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正文

“炒”水时代来临?一文看懂水期货

时间:2020-12-14 15:32

来源: E20供水圈层

作者:易滴水

评论(

12月7日,芝加哥商品交易所(CME)宣布将在本周推出与规模达11亿美元的加州现货水市场相关的水期货合约。该合约挂钩纳斯达克韦莱斯加利福尼亚水指数(NQH20),不要求实物水交割。农民、市政机构和对冲基金等均可参与。水资源以这样的形式进行交易,在历史上尚属首次。那么水期货究竟是什么?推行水期货可以实现什么价值?国际上有哪些水期货的案例?我国能否引入水期货?一起跟随小编一探究竟。

我们都知道黄金期货、原油期货、大豆期货,但你听说过水期货吗?

01

芝商所水期货的来龙去脉

12月7日,美国芝加哥商品交易所(简称芝商所,CME)宣布即将推出与规模达11亿美元的加州现货水市场相关的水期货合约。该合约挂钩纳斯达克韦莱斯加利福尼亚水指数(NQH20),每张合约对应10英亩英尺的水(换算成公制,就是4047平方米×30厘米的水,约1233.5吨水)。特别的是,大部分期货都要求在合约到期时完成交割,但是水期货不要求实物交割,只是对价格进行押注。农民、市政机构和对冲基金等均可参与。

那什么是纳斯达克韦莱斯加利福尼亚水指数(NQH20)?

image.png

图片来源:WestWater Research

2018年,纳斯达克与Veles Water和WestWater Research合作推出了纳斯达克韦莱斯加利福尼亚水指数,这是首个以加利福尼亚州水现货价格为基准的同类水指数。该指数根据加利福尼亚州五个最大、交易最活跃的水市场交易量加权平均数,确定加利福尼亚州水权的每周基准现货价格。

据悉,该指数每周收集并于周三更新,表示约123万升水量的价格。据最新数据显示,目前指数表示的水价格为487美元,1升大约0.04美分(不包含运输等成本)。资料显示,今年1月时该指数表示的水价格为238美元,6月之后曾一度上涨至704美元,上涨近3倍。该指数表现受气候影响较大,干旱时水资源不足,指数就会上涨;反之,水指数就会下降。

image.png

02

为什么要推出水价格期货?

加利福尼亚州地处美国西部,毗邻沙漠,纬度较低,降雨或降雪相对较少,这些自然因素造成了加州水资源的匮乏,导致该州大部分地区常年处于干旱之中,而最近几年全球气候变化引发的加州高频率的山火,更是加重了加州水资源的负担。加利福尼亚州每年的农业产值在500亿美元左右,常年在全美50个州中占据第一,而该州40% - 60%的水资源用于其农业目的,水资源的匮乏不仅造成了加州中央谷地8000口井的干涸,农业产出下降,更是会激起加州当地水资源价格的波动,引发当地价值11亿美元的水市场的风险。

今年9月,水期货消息公布时,高温和山火正吞噬美国西海岸。据CME称,推出水期货是为农场主提供一个可以“对冲”水价的金融工具,既有助于管控风险,又能更好地协调水资源的供应和需求,还可以作为加州乃至全球水资源紧缺程度的市场指标。具体而言:

其一,对买家来说,比如加州的农民,为了对冲/未来水价上涨的风险,可以提前买入看涨期货合约,如果水价真的上涨,可以对冲掉他们的一部分成本。

其二,伴随着金融机构投资者的介入,这个水市场的交易和价格将更加透明,农民也可以根据期货价格来预判接下来水价的趋势。

实际上,水期货目的在于通过更强的监管和统一的用水定价,来推高水现货的价格,通过市场矫正的方式,辅助政府政策以约束人们的用水行为。此外,水作为加州农业的关键性要素,占全美农业总产值约12%,水价上涨,会推动加州农产品甚至美国农产品的价格上行。

总的来说,水期货既可以帮助加州用水大户对冲水价上涨,同样可以协助全球投资者判断水资源的稀缺程度。

随着水将与原油、大豆和铜等其它大宗原料一样供投资者投资,这突显出人们对“水”这种维持生命的必要自然资源,可能在全球更多地区变得稀缺这一前景感到担忧。

CME在对此次发布水期货时评论称:

到2025年,全球三分之二的人口都将面临水资源短缺的问题……

世界水资源协会称:

未来为保障水资源安全,全球经济每年的负担约会高达5000亿美元。

联合国预测:

到2050年人类水资源消耗量将比现在暴增44%。

另外还有联合国关于全球水资源发展态势的一些数据:

到2030年,全球7亿人会因为水资源匮乏而“流离失所”……

现在全球三分之一的地下水水系已经处于“透支”状态,大约有40亿人在一年中至少有一个月,会遭遇水资源短缺问题——这一数字到2050年会增加至48亿至57亿人,其中约70%在亚洲。

中国也是一个极度缺水的国家。尽管中国的淡水资源占全球淡水资源的6%,位于世界第四,但中国拥有着全球20%的人口,人均水资源量只有2300立方米,比世界平均水平低75%,是全球人均水资源最贫乏的国家之一。

