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正文

正和生态:用8成IPO募资补流,与多个客户打官司“讨债”

时间:2020-11-19 16:30

来源:金色光

评论(

北京正和恒基滨水生态环境治理股份有限公司(公司简称:正和生态)主营业务涵盖生态保护、生态修复、水环境治理、生态景观建设及规划设计服务。目前,公司正在冲刺IPO。

现金流紧张,募资12亿补流

从基本面业绩来看,2017-2019年间,正和生态的主营业务收入分别为8.71亿元、13.14亿元和10.23亿元,同比增长分别为34.79%、50.81%和-22.20%,2019年正和生态的收入就已经出现了负增长。

从招股书中披露的信息显示,正和生态2018年度、2019年度的新签订单量较2017年度下降明显,导致正和生态2019年的营业收入较2018年下降22.20%,为10.23亿元,2019年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归属于公司普通股股东的净利润较2018年下降40.30%,为9471.75万元。

此外,正和生态的应收账款的情况也不容乐观。应收账款余额情况显示2016年到2019年年末,正和生态应收账款账面余额分别约为7.65亿元、11.02亿元、14.19亿元和17.39亿元。正和生态主要从事工程施工业务,因此按照与业主结算金额确认相应的应收账款,工程结算与回款存在时间差,导致公司应收账款金额和占比均较大。

然而,应收账款的压力未来可能不会减小。正和生态在招股书中表示,在目前现有的应收账款结算模式下,随着营业收入的增加,应收账款余额相应增加。但2019年,正和生态出现营收较2018年下降,应收账款余额却依然上升了22.51%,这说明2019年的应收账款回款情况不及预期。

环保企业由于项目所有权问题,会计处理上通常不确认为在建工程和固定资产,而是根据合同情况,将运营期间保底部分确认为应收/长期应收款项,其他部分确认为无形资产。根据正和生态资产负债表数据,2018年到2019年长期应收款分别为6.95亿元和8.16亿元,占总资产的比例分别为30.00%和29.49%。这对正和生态的现金流压力就更加巨大。

另外,随着此前东方园林等生态环保建设的龙头企业此前由于资金问题暴雷,环保企业越来越重视现金流稳定。

2017-2019年,正和生态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分别为5.89亿元、4.03亿元和6.50亿元,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0.70亿元、-4.88亿元和-2.23亿元,2018年及2019年连续两年都是现金流失的失血状态。

正和生态计划此次募集资金14.52亿元,将用于战略及管理提升项目、生态保护与环境治理研发能力提升项目、信息化建设项目、补充工程项目运营资金,所需金额分别为3000万元、1.61亿元、5062.10万元、12.1亿元。从金额上看,最重要的是补充资金,占比超过80%。

声称坏账风险小,却频频和客户打官司“讨债”

另外,从应收账款账龄来看,正和生态账龄在1年以内的应收账款的比例也在逐渐下降。报告期内,公司账龄1年以内的应收账款账面余额占应收账款总额的比例分别为70.24%、62.19%和45.21%。同时,公司2年以上的应收账款比重不断上升,2017年到2019年末,2年以上的应收账款账面余额占应收账款总额的比例分别是9.66%、17.38%、24.73%。

公司在招股书中称,业务收入主要来源于政府和国有性质客户,该类客户付款能力强,公司应收账款发生坏账风险较小。但是根据招股书披露,截止2019年年底,正和生态账面依然存在2.35亿元的坏账准备。

image.png

而且,正和生态与介休市园林局、和顺县林业局、和顺县住房和城乡建设管理局以及唐山曹妃甸发展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曹妃甸发展集团”)等政府机构或国有企业曾因合同纠纷对簿公堂。

根据唐山曹妃甸发展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北京正和恒基滨水生态环境治理股份有限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二审民事裁定书显示,在2009年至2011年期间,正和生态与曹妃甸发展集团九项建设施工项目和四项设计项目,签约的合同金额接近2亿元。招股书披露,正和生态承接的曹妃甸发展集团的项目均已经完工,但是目前已完成结算的只有曹妃甸工业区迎宾路道路景观绿化工程,合同金额仅50.13万元。

