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正文

岁末收官 首创股份再下二城

时间:2005-01-08 01:58

评论(0

临近岁末,首创股份与徐州市人民政府和淮南市人民政府分别签定城市供水特许经营协议,为2004年的公司发展和中国城市水业市场化进程漂亮收官!
首创股份是一家国有控股上市公司,主营业务为公用基础设施的投资及投资管理,其发展方向定位于中国水务市场,专注于城市供水和污水处理两大领域。目前,该公司控股的城市水务项目共拥有600万吨的水处理能力,服务人口为1000万。
记得2001年底,建设部下属机构在北京保利大厦举办了一个城市基础设施市场化的研讨兼商务洽谈活动,首创股份总经理潘文堂到会“布道”、“讲故事”。虽然当时主要由北京市政府安排,公司已经收购了北京高碑店污水处理厂一期工程,但是,风度翩翩的潘少帅谈起进军全国城市水务市场,并没有引起多大的反响,在商务洽谈区也没见到首创股份的席位。
实际上,从2001年开始首创股份做了一年多的战略研究。最初的选择投资方向有通讯、中药、水务几个行业。首先被考虑的是通讯行业,但半年后就决定放弃。中药随即成为首创股份放弃的第二个行业。最终被首创股份定下来的方向只有水务。三年过后,首创股份业务井然,业绩斐然,让人领教了“京商”的厉害。
言及“京商”,人们首先想到词汇是“大气”、“大局观”。首创股份的阶段性成功,不能不归于决策者的政策敏感性和把握机会的能力。
城市水务的市场化“试水”起于地方政府利用外资,后得中央政府首肯和推进,特别是建设部发布关于推进公用行业市场化进程的相关文件后,各地纷纷出台相关具体政策,顺应大势,积极操作,寻求投资主体多元化,以解决体制、机制和资金短缺问题。城市水务的投资机会还得自于中国城镇化进程的加快和世界范围内解决水资源短缺与水资源污染问题的诉求。这些信息被首创股份捕捉到,并删繁就简,舍轻求重,将水务锁定为公司的核心业务,进而以此为中心制定公司的核心战略和实施企业品牌建设。
在中国的证券市场,有一个好的大股东是公司和股民的福份。首创股份就有这样的好股东——首创集团。首创集团是由原隶属于北京市人民政府计划委员会、财政局、办公厅的17家从事房地产、基础设施、工业制造、贸易、酒店等行业的经营实体,于1995年10月重组而成的大型国有独资集团公司。
在首创集团的发展战略中,基础设施产业占五成,其余三成是地产,二成是金融。五成的基础设施产业中,包括水务、燃气、高速公路、地铁等。这是由首创集团掌门人刘晓光在2004年年初提出的“五三二”战略。12月6日,担任北京首都创业集团总经理、首创置业董事长的刘晓光表示,自己将逐渐淡出地产圈,把更多精力放在首创置业的整体战略建设和基建、水务、燃气等项目上。由其一手打造的首创集团“五三二”战略也将迎来新的机会,打造城市综合运营商。
2004年,中国城市水业的市场化进程并非全然“莺歌燕舞”、“风调雨顺”,投资企业也不总如首创股份如此“春风得意马蹄急”,下列发生在2004年城市水业市场化进程中有代表性的几件“非常事件”可形成鲜明的对照:
2月26日,处理能力为39万吨/日的长春汇津北郊污水处理厂停产,公用事业连续服务的铁律被悍然打破。该厂外方投资人为汇津(中国)有限公司。中外双方在合作过程中发生争议,外方称,从2002年年中始,中方排水公司开始不付合作公司污水处理费。2003年8月21日,合作公司以长春市人民政府为被告向长春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起诉。一审判决后,2004年1月8日,汇津中国(长春)污水处理有限公司不服一审判决,上诉于吉林省高级人民法院。2004年3月,建设部《市政公用事业特许经营管理办法》发布不久,中方合作方进驻污水处理厂组织恢复生产。
汇津水务的大股东是泰晤士水务。泰晤士今年在上海解除了一项水处理合同。目前,世界三大水务巨头,除了法国的威立雅仍然活跃在中国的水务市场外,苏伊士里昂水务集团和泰晤士水务不约而同地选择了放弃。香港国泰国际也于去年正式退出已耕耘了8年之久的中国水务市场。
长春汇津事件引起轰动,业内人士多称“双输”,其中有复杂的法律问题,它突显出公用事业市场化过程中的诸多问题,比如,公平交易问题、诚信问题、连续服务问题、争端解决机制问题、投资人的进入与退出问题等。
