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正文

中国工程院院士王浩:华北地下水超采历史欠账多,需推进全行业深度节水

时间:2019-04-25 15:41

来源:界面新闻

作者:王学琛

评论(0

华北平原的地下水超采问题一直引发诸多关注。这里是中国小麦、玉米等粮食作物主产区,同时也是缺水最为严重的地区之一。

由于用水量远超水资源承载能力,华北平原是我国地下水超采最严重的地区。据测算,每年华北地区超采55亿立方米左右,目前华北地区地下水超采累计亏空1800亿立方米左右,是世界上最大的地下水降落漏斗区。

2019年3月,水利部、财政部、国家发改委和农业农村部联合印发了《华北地区地下水超采综合治理行动方案》,将治理重点确定为京津冀地区,大概涉及11个地级市、149个县区,治理面积约8.7万平方公里。这是中国首次提出大区域地下水超采综合治理方案。本次治理能否从根本上缓解华北地下水资源短缺的现状?华北地区未来该如何走上节水发展之路?对此,界面新闻深度专访了中国工程院院士、水文学及水资源学家、中国水利水电科学研究院水资源所名誉所长王浩。

王浩表示,水资源本底条件差,加之人口迅速增长、社会经济快速发展导致用水需求增加,这是华北平原水资源短缺的根本原因。华北平原地下水超采历史欠账多,实现采补平衡及地下水水位回升将是长期的过程,需继续推进全行业深度节水,用好外调水源,实现水资源的可持续利用。

image.png

华北地下水超采历史欠账多

界面新闻:中国北方缺水问题有多严重?是否存在用水“危机”?

王浩:对于“中国北方是否缺水”这个问题,一方面我们要客观认识到北方地区水资源紧缺的事实,重视开源、节流与保护等各种措施,另一方面,也不能过分的妖魔化水短缺问题。

我国南方地区与北方地区分界线大体是秦岭-淮河一线,北方地区降水要远小于南方地区。从降水量来看,东南沿海的广东、广西东部、福建、江西和浙江大部等地区年降水量为1500至2000毫米,长江中下游地区为1000至1600毫米。淮河、秦岭一带年降水量为800至1000毫米,而黄河下游、渭河、海河流域以及东北大兴安岭以东大部分地区为500至750毫米,黄河上中游及东北大兴安岭以西地区为200至400毫米,西北内陆地区年降水量为100至200毫米,新疆塔里木盆地、吐鲁番盆地和柴达木盆地不足50毫米,盆地中心不足20毫米。

而随着经济社会发展,不可避免会遇到水资源安全保障问题,比如海河流域人均水资源只有243立方米,其中天津160立方米,北京102立方米,而以色列是290立方米。根据国际标准,低于500立方米就认为出现水危机了。包括京津冀在内的海河流域连以色列还不如,就可以想象有多缺水了。

界面新闻:海河流域的缺水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华北地区的地下水超采有哪些历史原因,会造成哪些后果?

王浩:水资源本底条件差,加之人口迅速增长、社会经济快速发展导致用水需求急剧增加,这是造成海河流域整体处于水资源短缺状态的根本原因。

以绝大部分位于海河流域的京津冀地区为例,水资源与经济社会结构严重不匹配。京津冀地区区域总面积21.6万平方公里,占全国2.2%;总人口1.1亿,占全国8.0%;地区生产总值5.7万亿元,占全国11.0%;但是地区水资源量只有241亿立方米,仅占全国的0.9%;人均水资源仅218立方米,不足全国平均1/9。

另一方面,社会用水需求量在不断增加。比如2000年,京津冀地区年用水总量达到275亿立方米,远高于全区域水资源总量,之后用水总量虽然有所下降,也仍高于近年来平均水资源量。

自上世纪80年代以来,水资源衰减也加剧了水供求矛盾,年均地表水资源量由1956至1979年的176.5亿立方米,减少到1980至2000年的116.9亿立方米,减少了33.8%,2001至2016年地表水资源量比1980-2000年又减少了45.7%。

在这样的资源环境背景下,海河流域经济社会发展用水很大程度上以开采地下水、挤占河道内的生态用水来解决。从上世纪70年代以来机井农业灌溉的发展,以及80年代以后城市化进程带来的工业和生活用水的增加,造成海河平原地下水累积亏空量达到1800亿立方米左右,超采区面积达18万平方公里。

地下水超采会导致地面沉降等地质灾害,地下水对河道基流的补给消失,污染的地表水会反向补给地下水造成地下水质恶化,地下水作为抗旱应急水源的作用也会减弱,而且,地下水水位下降还会带来取水成本增加等一系列问题。

界面新闻:也有声音认为,华北平原缺水是因为资源基础被破坏了,对此你怎么看?

王浩:我国北方地区水资源本底条件差是客观存在的,再加上气候变化和人类活动的影响,矛盾就越来越突出。

过去几十年,气候变化和高强度人类活动对降水产流过程产生了很大影响,在同样的降水条件下,产生的径流性水资源减少了,更加剧了水资源矛盾。但是随着人们对生态文明的重视,通过采取深度节水、充分开源、加强保护等一系列措施,总体上遏制了用水总量迅速增加的势头,用水效率显著提升,生态环境恶化的趋势也逐步得以控制。

例如从2014年开始,国家就在河北省开展地下水超采综合治理试点工作。根据我们对三年试点的跟踪评估,同样降水条件,治理前后浅层、深层地下水位变化呈现下降幅度减小、上升幅度增大、止跌回升态势。比如2017年为平水偏枯年份,同样降水条件下,治理前浅层地下水位下降0.72米,当年实际下降0.15米,比治理前少下降0.57米;治理前深层地下水位平均下降4.07米,当年实际下降0.21米,比治理前少下降3.86米。

再例如北京市,由于南水北调中线水利用充足,2017年7月地下水位较2016年同期回升了0.15米,为16年来北京市地下水位首次回升,2018年又较上年回升了1.94米。

但我们必须要认识到,水资源本底条件是无法改变的,通过河北和北京地下水超采治理过程来看,要全面恢复到健康良好的生态环境绝非短期可以完成的,还要继续推进全行业深度节水,进一步用好外调水源,实现水资源的可持续利用。

编辑:徐冰冰

0
  • 微信
  • QQ
  • 腾讯微博
  • 新浪微博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0人参与 | 0条评论

版权声明: 凡注明来源为“中国水网/中国固废网/中国大气网“的所有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表、音频视频等,版权均属E20环境平台所有,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和作者。E20环境平台保留责任追究的权利。
媒体合作请联系:李女士 010-88480317

010-88480317

news@e20.com.cn

Copyright © 2000-2020 http://www.h2o-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水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