正和生态在招股书中称,由于当地政府部门机构调整,导致结算中断,公司已于2019年11月对唐山曹妃甸发展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发起诉讼,拟通过法律途径解决其应收账款问题。

其实,正和生态早在股转系统挂牌的时候就出现过诸多诉讼的情况。2016年12月20日,正和生态发布公告称,公司于2012年12月与胜溪湖签订了《孝义市胜溪湖湿地生态治理项目三期(BT模式)工程建设施工合同》,合同价款为2.35亿元。合同签订后,正和生态按合同要求完成了上述工程项目的设计、工程建设工作,经胜溪湖竣工验收后已经投入使用,而胜溪湖却没有按合同约定支付工程回购款,孝义市人民政府作为债务接管人也未履行偿债义务。正和生态特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依法判令胜溪湖支付工程回购款(工程款及财务费用)1.05亿元、违约金(逾期付款利息)922.29万元、设计、科研费297万元,合计达1.17亿元。

根据我们在Choice的查询显示,正和生态类似的起诉并不少,2016年就有5次类似情况的诉讼。

image.png

正和生态曾在2016年半年度报告中明确表示,公司存在应收账款风险。为此,正和生态专门组建了由董事、高层及业务人员参与的回款小组,加强应收账款管理,针对不同地区不同项目制定不同的回款方式,通过多种手段加强应收账款催收力度。

但是从招股书中正和生态的应收账款和坏账情况来看,频繁的起诉及催收工作的效果可能比较有限。

频繁违规,新三板挂牌期间屡遭处罚

值得注意的还有,根据查询到的相关司法判决显示,在正和生态履行曹妃甸工业区纳潮河南岸公园绿化工程合同期间,时任正和生态副总裁韩立宾还向时任曹妃甸市政工程环境卫生管理有限公司(后更名为唐山市曹妃甸区市政园林工程有限公司)经理李兴源行贿,为正和生态工程预付款结算提供帮助,加快了预付款结算进度。

image.png

内控方面,保荐工作报告显示,正和生态曾在2016年、2017年存在利用7张个人卡收取供应商资金用于发放奖金及支付无票费用,正和生态就上述事项向供应商支付2726.79万元,转回个人卡2632.62万元,用于发放奖金绩效2306.67万元。

在招股说明书中,正和生态表示,出于税收处理考虑,2017年,存在公司向供应商支付款项,并通过实际控制人张熠君控制的卡收取供应商返回的资金,用于向公司员工发放奖金绩效及支付无票费用、成本的情形。

正和生态提及的向供应商支付的金额为2183.09万元,而供应商转回的金额为2106.20万元,支付款和转回款中76.89万元差额为供应商根据其自身税率计算所扣掉的税金。而对于转回的金额,正和生态表示,908.98万元被用于支付2017年员工的奖金绩效及高管EMBA学费,其余用于发放2016年度计提的应付员工的年度奖金绩效及报销无票的费用及成本。以上款项的违规支付也显示出正和生态内控工作的混乱。

此外,2017年,正和生态未能按期披露年度报告,违反了《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挂牌公司信息披露细则》相关规定,构成信息披露违规,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有限责任公司对正和生态采取出具警示函的自律监管措施,对正和生态时任董事长张熠君、董事会秘书冯艳丽采取出具警示函的自律监管措施。2017年,正和生态因以前年度施工项目存在年度间暂估成本与发生成本不一致、 预计造价与合同额有较大差异、完工进度存在差异等情况,造成营业收入、营业成本的跨期差错,构成了信息披露违规,再一次被股转系统出具监管意见函。

编辑:赵凡

  • 微信
  • QQ
  • 腾讯微博
  • 新浪微博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人参与 | 条评论

版权声明: 凡注明来源为“中国水网/中国固废网/中国大气网“的所有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表、音频视频等,版权均属E20环境平台所有,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和作者。E20环境平台保留责任追究的权利。
媒体合作请联系:李女士 010-88480317

010-88480317

news@e20.com.cn

Copyright © 2000-2020 http://www.h2o-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水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