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正文

未来水世界——专访首创股份公司潘文堂

时间:2004-04-30 10:42

评论(

外资水务纷纷撤退,内资水温骤升,摆在资本面前的未来水世界是盛宴还是深渊?下面是本刊记者与首创股份总经理潘文堂关于水务的对话。
《环球财经》:您怎样看待最早在中国掀起水务市场化浪潮的国外老牌水务公司,在中国水务市场化正如火如荼进行时纷纷悄然引退的?
潘文堂:现在进入水务的企业越来越多了,总的来讲这对国内的水务发展应该是很有意义的,但同时也看到,有一些外资也采取了保守甚至个别公司撤出中国的事情。因为在改革开放初期,当时做投资水务这种模型,可能跟我们的发展现状是有区别的,在当时高利率的环境下采取一种固定的模式,而这种固定模式从现在来看,跟现在要求不一致,这对于国外投资者来讲,合同上有没有缺陷?是谁的原因造成的?只要执行不下去,他们认为整个法律系统、整个政府的信用就有问题,这实际上是对他们选择退出起了一个重要的作用。
当然,对于国内企业来讲这个很正常。10年前的中国水务怎么改革并没有统一意见,到了今天关于改革也有一些争论。大家对未来的看法,从长远来讲都比较有信心,但实际上对外资来讲,他们已经在中国投资的项目是一种保证的问题,发展过程中的一些插曲最终都会解决,从长远讲应该是乐观的。
《环球财经》:大家炒了很多年的水务改革,但目前长大的公司并不多,您认为原因是什么?
潘文堂:中国水务改革应该是这几年开始的,前期都是国外公司进入,英国泰晤士进入比较早。
10年前国内的水务公司全部是城市所属,城市与城市虽然有协作,但只是一种沟通的关系,没有任何历史的关系,是一种行政的划分而不是资本划分,全国性的公司都没有。以北京为例,北京的自来水原来只限于城八区,密云、延庆、怀柔都属于各自的自来水公司。行政区划形成自然的城市型的使用公司,这是整个行业最大特点。
另外,水务改革是整个行业的改革或者说公用事业的改革,是我们国家在整个产业里面最后一个开始市场化的,像其他领域,比如说彩电业、制造业,甚至像银行业这种改革早就开始了。所以水务由于它本身的历史很短,而现在来讲国家也不可能靠行政手段把它给组合起来,像电信、石油国家可以用行政的手段把它给组合起来,但是对于水这个行业,在现在来讲是不可能的,这也是造成目前国内水务公司没有大的水务公司一个重要原因。
另外中国的水务公司,必须把资本作为纽带,才可能把大家给组合在一块去,所以说资本的运作在整个水务市场未来的发展中会起到一个决定的作用。
《环球财经》:目前首创股份在水务方面的收入情况如何?
潘文堂:从我们目前投资的项目比如马鞍山、青岛的项目基本上都能保证回报,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虽然跟其它行业比,水务不是一个暴利的行业,但是满足一个企业的发展,一个比较低的回报,这在目前是现实的。
对于首创来讲通过管理的加强,成本的下降和预期经济的发展质量的分量回报率还会有所提高,这个行业是一个很好的行业。
但是现在行业里面的问题也很多,关键是对每个公司做每个项目的时候进行设计:能不能满足政府就业、税收、水价涨价等的需要,既满足政府的要求又不能超过政府的范围,同时也要满足国际资产保质的问题,如员工再就业和在发展中协调股东投资回报的问题。
有一个好的收入模式,实际上在目前问题比较多的时候变得很重要,同样一个项目如果模式设计不好,就很难做。但如果你设计一个好的模型能够充分满足三方的需要——政府、老百姓和股东们,这个企业就不错。
大家都应该明白一点,做任何投资首先肯定都要赚钱,那是企业的一个生存基础,你承担再多公益的社会责任,如果你没有赢利的话,就没有效益。对于企业来讲这是一个主旋律。
《环球财经》:首创做水务的优势以及障碍是什么?
潘文堂:做企业首先要做人,要有信誉,要有责任,要对外负责任,对内也要负责任,不能虚,对个人来讲要有个人的信誉。对外的合作不能急于一时,要知道政府的关心点,而企业要保证能够让你的成本得到控制,转变你的观念。协调内部资源解决问题。通过内部的安排及岗位的调整解决就业问题。应该为员工搭建一个能实现自己价值的平台。
我们也会赞助一些研讨会及专题研究,希望在这方面形成一个有体系的架构。我们正在积极的推进相关协会的创建,从而能够更多的发挥所谓行业协会的作用。因为行业内有很多不正常的现象,包括在投资中的合作、资产的定价、水价的确定、关于合同等存在方方面面的问题。协会是一个全行业的问题,做龙头老大是一个位置问题。从我们自身来讲我们会抓住目前的实际,以资本为纽带,把生活和水务联合起来。它代表行业内所有的企业共同的利益。
