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正文

南方周末访薛涛:“做农村污水处理最吃力不讨好”——计划投资13亿,国家级示范PPP项目缘何暂停?

时间:2021-01-11 15:02

来源:南方周末

作者:黄思卓

评论(

工期拖延,和鑫三源的资金问题有千丝万缕的联系。琼中县水务局局长崔大伟对南方周末记者解释,政府也知道鑫三源受到很多外力因素阻碍,“建设过程中资金未能及时跟上,是导致超出合同建设期的主要因素”。

王钟灵没有否认这两三年的财务危机,现在已经筹措到了资金,“账上还有很多钱”。

鑫三源现在有四十多位员工,绝大多数都是90后的本地人。鑫三源总经理栗正康就是当地人,在他看来,项目无法如期推进,是因为政府在验收方面拖延进度,且不支付相关运维费用。

截至2020年12月,自投入运营起,三百余个农村污水处理点没有一个得到政府的验收。一个处理点每月产生的运维支出,“包括人工费、水电费等在内,有三千元左右”,如此合计,三百多农村污水处理站的运维费用每月超过九十万。

根据合同,没有正式验收的项目应属试运行期,试运行期间的运营成本由鑫三源承担,但合同规定,“试运行期一般不超过3个月”,但有的项目已经试运行3年多了。

崔大伟表示,在项目验收完成之后,会根据运维管理办法确定运维费用支付细则,“这是后面的事情了”。目前,鑫三源所有农村污水处理站都处在验收的过程中,“一个都没经过正式验收”。

同时他也表示,鑫三源建设运营的污水处理站效果不错,水质也达标。“东西是做得好,但是这个(指验收)跟东西好不好没关系,毕竟是将来要移交给政府的项目,我还要看你所有的各种结算、审核等资料。鑫三源现在资料的提供过程中,今天缺这个明天缺那个。”不过,哪些材料阻碍了处理站的验收流程,崔大伟并未说明。

王钟灵认为,项目迟迟未能验收,在于政府不愿意提供资料。在琼中深耕五年,他已经尽最大努力在交材料,“根据2018年的第一版验收方案,政府要求我们企业提供难以提供的规划材料,而第二版方案2020年中才出,导致验收工作滞后,产生很多问题”。

崔大伟表示,项目验收需要具备相关验收条件及资料,目前鑫三源正在准备中,县水务局也在积极配合。鑫三源已建好的农村污水处理站,都处在准备验收的过程中。

“做农村污水处理最吃力不讨好”

在琳琅满目的PPP项目中,使用者付费是企业获利的重要源头。国家发改委和国家财政部PPP双库定向邀请专家、E20研究院院长薛涛分析,这些项目中,“做农村污水处理最吃力不讨好,因为既不是使用者付费型,政府方面也没有刚性支出的需求”。

在合作双方争议最多的资金问题上,该PPP项目合同中写道,收入来源为:水费、污水处理费和财政补贴。对于财政补贴,还有更详细的说明:由于乡村水环境治理项目服务对象为农村用户,仅从使用者付费角度,难以维持运营和保障投资人回收成本及取得投资回报。故采用使用者付费和可行性缺口补贴的形式。

王钟灵表示,他们已经在项目上投入了六个多亿。根据合同,建设期内政府按投资额的6.9%-7%进行财政补贴,约合四千多万。包括政府出资的500万注册资金在内,鑫三源目前收到政府方面资金共9600万元左右。但由于已建成的项目未能验收,运维费完全由企业承担,企业捉襟见肘。

薛涛分析,这类项目的一个突出矛盾在于,农村污水处理没有明确的处理量,因此当初设计的工程数量可能超过实际所需,花费过高,从而就容易产生债务风险。

2019年,海南人大执法检查组检查琼中时,在《海南日报》上登出的检查意见就曾提出,“发现琼中将农村生活污水处理设施水污染物排放标准设置过高”。

排放标准等级越高,意味着前期建造和后续运营维护的成本也会越高。因此,当时检查组建议,琼中要考虑当地财政资金承受能力、村庄人口规模和分布,考虑投入与产出比,“灵活设置农村污水排放标准,合理利用资源”,“因地制宜建设,避免造成资源浪费”。

薛涛分析,根本原因还是农村污水治理的通病——启动前的基础条件不清晰,导致建设需求模糊,监管力度和管理模式没有统一明确的规定,从而带来了很多后期扯皮的问题。

不只是资金,农村污水项目的前期征地和后期运营中的协调,都难以一帆风顺。比如征地,“没有相应的规范与现实匹配”,薛涛说,往往就是在村镇集体土地或是田头地间的农用地里“抠”出来一小块,没有土地证,沟通起来也是难度大、成本高。栗正康就认为,在农村污水项目征地拆迁方面,政府后期支持力度不够,“乡镇污水处理厂和供水厂这个矛盾更突出”。

实际运营中,也可能会发生“电没接过去”“管子没接好”“排污口出不来水”等等各方面问题。上述海南人大检查组就发现已建好的296个农村分散式污水处理设施中有137个运行不正常,据当时琼中有关负责人反馈,主要原因是没有安装电表,“只要电表一安装,设施就能正常运转”。

在王钟灵与琼中县蜜月期结束的2017年,财政部、国资委发布了相关通知,意在放缓PPP脚步和控制风险,集中清理工作也在全国拉开帷幕。经过半年的清理,2018年5月财政部PPP中心公布,退库与整改的PPP项目达3700个,投资额共计4.9万亿元。

审慎的基调仍在延续。2020年,财政部PPP网站上,每月仍有数十个PPP项目陆续被清退出库。

这是王钟灵第一个PPP项目,恐怕也是最后一个。如果项目被终止,琼中的农村污水处理该如何继续?在接受南方周末记者采访时,崔大伟点了点头,表示会继续做,但具体实施方案政府还在协商中。“我们的目标是农村污水要达到省里的要求,城镇污水这块打算2021年都启动,两三年内做完。”

琼中的财政资金紧张,并不是一个秘密。2019年,琼中县才摘掉了“国家级贫困县”的帽子。2020年,海南戴上“自贸港”的皇冠后,琼中大街小巷拉上了欢庆的红色横幅,与之并肩的还有脱贫攻坚的标语。

未来琼中是否还能继续完成这个十几亿的水环境治理项目?崔大伟说:“生态环境保护是第一位的,会积极争取上级资金把污水处理项目做好。”


12

编辑:李丹

  • 微信
  • QQ
  • 腾讯微博
  • 新浪微博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人参与 | 条评论

版权声明: 凡注明来源为“中国水网/中国固废网/中国大气网“的所有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表、音频视频等,版权均属E20环境平台所有,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和作者。E20环境平台保留责任追究的权利。
媒体合作请联系:李女士 010-88480317

010-88480317

news@e20.com.cn

Copyright © 2000-2020 http://www.h2o-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水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