另据资料显示,国际淡水资源标准最低为人均1700立方米,在北非和西亚的大部分地区,这个数值还不到1000立方米。截至2020年8月,全球共有78亿人口,预计到2050年,全球人口增长将达到97亿,人均可用淡水资源还将持续下降。数据显示,在过去20年间,全球人均淡水供给量已经减少20%以上。

全球水资源的缺乏,以及未来水资源的强大需求,使水成为了一种类似于黄金和原油的金融产品。因此,这次的加州水期货将是一个开始,今后还将有类似的金融产品出现。

此外,从投资的角度来看,农业、工业节水基础设施和技术,以及海水淡化等领域,或将成为未来长线投资布局的重点。而这个所谓的长期,随着水期货的来临,或许已经近在眼前。

03

深挖水期货

3.1 成为期货的条件

商品能成为期货应具有以下几个条件:

①商品价格波动大,且不易由政府控制。

②商品供需量大,能提供充分竞争的环境,并且长期供需量较为平衡。

③商品质量易于评定,可分级和标准化。

④商品易于存储和运输、不易变质。

⑤商品生产周期较长且未来市场供求难以预测。

⑥买卖双方都不存在垄断。

水资源能否成为期货的主要问题在于,随着人口的增长和城镇化的推进,水资源在未来市场的供求上可能会处于供远小于求的状态,但气候变化、全球合作、人口老龄化结构等仍为这种供求关系带来了一定的不确定性。此外,水资源的价格会受到政府的严格管控,在一些国家水价调整相对更加频繁,而另一些国家则并不如此。水资源作为商品,在某些程度上满足成为期货的必要条件,即在市场供求关系影响和季节性影响下水价会产生波动,水的日常供需量非常庞大,水质有非常严格的评级标准和量化标准,水的生产、循环周期较长。而水资源的买卖双方是否存在垄断是有争议的。因此,仅在广义上认为水资源满足成为期货的条件。

3.2 水期货的交易目的

进行水期货交易,主要有以下几个目的:

第一,水期货交易的目的在于将水资源信息引入市场来促进水的供给不足和超额需求的对接,通过市场调节机制来达到水资源运用的帕累托最优,缓解水市场的“公用地悲剧”。

第二,水期货市场可以为水资源管理产生透明的价格机制,提升水资源的交易效率。

第三,水期货可以保证未来水的可获得性和质量的稳定性。

第四,水期货可以锁定远期水的价格,可以使农民、企业提前锁定未来水的使用成本,规避未来水价上涨的风险。

3.3 水期货的交易原理

对于投机交易,只需要在市场上做多或做空水期货合约,故在此不做赘述。

对于套期保值的交易,水商品的供给商和水商品的需求商可以在水期货市场上分别通过如下交易来锁定远期利润/成本:

水商品的供给商可以现货市场和期货市场同时上卖出水的现货合约和期货合约。当未来水商品发生价格下跌时,供给商因为现货市场水价下跌而造成利润下降,而在期货市场上因为水价下跌而带来的盈利则可以对利润下跌进行弥补,以稳定利润。

水商品的需求商可以在现货市场和期货市场同时上买入水的现货合约和期货合约。当未来水商品发生价格上涨时,需求商因为现货市场水价上涨而引起成本上升,而在期货市场上因为水价上涨而带来的盈利则可以对成本上升进行弥补,以稳定成本。

04

国际水期货市场发展情况

其实水期货的起源,不在美国,而在澳大利亚。

数十年前,澳大利亚南部的阿德莱德市,就面临了气候逐渐干旱的问题,进而产生了水资源调配的困难。1994年澳大利亚出台了一项规定,将地权与水权进行了分离,允许土地所有者卖出自己土地上的采水权,为水期货的诞生奠定了基础。2014年3月20日,澳大利亚议会在读通过了一项水交易的相关法律,采取水共享计划限制采水量,让水期货上市成为可能。彼时,澳大利亚诸如Waterfind一样进行水远期、水期货交易的交易所,开始允许土地所有者、土地经营者或农民在现货市场上买卖能及时生效的“水交易合同”。这种合同允许农民以兆升为单位,在该公司收售用水的权利,也可以在消费了合同一定数额的用水量后,将“余额”归还给土地所有者。目前,Waterfind公司已经建立了澳洲和美国两大市场,交易员可以购买水的期货期权,并等待未来合适日期接收或采取行权措施。

image.png

澳大利亚的水期货市场分布在澳大利亚的四个州,即新南威尔士州、昆士兰州、南澳大利亚州、维多利亚州。以新南威尔士州为例,新南威尔士州水部门制定的水共享计划负责确定可以长期抽取多少水以及需要为环境留出多少水,获得许可的用户的用水数量会根据许可类别和个人权利的大小每发生年变化。这种分配取决于一系列因素,包括大坝的蓄水量,河流流量和集水条件等等。政府对水的“垄断管制”,促进了水的现货市场的产生,即人们之间可以以临时或者永久的方式,互相交易自身分配的水资源,进而诞生了水的期货市场。

