果无法实现这类技术革新,将会完全退出市场,被清洁能源替代。

另一方面则是资金问题。我牵头的《重庆碳中和目标和绿色金融路线图》课题研究显示,如果重庆市(GDP规模占全国比重约1/40)要实现近零排放,未来30多年累计需要低碳投资(不包括与碳减排无关的环保类的绿色投资)8万多亿,这是一个较小的省级经济体所需的资金规模。

就全国来看,目前只有清华大学气候变化与可持续发展研究院牵头的《中国长期低碳发展战略与转型路径研究》测算过一个数字,为了实现碳中和,2020年至2050年中国需新增绿色投资约138万亿元,超过每年GDP的2.5%。

所以,所需绿色投资规模在百万亿以上是比较确定的,到底是一百万亿还是几百万亿,还需更多研究。

澎湃新闻:未来百万亿的资金投入如何实现?

马骏:以过去几年绿色金融发展的经验看,在绿色投资中,靠金融系统动员社会资本的比例占了90%左右,政府出资在10%左右,碳中和所需要的投资的来源构成应该也类似。这是中国和大部分发展中国家的现实。在发展中国家,政府财政的能力是有限的,如果要满足规模庞大的绿色投资需求,就要以社会资本为主。即便是在发达国家,社会资本仍要占据主要部分,一些发达国家公共财政在绿色投资中的比例在百分之二三十左右。

澎湃新闻:如何动员社会资本投资碳中和项目?

马骏:要让它们能有合理回报。按照目前的《绿色产业指导目录(2019年版)》(发改环资〔2019〕293号),总共有211类绿色项目,我认为其中大部分项目是有经济效益的。比如,许多污水处理、固废、清洁能源等项目是有合理的投资回报的,银行和绿色债券市场也愿意给这些项目提供融资。

有些绿色低碳项目属于半公益性的,如某些海绵城市、部分绿化和林业项目、矿山修复、土壤修复等,这些项目或者没有收入,或者回报率达不到社会资本的预期。社会资本不会自动进入这些领域。对这些项目,政府可以用许多办法来吸引社会资本参与,如:政府出部分资金,或者出些便宜甚至是免费的地,或者给与低成本且较长期限的资金,或者提供担保,或者将盈利性和公益性项目捆绑,或者提供某种生态补偿机制,以上办法亦可多项并举。

以“碳价”引导资源配置

澎湃新闻: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明确提出,要加快建设全国用能权、碳排放权交易市场(以下简称“碳市场”)。碳市场将发挥怎样的作用?

马骏:碳市场至少应该在两个领域中发挥作用。其一,就是在被碳市场覆盖的“控排企业”之间有效分配减排活动。未来这些“控排企业”会涵盖石化、化工、建材、钢铁、有色、造纸、电力、航空等行业的大型企业。通过给企业设定碳排放配额,来激励这些企业减排,如果减不下来,就要出资买配额。这对于参与碳市场的控排企业来讲,就有了约束和激励。但是这些企业的数量并不太多,估计未来全国碳市场大概覆盖8000家左右。

其二,发挥碳价对所有企业和消费者行为的引导作用。我认为这个作用更为重要,因为全国几千万个企业都会参与其中,都应该受到碳价信号的引导。如果碳价被认为是要上涨的,那么所有的高碳行业就会预见以后的高成本,从而自觉减少对高碳活动(生产、采购、运输、消费)的投资和参与,转向低碳的经济活动。这就是碳价引导全社会资源配置的功能。

因此,必须要有一个有效的碳定价机制,这是碳市场最核心的功能。有效的碳定价要建立在足够的流动性基础上,要动员更多主体参与进来,尤其是金融主体要参与进来。而且不能光要有现货市场,还要有期货和其他衍生品市场。比如,期货市场可以给出未来五年乃至十年的碳价轨迹,这个价格信号就会影响企业中长期的绿色投资偏好。

澎湃新闻:哪些行业应率先进入全国碳市场?

