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栏 > 正文

南方周末访薛涛:“做农村污水处理最吃力不讨好”——计划投资13亿,国家级示范PPP项目缘何暂停?

时间: 2021-01-11 15:09

来源: 南方周末

作者: 薛涛

1610348767640277.jpg

鑫三源建设的农村污水处理点非常好辨认,白色的栅栏围起来一块地,占地约七十平方米,里面有一栋白色小房子,用来放置相关设施。(南方周末记者 黄思卓/图)

琼中黎族苗族自治县地处海南省中部,是南渡江、昌化江和万泉河三大河流的发源地,具有“海南之心”的美誉。

2015年之前,这颗生机勃勃的“心脏”,仅在县城有一座超负荷运行的自来水厂,一座只能服务3万人、污水处理率不足60%的污水处理厂,而县里的淀粉厂一开工,排出的工业废水就会影响设备正常运行。散落在山间田野的大部分乡镇和农村,缺乏完整的污水处理系统,污水直排更是普遍现象。

为解污水难题,2015年琼中发起“富美乡村水环境治理”PPP项目。政企联手成立一家公司,预备在3年建设期内建设6个乡镇供水厂,14个乡镇污水处理厂和544个富美乡村人工湿地,即分散式农村污水处理站。

PPP(Public-Private Partnership)是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的模式。在琼中县的PPP项目里,根据合同,政府方出资500万,社会资本方由上海三乘三备环保工程有限公司出资4500万,双方各占10%、90%股份,成立了新公司建设运营项目。

这个总投资额高达13亿的环保项目一度被寄予厚望,曾入选财政部认定的第三批国家级示范PPP项目,全省多个县市前来考察,被媒体广泛报道。

但时至今日,当地投入运营的农村污水处理站只有三百余个,仅完成一半多,且没有一个得到当地政府的正式验收,合同中的城镇污水厂和供水厂尚未建成运营。

目前,合作企业焦头烂额,地方政府已经有终止合作的意向,昔日示范项目或将宣告流产。五年来,全国PPP项目潮起又潮落,琼中项目正是农村污水难治理的缩影。

“蜜月期”

如果将这次政企合作视为一场姻缘,项目开始的前三年,被王钟灵称为“蜜月期”。

王钟灵是上海三乘三备环保工程有限公司的董事长兼总经理,也是政企联手成立的新公司——琼中鑫三源水务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简称鑫三源)的法定代表人和董事长。

作为化工专业的博士,他在2005年就做过污水处理厂的项目,有多年环境工程经验。动起做农村污水治理的念头,是因为2014年,他看到江苏改善农村卫生条件的“厕改”新闻。

他将目光投向海南,考察了7个县市后,最后落地琼中。

王钟灵回忆,当时的琼中县也想改变水环境的面貌,并且也付诸了实际行动,但结果不尽如人意。以县政府所在的营根镇为例,政府也曾在2013年前后吸引公司来做过农村污水治理。营根镇镇长李全均介绍,“做完以后就没人管了,排水管道坏了也没人修”。

王钟灵表示,他和时任琼中县县领导“一拍即合”,县里不希望设施“有人生没人养”,建好以后就报废,王钟灵承诺“包生孩子包长大”,不仅要做到建管结合,而且要做全省的示范。

“蜜月期”里,项目进展飞快。

2015年5月,PPP项目正式发起,三个月之内,琼中县确认了由县水务局作为代表政府的实施机构。2016年6月,县水务局和鑫三源签署合同,富美乡村污水处理点投资约为150万/自然村,这部分总价8.16亿。合同签署半年内,就完成了四五十个农村污水处理站的建设。

鑫三源建设的农村污水处理点非常好辨认,白色的栅栏围起来一块地,占地约七十平方米,里面有一栋白色小房子,用来放置相关设施,房子外的地上种满了美人蕉等植物,地面下是污水处理的管网

这样的场景,在槟榔树和芭蕉树漫山遍野的琼中农村十分显眼,路上随便问一个村民,都知道鑫三源的污水处理点在哪里,营根镇村民对鑫三源的工程评价也颇高。

项目也顺利入选海南省2016年第一批PPP项目库,不久后,入选为财政部示范项目,吸引各地官员过来参观考察。

彼时,也是全国PPP项目浪潮的高潮。仅2016年,全国就有11260个PPP项目入库,投资总额达13.5万亿元。

PPP模式的优势在于,政府能以较低的出资额撬动一个数倍乃至数十倍的工程项目,既达到了招商引资的目的,又可以规避债务风险,还能在较长的时间段里由社会资本方负责运维管理。

PPP浪潮兴起,是因为地方政府传统的融资平台和融资模式已风险重重。2014年,财政部PPP工作领导小组成立,财政部连发数文,推广PPP模式,试图化解地方财政的风险。

1610348806535390.jpg


鑫三源建设的农村污水处理点在槟榔树和芭蕉树漫山遍野的琼中农村十分显眼。(南方周末记者 黄思卓/图)

项目逾期未完成被叫停

PPP项目暗含天然的垄断属性,让社会资本尝到甜头。琼中PPP项目的合同期为30年,在这期间,在琼中县范围,鑫三源对同类的特许经营权有优先获得权。

但项目实施5年之后,王钟灵却尝到了苦头。2020年8月20日,琼中PPP项目服务中心发出一纸停止建设的通知。

一份长达15页、未加盖公章的项目补充协议显示,因鑫三源无法按照原合同约定,“在3年建设期内完成项目的融资、建设”,要求对未开工建设且未招标、已招标未建设、已开工建设项目不再纳入合作内容。

“我做出的成绩是有目共睹的,也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困难。”56岁的王钟灵已头发灰白,常穿深色夹克,拉链拉到胸口,说话时全神贯注身体前倾,走起路来步履匆匆。

截至2020年12月,鑫三源投入运营的农村污水处理站只有三百余个,仅占承诺的一半多,而14个乡镇或农场的污水处理厂只有1个接近建成,6个自来水厂中只有2个开始动工。

12

编辑:李丹

  • 微信
  • QQ
  • 腾讯微博
  • 新浪微博

网友评论 人参与 | 条评论

Copyright © 2000-2020 https://www.h2o-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水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