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正文

保护浠水河 防治水污染

时间:2012-09-17 14:39

来源:黄冈新闻网

作者:胡晓兵 杨小勇

评论(

浠水河,发源于大别山南麓,经英山、罗田、浠水汇入长江,全长152.5公里。干支流贯穿浠水县大部分乡镇,所到之处,山清水秀,物产丰富,素有“鄂东粮仓”之称,是浠水县群众生产生活的重要水源地。浠水河,以它悠久的历史和重要的资源价值而闻名海内。

近年来,随着城乡经济的迅猛发展,城区人口增加,各行各业建设规模扩大,尤其是畜禽养殖业和石材加工业如雨后春笋,在浠水河两岸林立,带来了三大污染源(工业、养殖业、生活垃圾)的几何级增长。浠水县饮用水源保护区和两个水厂均设在浠水河中间地段,受污染机率高,控管难度之大,不言而喻。在经济发展与自然环境保护尖锐的矛盾冲突中,在经济过热、环保遇冷的大形势下,一位县委书记蹭发出大声疾呼:“母亲河在哭泣,这是时代的呼唤;全面尽快地让母亲河水碧起来、天蓝起来、岸绿起来,我们要对子孙后代负责,我们不能成为千古罪人!”

通过近两年来的水质检测结果显示,曾经清澈见底的河水,现在一直徘徊在三类和四类饮用水标准之间,与国家饮用水要求存在一定距离。水污染问题不但影响到人居环境,更成为城乡居民健康的第一杀手,源头治理迫在眉睫。

据了解,浠水河的主要污染源一是工业废水污染。以清泉镇胡家坪村为例,十几年来长期进行废烂铁砂加工,加工产生的臭味红色污水一直用偷排的方法,从我县四级电站在暗处的阴沟排入浠水河;胡家坪村、斗咀港村、十月村等26个民办企业,常年进行大理石、石材、石粉、石碑以及石英石生产加工,产生的废水从未经过科学处理就将直接向浠水河排放;沿河五家专门加工彩色釉面砖的民营企业,将各种颜色的染料常年浸泡在河水里,和各种垃圾、烂泥砂一起混合,影响环境,板结泥土。

畜禽尸体及生活垃圾污染。在斗咀港土桥(浠罗公路桥下),经常可发现成捆、成堆的畜禽尸体在距离饮用水源保护区不到100米的土桥河段弃置,长期无人清理,导致细菌滋生、病毒蔓延,腐臭难闻;在县民政局火葬场内外,各种遗留的衣物、生活垃圾在场外土桥河岸边倾倒,长期无人清理焚烧,堆积如山,臭气冲天。一遇雨天,被雨水直接冲洗到饮用水源保护区内。

畜禽粪便囤积形成污染源。据不完全统计,我县县城区域河段周边涉及胡家坪村、河东村、天鹅村万家湾及其它个体养殖户30余户,养殖规模近40万头(只),大量畜禽产生的粪便除极少部分被利用外,大部分从暗地里安装的水泥管、铁管向水源保护区内排放,淤泥浊水严重污染了水源。

农业生产化肥及化学药剂污染。我县城区饮用水源保护区周边有近300多亩沙洲,近几年来,一些群众下到河心,见缝插针,占地种菜,除草下肥。这些地方在涨水时,有毒的化肥及化学药剂就会严重影响饮用水源保护区的水质。

根据浠水河饮用水源保护区水污染情况的调研,长期从事水利工作的笔者认为:不可否认,在浠水县工农业经济迅猛发展的同时,在“经济速度”的背后,同时也埋下了水生态环境污染的严重祸根。各种工业废水、畜禽粪便无序排放弃置,水源污染得不到有效遏制,人居环境急速恶化,群众反映强烈。面对水源污染严重的突出问题,治理工作刻不容缓!为此,笔者提出了几点建议: 一是禁止在饮用水源保护区内设置任何或明或暗的排污口,明确监管主体和监管责任;对饮用水源保护区内的建设项目一律不予审批,对已经建设的,应进行环保评估,不能通过的,一律予以拆除或关闭,以彻底净化一方水土;二是加强对饮用水源保护区内沙州的保护,禁止种植农作物。由政府牵头组织栽植草皮,绿化沙洲;三是对饮用水源保护区附近的畜禽养殖进行规范,杜绝私设暗道排污,限制养殖规模,研究出台集中处理畜禽粪便的有效途径,如建设化粪池和污水处理厂等;四是依法对污染严重的加工企业予以关停;五是加大水生态环境保护的执法力度,研究组建相关部门联合执法的机构,尤其是要建立长效管理机制,严格执法,不能一罚了之;六是严格落实水质定期检测,建立社会公开机制;七是落实饮用水源保护区内污染防治应急预案,以妥善处理水污染突发事件;八是政府主导、部门配合,做到环境保护宣传的常年化、制度化、社会化,以进一步增强群众的环境保护意识。

编辑:朱丽娜

  • 微信
  • QQ
  • 腾讯微博
  • 新浪微博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人参与 | 条评论

版权声明: 凡注明来源为“中国水网/中国固废网/中国大气网“的所有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表、音频视频等,版权均属E20环境平台所有,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和作者。E20环境平台保留责任追究的权利。
媒体合作请联系:李女士 010-88480317

010-88480329

news@e20.com.cn

Copyright © 2000-2020 https://www.h2o-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水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