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正文

“亿吨宝武”如何更强?陈德荣:绿色关乎存亡 智慧关乎未来

时间:2020-01-15 10:06

来源:澎湃新闻

评论(0

 钢铁企业的环保整改是行业大势所趋。继燃煤电厂超低排放后,非电行业超低排放将成为重点,其中钢铁行业无可争议成为了下一个超低排放改造的主战场,去年也已经拉开了改造的大幕。中国宝武目前在环保方面的理念是“高于标准、优于城区、融入城市”。

“二三十年前,钢铁是一个招人喜的行业,现在要认清现实,钢铁就是一个传统的高耗能高排放的行业,你要把自己收拾得干净一点,所以一定要对自己有一个清醒的认识,多从自身找原因。”

日前,在武汉举行的中国宝武钢铁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中国宝武”)绿色发展与智慧制造现场会上,中国宝武党委书记、董事长陈德荣对旗下各子公司的主要负责人如此表示。这位亲历“宝武大合并”、并于2018年6月接替马国强成为这艘钢铁航母的“钢铁掌门人”,近两年来格外重视钢铁行业的绿色发展、智慧制造。

陈德荣在公开场合的讲话多数风趣又贴合实际,他会自嘲此前的钢铁业“傻大黑粗”,也会豪言中国宝武将“当仁不让”、“冲击世界一流钢企”。在持续两天的会议上,各家子公司汇报绿色发展和智慧制造方面的工作成果,这不是一场普通的工作汇报,他们面对的是陈德荣的“专项验收”。或是倒逼旗下众多子公司尽快融入集团理念,中国宝武已陆续在旗下韶关钢铁、宝钢股份、湛江钢铁召开类似的绿色发展与智慧制造现场会议,会议召开的同时也是这些子公司迎来“大考”。

此番“大考”对象则轮到位于武汉区域的鄂城钢铁及宝钢股份武钢有限(下称“武钢有限“)。鄂城钢铁于2004年11月经国务院国资委批准与原武钢联合重组。2018年1月纳入中国宝武的一级子公司管理。武钢有限则是在武钢股份退市后,承继了其全部资产、负债、业务、资质、合同及其它一切权利和义务,现全部股权由宝钢股份控制。

值得注意的是,颠覆钢铁传统面貌、注入高质量发展动力,这种紧迫感或许和中国宝武“亿吨”成长的快速节奏不相上下。

1890年,张之洞在武汉创办汉阳铁厂,中国钢铁工业蹒跚起步。1908年,汉阳铁厂、大冶铁矿、萍乡煤矿组成汉冶萍公司,总部设在上海。随后的1938年,抗日战争期间,汉冶萍公司大部分设备运往重庆,新建生产基地,即为重钢前身。20世纪50年代,新疆八一钢铁、安徽马鞍山铁厂、新中国钢铁长子武钢、鄂城钢铁相继诞生。韶关钢铁于1966年建厂,梅山基地始建于1969年。1978年,宝钢在上海开工建设。宝钢德盛、湛江钢铁则诞生于本世纪。

2016年,“宝武大合并”后中国宝武诞生。此前的2019年12月底,重庆钢铁(601005)也捅破最后一层窗户纸,中国宝武有意向成为公司的实际控制人,计划于6个月内完成重组。

历史的轮回中,上述几家重要钢企最终汇于一个“大家庭”,中国宝武的历史也往前拉长到130年。130年后,“亿吨”规模之下如何大而又强,这是中国宝武必须要面对和证明自己的新课题。“绿色关系着企业的存亡,而智慧关系着企业的未来。”要破题大而又强,绿色和智慧被上升到战略性高度。

当然,在陈德荣的讲话中,除了绿色发展和智慧制造,其花大篇幅强调的还有安全生产这道红线,这“关乎员工的生死”。

“弯弓搭箭”格局,3/4钢铁产能在长江沿线

在武钢有限的接待中心,澎湃新闻记者看到,其中一面墙上布置了中国宝武的布局图。常亮状态的标注点包括上海、宁波、盐城、南京、马鞍山、武汉、成都、重庆、三门峡、乌鲁木齐、韶关、湛江等,在中国宝武内部,这些点连起来后是一张“弯弓搭箭”图。

“宝武今年大概会有亿吨产能,但是我们在环保方面面临的压力是巨大的。第一,‘亿吨宝武’的3/4产能是在长江沿线,同时3/4的产能也是在省会级以上城市。”陈德荣表示,在长江经济带“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的大方针,以及省会级以上城市中“城市钢厂”等诸多因素下,“我们整个外部环境的压力巨大。”

此外,钢铁企业的环保整改也是行业大势所趋。继燃煤电厂超低排放后,非电行业超低排放将成为重点,其中钢铁行业无可争议成为了下一个超低排放改造的主战场,去年也已经拉开了改造的大幕。

中国宝武目前在环保方面的理念是“高于标准、优于城区、融入城市”。

“我们钢铁厂首先要做到什么?城市钢厂,不招人嫌。如果消耗大、排放大、对周边的环境影响大,这怎么能不招人嫌呢?。而且行业低谷的时候企业还没有什么利润,也就没有什么税收。叫你搬家,那是必然的事情。”

陈德荣说的是行业近两年的现实。在环保高压、企业税收减少的双重冲击下,曾经为当地政府“座上宾”的钢铁企业开始被各地动员搬迁,否则就关炉停产。即使中国宝武的子公司也不例外,面临着巨大的环保压力。

除搬迁这条路之外,能安抚住当地政府的唯有钢企自身改头换面绿色发展。“很多的时候,我们不要怪周边老百姓,不要怪政府给我们带来压力,我们要多从自身找原因,我们做的还远远不够。”陈德荣以韶钢为例,“一个多月前我过去,韶钢周边的老百姓早晨傍晚都过来到厂区来走路锻炼,就变成了城市的有机组成部分。厂区环境的PM2.5比城区还要低。”

中国宝武的初步统计显示,2019年,集团二氧化硫、氮氧化物排放量呈现两位数下降,分别同口径同比下降20.1%和11.8%;吨钢综合能耗下降幅度为3千克标准煤,同口径同比下降0.5%。

在此次会议现场,据介绍,目前鄂钢主要污染物排放量下降30%以上,达到行业清洁生产先进水平。19个主要排放口全部达到超低排放要求,提前4年达到五部委新要求,实现厂区内废水零排放,新水取用量减少1500m3/h,吨钢新水降到2.24m3/t,下降43%。厂区绿化率由16%提高到34%。60%的进厂铁矿石由“水陆联运”改为“水铁联运”,推进“消纳城市废物、回收钢厂余能余热服务城市”,利用厂内综合废水处理站处理城市污水处理厂难以收集的厂外生活区污水,建立大气联防联控机制等。

武钢有限总经理、党委副书记吴小弟也表示,宝武重组之初,公司面临着巨大的环保压力。“我们按照‘两于一入’的定位,策划77个‘三治四化’(注:固废不出厂、废水零排放、废气超低排,洁化、绿化、美化、文化)项目,三年时间投资达 60多亿元。”

编辑:赵凡

0
  • 微信
  • QQ
  • 腾讯微博
  • 新浪微博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0人参与 | 0条评论

版权声明: 凡注明来源为“中国水网/中国固废网/中国大气网“的所有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表、音频视频等,版权均属E20环境平台所有,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和作者。E20环境平台保留责任追究的权利。
媒体合作请联系:李女士 010-88480317

010-88480317

news@e20.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