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正文

污水处理费怎么收,需要算大账

时间:2018-07-04 09:05

来源: 光明日报

评论(0

编者按

一方面,我们要更干净的水;另一方面,污水处理厂称收不抵支,恐怕没能力保证百分之百的污水处理率——双方的利益诉求似乎陷入了僵局。

日前,《关于创新和完善促进绿色发展价格机制的意见》出台。价格作为经济社会中的调节工具,将如何发挥作用?居民和工商业用水单位的污水处理费怎么交?记者在南京、嘉兴两地调研,采访污水处理产业链上的各方参与者,探究其中的得与失。

blob.png

中铁上海工程局安装人员在福州洋里污水厂二期MBR池调试液位计。新华社发

中央环保督察“回头看”期间,成百上千件信访问题线索集中处置。正是较真的时候,各地却传来“敷衍整改”“虚假应付”的声音,其中水污染问题尤为突出。有老百姓跑到环保局追问:“明明交了污水处理费,为什么身边河流还那么臭?污水处理厂的出水有没有达标?”

各种声音之余,《“十三五”全国城镇污水处理及再生利用设施建设规划》提出了更高的目标:到2020年年底,实现城镇污水处理设施全覆盖。城市污水处理率达到95%。污水治理之路注定不轻松,却是必由之路。路该怎么走,不妨听听各方的所想、所盼。

算清污水处理费——总体尚不能完全覆盖成本

过去的一年里,南京水务集团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张殊平总是战战兢兢的,一直担心水质不达标。集团公司设有7座污水处理厂,最高时包揽全市70%的污水处理任务,污水日处理能力164万立方米,目前出厂水已全部达到国家一级A排放标准。

治污非一日之功。2000年以前,该集团只有1座污水处理厂,污水日处理能力26万立方米,出水执行一级B标准。更大范围的污水处理厂提标改造工作,始于2007年太湖蓝藻事件的爆发。南京位于太湖流域的上游,“还太湖一片净水”已成为从上到下的共识。当年紧急出台了《太湖地区城镇污水处理厂及重点工业行业主要水污染物排放限值》,其中提到:将太湖流域的污水处理厂出水排放标准由一级B提升为一级A。要达到这一标准,就需要改善污水处理设施,提高污水处理能力。

从全局来看,光靠污水处理厂并不能完全解决污染问题,还需要地方的重视和财力支持。“在提标改造过程中,污水处理费发挥了很大作用。”张殊平说。资金问题比较复杂,大部分地区居民的污水处理费并不是直接交给污水处理厂,而是随自来水费一并缴纳,并由自来水公司上缴地方财政。财政再以购买服务的方式,向污水处理厂支付服务费。事实上,此次记者调研的几家污水处理厂在实际运营中,财政支付的这笔费用年年都不算宽裕,未来可能有更大缺口。

张殊平说:“随着污水处理厂提标改造的实施,我们的运行成本必然提升,主要包括劳动力、药剂、污泥量、设施维修的增加。各厂因处理工艺不尽相同,总体成本增加了30%到50%。”

既然企业成本增加了,污水处理费标准有没有相应地提升?记者在南京市物价局官网检索“污水处理费”,发现最近一次调整是在2015年5月:“全市非居民生活用水和特种用水污水处理费征收标准,每立方米上调0.30元”,居民生活用水污水处理费未增长。

“我们在污水处理这块是亏损的。”张殊平坦言。是收费机制与污水处理标准的不协调导致了污水处理厂的亏损吗?对这个问题,张殊平表示肯定:“财政核拨的服务费尚不能完全覆盖成本,服务费标准又多年不变,亏损逐年累计。”年复一年,如果再次提标,企业恐怕难以为继。

同样收不抵支的,还有嘉兴市联合污水处理有限责任公司。作为当地仅有的大型污水处理厂,目前已达到了满负荷运营,高峰时段甚至超负荷。供需形势的变化使得污水处理厂亟须扩容,污水处理规模将从目前的60万吨/日扩容到90万吨/日。然而,公司总经理张荣斌心里着急:“厂处理污水的成本是每吨2.2元,收到的服务费是每吨1.4元,中间亏损了8毛钱。”显然这样的扩容,企业难以承受。

那么究竟是企业成本控制不佳,还是服务费不合理?张荣斌进一步解释:为了实现一级A标准排放,必须用先进的设备和工艺,降成本的空间不大。同时,现行服务费难以弥补成本,既受到污水处理费提价没到位的影响,也与财政补贴措施执行不到位有关,这就导致了亏损。

纵观各地的污水处理厂,资金吃紧的并非少数。在余姚市发改局官网上,记者看到了一笔账。根据近年来余姚市污水处理量增长情况,在不考虑污水厂扩建或提标改造等原因所涉及的费用增加条件下,预计2019年污水处理费支出合计约12065万元,在完全足额缴纳污水处理费的条件下,还将出现约237万元的资金缺口。

这个问题已经引起国家发改委的高度重视。《关于创新和完善促进绿色发展价格机制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中明确提出,加快构建覆盖污水处理和污泥处置成本并合理盈利的价格机制。具体保什么本?中国人民大学环境学院副院长王洪臣表示,成本应该包括污水处理厂的直接运营费,设备大修理、折旧费,污泥处置费等。定价之前,各个城市是否算清楚了成本账?王洪臣有些疑虑,直言:“对一些环保要求高、污水处理成本高的地方而言,现行污水处理费标准,可能刚刚够污水处理厂的直接运行和设备大修理。”考虑到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的要求,各地污水处理排放标准纷纷提高,收费机制应与之相协调,《意见》对此也作出了明确要求。

会战工业污染源——差别化收费精准施策

不光是污水处理厂,提高水质的压力也传导给了上游排污企业。

顶着烈日,嘉兴任享保温科技有限公司环保专员程平照常在厂区巡查。身材瘦小的他,肩上担子可不轻,对安全生产和环境保护盯得死死的。

政府的环保措施很严。嘉兴对污水处理厂接收工业企业排放的污水有很多限制,并采取差别化收费机制。先是自2003年开始,按COD(化学需氧量)浓度进行分档收费;又于2012年实行按污水有害污染物浓度多因子(主要为PH值、悬浮物、总磷和氨氮四种污染物)分档收费。这就意味着,同样是一吨污水,如果主要污染物的含量不同,收费标准也会有差异,实现了“多污染多付费”。

12

编辑:赵凡

1
  • 微信
  • QQ
  • 腾讯微博
  • 新浪微博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1人参与 | 0条评论

版权声明: 凡注明来源为“中国水网/中国固废网/中国大气网“的所有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表、音频视频等,版权均属E20环境平台所有,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和作者。E20环境平台保留责任追究的权利。
媒体合作请联系:李女士 010-88480317

010-88480317

news@e20.com.cn

Copyright © 2000-2020 http://www.h2o-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水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