马骏:目前进入全国碳市场的只有电力行业,从单个行业来讲,它的排碳量是最大的。今后,其他重化工业都要纳入全国碳市场,钢铁、水泥、石化、有色等行业都应该进入。至于对这些行业的约束有多大,则取决于碳配额的设置水平,如果碳配额设置得过松,碳价就不会上升多少,对企业减碳的压力或约束机制就比较有限。

世界银行有个测算,认为中国如果要落实《巴黎协定》(编者注:《巴黎协定》的主要目标是将本世纪全球平均气温上升幅度控制在2摄氏度以内,并将全球气温上升控制在前工业化时期水平之上1.5摄氏度以内),10年内中国的碳价应该要涨10倍。这就要求在总量上严格控制碳配额,这样碳价才能上去,才能对高碳行业有足够的约束力。

参与碳市场的许多高碳企业,天然有惰性,会抵制把配额设置得较紧的政策。我们需要有一个自上而下的目标,比如按照实现碳中和的目标来倒算配额的总量,并在此基础上给企业设置碳配额。

低碳转型风险需提早防范

澎湃新闻:各行业在低碳经济转型过程中,存在哪些风险?

马骏:所有高碳行业都面临转型风险,尤其是煤炭、煤电、石油、钢铁、水泥、石化、铝业等行业。理论上讲,30多年后高碳企业就不存在了。如果企业能通过技术升级转型为低碳、零碳企业,它就能存活下去,某些行业或企业如果无法获得这种技术,那整个行业或企业就得退出市场。

如果这些企业退出市场了,那么金融机构给它们的贷款可能会变成坏账,投资机构所持有的这些股权的价值也会降为零。一些国家已经要求银行系统计算高碳行业在银行资产中的比例,这就是所谓的“气候风险敞口”,部分欧洲国家报出的数字是在10%到20%之间。

国内目前还没有银行披露“气候风险敞口”。现在的问题在于,我们对高碳行业或棕色资产还缺乏一个明确的、官方的定义。从防范金融风险的角度来看,对于棕色资产的界定是比较紧迫的问题,有了这个界定,银行就可以开始计算和披露棕色资产,明确其风险敞口。

此外,未来识别和控制气候风险,银行和机构不光要计算和披露棕色资产,也要计算和披露其投资或贷款项目所产生的碳排放和碳足迹。碳足迹有许多计算办法,其中之一是每1万元贷款所支持的项目的排碳量。碳中和就是要把碳足迹变为零。所以碳核算,包括碳足迹的计算是一个基础性的工作。有了碳足迹这样的数据之后,央行就可以使用合适的政策工具来支持减碳努力的银行。

“碳中和路线图”亟待出台

澎湃新闻:为了实现碳达峰、碳中和,当下最紧迫的任务是?

马骏:各个省应该制定碳达峰、碳中和路线图。有了规划,才能明确要做哪些绿色能源、绿色交通、绿色建筑的项目,金融才能配套支持。在做碳达峰、碳中和路线图的时候,必须注意,不可只考虑10年内碳达峰,而是应该同时考虑30多年内实现碳中和的路线。换句话说,不能制定出与碳中和相矛盾的碳达峰路线图。

有些地方认为碳达峰就意味还有10年的机会可以增加碳排放,还可以新上不少高碳的项目。这种观点是非常错误的。如果10年内上了许多高碳的项目,尤其是新的煤电项目,就会给此后30年的碳中和制造巨大的障碍,也会人为地导致这些高碳资产在此后30年内成为搁浅资产和银行坏账。因此,在未来10年,应该要尽量避免上比现在平均碳强度更高的项目。

澎湃新闻:据您了解,各地政府对于碳达峰、碳中和的认识水平及推动力度如何?

马骏:我觉得各地政府的认识在过去6个月里迅速提高。去年10月,我在一个副省级城市做讲座,在座的多为当地政府官员及企业家,当时对碳中和有具体了解的人还很少。现在大部分人都知道了。一些省级政府还是比较关心高质量发展的,希望它们能在低碳、零碳发展方面做出表率。

澎湃新闻:路线图制定中,您有哪些经验值得推广?

马骏:在《重庆碳中和目标和绿色金融路线图》的研究中,我们总结出一个比较有意义的做法,就是要把绿色项目和金融紧密结合起来,中间需要有一个协调机制,一个桥梁。这个桥梁可以是项目库的形式,需要由地方发改部门牵头,各个主管实体经济和金融的部门积极参与。项目库既是信息平台,同时也有一定的激励机制,形成一个绿色项目找到低成本资金、资金和政府激励机制找到绿色项目的对接平台。


编辑:李丹

  • 微信
  • QQ
  • 腾讯微博
  • 新浪微博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人参与 | 条评论

版权声明: 凡注明来源为“中国水网/中国固废网/中国大气网“的所有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表、音频视频等,版权均属E20环境平台所有,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和作者。E20环境平台保留责任追究的权利。
媒体合作请联系:李女士 010-88480317

010-88480317

news@e20.com.cn

Copyright © 2000-2020 https://www.h2o-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水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