泓源水业一度被称为“水鳄”,其兴衰简直在转眼之间。接受证监会审查的汉唐证券人士称,正是在水务收购上,汉唐证券沦为大股东的融资工具和财务顾问。据了解,汉唐证券主承销洪城水业就是服务于整个大局的。在泓源水业收购各地水务公司的同时,泓源在各地成立水务行业的股份公司,意图复制这种模式。而其负责人还要求汉唐证券的并购部门为大股东的水务收购提供支持。在汉唐证券崩盘之后,公司为大股东收购水业提供了多少资金也成为证监会调查的重点方向。据了解,该项资金应该不低于10亿元。
金健米业进军水务告吹自演“空城记”。湖南金健米业7月8日公告称,截至2004年5月31日,自来水公司资产始终未能过户至金健米业名下,导致收购事项已无法实施。金健米业称,2003年12月25日,公司与金健投资曾签订了《资产收购补充协议》,但此《补充协议》既未经股东大会授权,更未履行信息披露义务,为此,公司董事会郑重向广大投资者致歉。实质上,金健米业是拿自己的钱,在帮大股东归还欠自己的债,所谓收购自来水公司落空云云,是唱了一出空城计,让投资人吃了一个大大的空心汤圆。
有激进人士指称中国的证券市场是缺乏规则的“赌场”,虽然不免言重,但证券市场问题成堆、积重难返是不争的事实,将其不良风气和操作手段带入事关国计民生的公用行业谋求不当利益是灾难性的,也很难得逞。在城市水业的市场化改革中,对不法奸商、不良商人甚至对某些心怀叵测的部门必须已经引起高度警惕!
9、10月间,湖北第一家成规模的“民营”污水处理厂——汤逊湖污水处理厂由民营企业凯迪水务公司整体移交给武汉市水务集团。该项目2001年开建,一期工程建成后,配套管网建设、排污费收取等问题有关部门迟迟未能解决,以致工厂长期闲置。今年7月,武汉市政府组织各方协商后决定,将闲置一年多的污水处理厂整体移交市水务集团,乘兴而来的凯迪公司只得悻悻而退。具有体制创新意义的这个项目由民转公,凯迪水务公司负责人说“出于无奈”。接收过程中,水务集团设了一道“门槛”:出厂水质必须达标方可整体收购。可处理厂无污水来源,根本无法调试,无法看处理的水质是否达标。
从公开披露的信息看,该事件体现出政府或者政府控制的强势企业与民争利的问题。城市供水和污水处理原来是公益性的,现在逐步演绎成营利性的经营项目,各种利益集团为此展开“角斗”是正常的,但政府及其相关部门显然处于强势地位,必须有诚意,守信用,方能把事情办成。
桑德公司收购宜昌自来水公司,引起该公司职工不满,措词激烈、“上纲上线”、署名该厂职工的信函漫天飞洒,据说有寄到中办、国办的。
市政公用行业的改革涉及到利益的重新分配,原有企业的经营者和职工的利益不能视而不见,这已经为很多项目所佐证。
近日,地跨深圳龙岗区与罗湖区的布吉草埔污水处理厂深夜偷排污水事件被媒体曝光。该污水处理厂由当地政府授权深圳一家民营企业经营。
记者在连续两周的蹲守过程中,两次直接目击了这家污水处理厂偷偷排放污水的举动,偷排均在午夜进行。据初步测算,偷排量和非法牟利数额惊人。该厂一位员工称,偷排行为一直存在,所有偷排工作都是在领导直接指挥或授意下进行,甚至安排“望风”规避检查。附近居民称,偷排根本不是秘密。
公用行业市场化改革中的政府监管、政府管制近来受到高度关注,上述事件为此提供了一个很好案例。对该企业应该严惩不怠,以儆效尤!
(中国建设报/中国水业 张正贵)

编辑:全新丽

0
  • 微信
  • QQ
  • 腾讯微博
  • 新浪微博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0人参与 | 0条评论

版权声明: 凡注明来源为“中国水网/中国固废网/中国大气网“的所有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表、音频视频等,版权均属E20环境平台所有,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和作者。E20环境平台保留责任追究的权利。
媒体合作请联系:李女士 010-88480317

010-88480317

news@e20.com.cn

Copyright © 2000-2020 http://www.h2o-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水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