《环球财经》:投资水务面临着一些风险,如收益来自变相补贴政策及关联交易定价所产生的政策风险,资金占用大且投资回报期长等。您如何看待这些风险?
潘文堂:首创股份是一个收益很好也很稳定的上市公司,对当期盈利要求不是很高,这样在合作中给政府的压力不大。上市以来公司每年的净资产收益率都在10%以上,属于比较高的收益水平。对水务投资,我们更看中它在3年或5年以后的收益,因此暂时的低收益是可以接受的。目前政府补贴主要是在北京地区,而北京市政府的信用是很高的,基本不存在风险问题。 (环球财经/席秀梅)些插曲最终都会解决,从长远讲应该是乐观的。
《环球财经》:大家炒了很多年的水务改革,但目前长大的公司并不多,您认为原因是什么?
潘文堂:中国水务改革应该是这几年开始的,前期都是国外公司进入,英国泰晤士进入比较早。
10年前国内的水务公司全部是城市所属,城市与城市虽然有协作,但只是一种沟通的关系,没有任何历史的关系,是一种行政的划分而不是资本划分,全国性的公司都没有。以北京为例,北京的自来水原来只限于城八区,密云、延庆、怀柔都属于各自的自来水公司。行政区划形成自然的城市型的使用公司,这是整个行业最大特点。
另外,水务改革是整个行业的改革或者说公用事业的改革,是我们国家在整个产业里面最后一个开始市场化的,像其他领域,比如说彩电业、制造业,甚至像银行业这种改革早就开始了。所以水务由于它本身的历史很短,而现在来讲国家也不可能靠行政手段把它给组合起来,像电信、石油国家可以用行政的手段把它给组合起来,但是对于水这个行业,在现在来讲是不可能的,这也是造成目前国内水务公司没有大的水务公司一个重要原因。
另外中国的水务公司,必须把资本作为纽带,才可能把大家给组合在一块去,所以说资本的运作在整个水务市场未来的发展中会起到一个决定的作用。
《环球财经》:目前首创股份在水务方面的收入情况如何?
潘文堂:从我们目前投资的项目比如马鞍山、青岛的项目基本上都能保证回报,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虽然跟其它行业比,水务不是一个暴利的行业,但是满足一个企业的发展,一个比较低的回报,这在目前是现实的。
对于首创来讲通过管理的加强,成本的下降和预期经济的发展质量的分量回报率还会有所提高,这个行业是一个很好的行业。
但是现在行业里面的问题也很多,关键是对每个公司做每个项目的时候进行设计:能不能满足政府就业、税收、水价涨价等的需要,既满足政府的要求又不能超过政府的范围,同时也要满足国际资产保质的问题,如员工再就业和在发展中协调股东投资回报的问题。
有一个好的收入模式,实际上在目前问题比较多的时候变得很重要,同样一个项目如果模式设计不好,就很难做。但如果你设计一个好的模型能够充分满足三方的需要——政府、老百姓和股东们,这个企业就不错。
大家都应该明白一点,做任何投资首先肯定都要赚钱,那是企业的一个生存基础,你承担再多公益的社会责任,如果你没有赢利的话,就没有效益。对于企业来讲这是一个主旋律。
《环球财经》:首创做水务的优势以及障碍是什么?
潘文堂:做企业首先要做人,要有信誉,要有责任,

编辑:全新丽

  • 微信
  • QQ
  • 腾讯微博
  • 新浪微博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人参与 | 条评论

版权声明: 凡注明来源为“中国水网/中国固废网/中国大气网“的所有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表、音频视频等,版权均属E20环境平台所有,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和作者。E20环境平台保留责任追究的权利。
媒体合作请联系:李女士 010-88480317

010-88480317

news@e20.com.cn

Copyright © 2000-2020 https://www.h2o-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水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