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正文

江苏省政府诉海德公司生态环境损害赔偿案:落实“应赔尽赔”的创新实践

时间:2018-09-05 11:12

来源:中国环境报

作者:贺震

评论(

编者按

近期媒体和社会广泛关注的江苏省人民政府诉安徽海德化工石油有限公司(诉讼期间该公司变更名称为“安徽海德化工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德公司”)生态环境损害赔偿案,具体承办此案的江苏省环保厅、江苏省政府法制办和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在办理案件中,作了多项很有意义、很有价值的探索,如在法律适用及被告应当承担的责任等方面均有所突破、创新,这些探索成为本案的亮点。专家认为,此案对今后此类案件的审理有着重要的借鉴意义,甚至将对未来生态环境损害赔偿立法或相关法律的修改产生一定的影响。

案件宣判后,中国环境报特别约请了案件承办方之一的江苏省环保厅政策法规处副处长贺震详细解读此案,披露办案的台前幕后。

首次用类比法推算同一案件中其他地方生态环境损害的货币量

2014年4月~6月间,海德公司将生产过程产生的危废(废碱液)交给不具有危废处置资质的李某进行处置。后来,其中的一部分在泰兴虹桥直接排放到长江,严重污染了长江水质,造成靖江市自来水断水40多小时。另一部分被直接排放到新通扬运河中,造成兴化市自来水中断供水超过14个小时。污染事件发生后,两地均采取了应急处置措施。

2017年5月,江苏省政府有关部门最初向泰州法院递交诉状时,由于不掌握新通扬运河水污染的案情,诉讼请求中只提出对靖江水污染造成的损害赔偿要求。法院在审查案件时,向省环保厅和省政府法制办有关人员提出应增加兴化市的损害赔偿请求。

污染事件发生后,靖江市检察院和市环保局委托江苏省环科学会对长江段的生态环境损害进行鉴定评估,有明确的损害赔偿数值。而兴化市的生态环境损害没有进行全流程鉴定评估,没有明确的损害赔偿数值。由此产生一个问题,时过境迁,环境数据灭失,污染事件发生三年之后再对兴化水域的生态环境损害进行鉴定评估已不现实,如何确定并提出兴化水域的赔偿数值?

经与承担靖江市水域生态环境损害鉴定评估的江苏省环科学会人员讨论,并咨询相关专家,提出类比的方法取值。

本案两处损害发生地靖江市和兴化市,都属于泰州市下辖的县级市,两地地理位置相距不远,同属于长江水系,水系连通,水质相同(同属Ⅲ类水质)。两地排放的危废(废碱液),来源相同、时段相同。因此,完全可以通过类比的方法,得出新通扬运河生态环境损害数额,不需要再行委托评估。

而且,不重复评估无论对案件的审理,还是对被告都是有利的。因为对案件审理来说,如果进行鉴定评估,势必消耗一定时间,必然迟滞案件审理;对被告来说,再次委托评估势必会发生一定数额的费用,在被告侵权责任已经确定的情形下,这笔评估费用无疑应当由被告承担。不再进行评估,被告无疑省下了这笔费用支出。

庭审中,海德公司代理人对此提出异议,认为兴化类比得出的费用不具有证据效力。

最后,法院参考专家证人和专家辅助人的意见审理认为,结合两地危废的排放数量、水文环境以及环境污染、生态破坏的程度和范围,采用类比方法得出新通扬运河的损害赔偿数额,既不损害被告的权益,又维护了公共环境利益,是可行的,予以支持。

现实中,此类同一犯罪主体在同一时段水文环境基本相同的不同水域排放废酸液、废碱液的情形较多(如媒体曾关注的泰州环保联合会诉常隆等6家企业的“12.19环境公益诉讼案”、江苏省人民政府和江苏省环保联合会诉德司达南京染料有限公司生态环境损害赔偿案,两案的损害结果也都是发生在多地)。如果案件发生后,对每一个地方的生态环境损害都进行鉴定评估,赔偿数额都有一个具体的数值,当然很好。但由于各种原因,可能有的地方未进行鉴定评估。如果对未进行鉴定评估的地方的生态环境损害,不提起或放弃赔偿要求,则没有完全落实“损害担责”“应赔尽赔”的原则,没有充分地维护公众的环境权益。显然,是不可取的。

而如果提起赔偿要求,如何确定数值,本案无疑给出了一个极好的办法。

首次判决赔偿生态环境服务功能损失

在江苏省政府诉讼请求中,要求海德公司赔偿靖江、兴化两地生态环境修复费用3637.9万元;赔偿生态环境服务功能损失费用1818.95万元。

泰州法院一审判决支持了赔偿生态环境服务功能损失费用1818.95万元的诉讼请求。

判决赔偿生态服务功能损失,这在法院审理生态环境损害赔偿案件中尚属首次。

这是本案原被告双方争议的焦点之一,也是本案最大的亮点之一。

许多媒体在报道本案时,用了这样的表述:“与以往此类案件判决不同的是,法院的这次判决扩大了损害赔偿的范围,增加了赔偿损害服务功能费。”

在笔者看来,这种表述是值得商榷的。因为,根本就不存在“扩大”一说。

2013年11月十八届三中全会作出的《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提出,“对造成生态环境损害的责任者严格实行赔偿制度”。之后,中办、国办于2015年11月印发《生态环境损害赔偿制度改革试点方案》、2017年12月印发《生态环境损害赔偿制度改革方案》。这两

个方案对造成生态环境损害的责任者确定的赔偿范围都包括“生态环境修复期间服务功能的损失、生态环境功能永久性损害造成的损失”。

只不过,之前办理的生态环境损害赔偿诉讼案件,囿于各种原因,原告未主张这项诉讼请求而已。其实,截至目前,在全国范围内,通过诉讼办理的生态环境损害赔偿案件数量不多。也正因此,法院判决海德公司赔偿生态服务功能损失,才引起媒体广泛关注。

省政府作为赔偿权利人(即原告)提起诉讼,是非常慎重的。当初的诉讼请求,并不包括赔偿生态服务功能损失。泰州法院立案后,经过认真研究,向代表省政府办理此案的省环保厅、省政府法制办工作人员和代理律师释明,建议增加赔偿生态服务功能损失的诉讼请求。

12

编辑:汪茵

  • 微信
  • QQ
  • 腾讯微博
  • 新浪微博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人参与 | 条评论

版权声明: 凡注明来源为“中国水网/中国固废网/中国大气网“的所有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表、音频视频等,版权均属E20环境平台所有,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和作者。E20环境平台保留责任追究的权利。
媒体合作请联系:李女士 010-88480317

010-88480329

news@e20.com.cn

Copyright © 2000-2020 https://www.h2o-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水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