据报道称,“自从今年3月底澳大利亚的Waterfind在线市场营业以来,已有价值160万澳元的1650亿升水期货合同在这个市场上完成了交易。”而根据Waterfind发布的官方数据报告,澳大利亚临时市场上交易了约5,470 gigalitres(GL,十亿升)的水(比2017-18年度减少了27%),其中大部分交易在新南威尔士州(45%),维多利亚州(43%)和南澳大利亚州(6%)。在永久市场上交易了约1,642 GL的水(比2017-18年度增长了3%),其中大部分交易在新南威尔士州(47%),维多利亚州(19%)和南澳大利亚州(17%)。

05

我国开设水期货市场的可行性

CME对首张水期货的远期定价操作,初期只是覆盖了加州的水价指数,价格发挥功能也主要局限在加州地区。对于我国而言,居民生活用水量一般比较稳定,可由国家统一进行宏观调控,目前国家已对居民用水设置了“阶梯水价”进行管控。对于工业、农业而言,水作为生产资料,用途广泛,需求量极高,而在水资源的分配方面仍然存在结构性问题,故而针对工业、农业用水开设水期货市场,可以更好地引起企业和个人对水资源的重视,抚平水资源价格波动对企业经营成本带来的波动。

中国的南方地区多降雨、水资源较为丰富,而北方地区则常年处于缺水、少水的干旱气候。张郁(2002)曾提出,“南水北调”所调控的北部城市可以通过推行水期货以对冲水价波动风险,促进水资源合理分配。

image.png

图:2015年工业用水量排行前十的城市

(图片来源:CFC农产品研究)

image.png

图:2019年农业用水总量前十的省市

(数据来源:国家统计局,制图:E20供水研究中心)

由上图可知,工业用水方面:河北(唐山、石家庄)、辽宁(鞍山)、内蒙古(包头)山东(济宁、淄博);农业用水方面:新疆、黑龙江等地值得关注,因为这些省市属于我国的水资源相对匮乏而且工业用水或农业用水消耗量较大的地区。价格方面,据E20供水研究中心出版的《2019年全国75个城市(地区)水价专题报告》显示:我国非居民用水价格(可近似看作工业用水价格)最近一轮的调整时间大多在2010—2016年之间。

综上所述,我国可在以上水资源相对匮乏,但在工、农业水资源消耗量大的城市,开展水期货的试点工作,这些城市大部分临近大连商品交易所,故而可在大商所增设水期货品种交易。

而问题在于,我国水资源价格在中期内并没有发生太大的变动,特别是对于全国大部分省市而言,水价已经连续五至十年没有发生变动,虽然这种固定的价格更容易确定水资源的现货价格,但若不放开水价的波动限制,水期货的设立便不存在任何意义。

06

水期货问题补充探讨

水期货市场的出现,改变了人们对水的态度,将水从一种像空气一样免费的资产,变成了像石油一样的可交易的商品。水期货的推出本意上是为了将水资源进行合理的市场化定价,在帮助水的供应商和需求商规避市场风险的同时,合理调配市场资源,制约人们挥霍性用水的行为。但水期货的推出可能仍存在如下问题:

6.1 水的获得属性

水资源不像石油资源一样,有特定的分布区域,开采、使用成本高。水是一种分布较为广泛的自然资源,水资源可以通过河流、湖泊、山泉、水井处获得,而这些方式不需要付出过多的成本。因此,水资源本身作为商品的价值便难以衡量,且这种比较容易获得的属性难以约束人的用水行为。

6.2 水期货的投机问题

水资源如若作为一种商品交易,则必定会受到投机行为的影响。如若存在企业或组织通过恶性屯水、垄断水市场等恶性行为,再加之季节性、区域性干旱问题,势必会引起水期货价格的大幅上涨,并通过价差共振导致水的现货价格上涨。在这种情况下,水期货的推出不仅没有促进资源的合理分配,反而恶化了水资源的使用环境,增加了社会成本,并最终会造成农业、工业的产值下降。

6.3 水期货的价格设置问题

对于美国居民平均水价而言,历年来水价的波动对于用水量少的家庭没有造成太大影响,而对于用水量较大的家庭,水价的变化幅度较大,存在水期货的操作空间。

image.png

美国居民用水价格走势图(图片来源:艾瑞咨询)

对于我国而言,水作为国家公共资源,水价处于国家严格管控下,如前所述,若不能放开水价波动,或是不能采取定量分配水的方式,则水期货便没有存在的意义。而考虑到中国相对不太成熟的市场,加之如此庞大的人口基数,水期货的开设仍然任重道远。

编辑:赵凡

  • 微信
  • QQ
  • 腾讯微博
  • 新浪微博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人参与 | 条评论

版权声明: 凡注明来源为“中国水网/中国固废网/中国大气网“的所有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表、音频视频等,版权均属E20环境平台所有,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和作者。E20环境平台保留责任追究的权利。
媒体合作请联系:李女士 010-88480317

010-88480317

news@e20.com.cn

Copyright © 2000-2020 http://www.h2o-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水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