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正文

积水内涝今夏又至 城市建设遗留的旧债需要多久能还清

时间:2018-08-14 09:19

来源:财经杂志

作者:俞琴

评论(0

北京回龙观距离互联网巨头扎堆的后厂村仅10公里,驾车要20分钟,就算步行也不会超过两小时。但若在雨后,情况就不同了。2018年7月16日,北京迎来暴雨,回龙观育知东路轻轨桥下,积水没过车顶,部分区域水深达3米。

次日上午,住在回龙观的邹玥(化名)开车去后厂村上班,一路上“不是淹了就是堵了”,经过生命科学园地铁站时,她看到13号线高架“像水帘洞一样往下泼水”。最终抵达公司时,距离她出门已过去三个半小时。

为了缓解城市内涝,2015年以来,中国先后两批把30个城市列为海绵城市试点。然而未来很长一段时期内,中国城市仍将饱受内涝影响。中规院(北京)规划设计公司生态市政院院长、住房和城乡建设部海绵城市建设技术指导专家委员会委员王家卓说,完全完成海绵城市建设的目标,彻底补齐城市排水防涝设施的短板,可能还要20年。

2018年7月16日,北京昌平回龙观地区强降雨后,一些路口、路段出现不同程度积水。图/中新

城市建设欠账

回龙观是北京北部人口聚集度最高的一个区域,34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居住着近50万人口。当地居民认为,像这样一个灰色建筑高度密集的区域,发生内涝是在意料之中的。

就在邹玥开始三个半小时的“跋涉”时,北京海淀区一所高校的大二学生刘真真正准备去上课。蹚水去教学楼前,她看了眼高德地图的“积水地图”,发现五环内布满密密麻麻的小水滴,这些代表积水位置的小水滴,在五环至六环之间逐渐变得稀疏。

积水地图显示,7月16日至17日,北京市的积水点超过100个,其中重度积水地区集中在西北五环外的西二旗。

内涝是传统城市建设模式所遗留下的历史欠债。过去几十年来,大量湖泊、湿地被填平,土地被硬化,而地下管网却设计标准偏低、维护不足,一旦降雨量超过管网承载力,积水无处可去,便形成内涝。

海绵城市是指通过自然和人工方式合理集蓄、储存和利用雨水资源,实现城市下雨时吸水、干旱时放水的设计目标,从而减轻管网压力,此外也可减缓热岛效应和雾霾的影响,对水质改善起到作用。

刘真真的家乡江西省萍乡市是第一批海绵城市试点之一。2015年4月,财政部、住建部、水利部将重庆、武汉、常德、萍乡等16座城市列入海绵城市建设试点。一年后,第二批海绵城市建设试点公布,包括北京、天津、上海等14座城市。对这些试点城市,中央财政将给予专项资金补助,为期三年,直辖市每年6亿元,省会城市每年5亿元,其他城市每年4亿元。

据《财经》记者不完全统计,今年以来,30个试点城市中已有27个发生过积水内涝。不过需要注意的是,由于每座试点城市中海绵城市项目仅占建成区面积的一部分,因此试点城市发生内涝,并不能完全归咎于该城市的海绵城市建设质量。

长沙市海绵城市生态产业技术创新战略联盟秘书长刘波认为,目前的海绵城市项目面积过小且不成体系、过于碎片化,所以难以发挥应有的功能。

作为一名长期研究海绵城市的专家,王家卓常遇到别人问,“你看海绵城市也没有用,还是内涝。”王家卓感到纳闷:一个人已经饿了好几天,你现在给他吃一块饼干,问他吃饱没,他说没吃饱,所以得出一结论说饼干没有用?

“内涝现象正说明了海绵城市工作的重要性和紧迫性,越是这样,越说明还是干得不够,应尽快用新的理念补齐城市排水基础设施短板,还上历史的欠账。”王家卓说。

据王家卓介绍,中国600多个城市的建成区面积为5万多平方公里,而30个试点城市所申报的海绵城市项目面积只有数百平方公里,“就算这几百平方公里都做好了,也解决不了那么多的内涝问题”。

根据国务院的要求,到2020年,各城市应有20%的面积达到海绵城市建设要求,到2030年达到80%的面积。王家卓认为,实际情况中部分城市“行动稍微慢一些”,还需要考虑到实施中的技术制约和资金等问题。

“数学题做成了历史题”

与传统的上凸式绿化带不同,常德技师学院的绿化带低于路面,绿化带中央有一道蜿蜒的沟渠,使整个绿化带如同一个变形的漏斗,设计者称之为渗水洼地,这在海绵项目中并不少见。

渗水洼地下另有文章。除了最上一层用于供养植物的种植土外,往下还有数层不同质地和大小的土壤,以此达到滞留和净化雨水的效果。在经过人工配比的土壤底下,埋藏着一种特殊的管道——盲管。当土壤无法接纳更多雨水时,这种管体上带有小孔的管道就会发挥作用,它把多余的雨水吸收进去并输送至渗水洼地下的调蓄池。当雨水不足时,调蓄池的积水又可重新补给绿化带,从而达到雨水再利用的功能。设计者也考虑到了极端雨水天气,调蓄池同时连接着市政管网,当积水超过其承载能力后,可以将多余的积水排往市政管网。

海绵城市的功能通过综合采取“渗、滞、蓄、净、用、排”等措施来实现,上述渗水洼地就是一个典型案例。相比传统管道单一的排水功能,海绵项目能够有效利用雨水资源。

不过,要让渗水洼地达到预想效果并不简单。常德技师学院是常德市的海绵建设项目之一,由德国汉诺威水协进行设计。

德国汉诺威水协工作人员杨昶告诉《财经》记者,为了确保庭院内“每一块硬化地面的水都有地方可去”,需要已有数据和实验来计算出绿化带面积大小、调蓄池的体积以及采用哪种土壤、配比多少。

“海绵城市很讲究精细”,德国汉诺威水协工作人员郑能师做了一个形象的比喻,“海绵城市是一道数学题,不是历史题。”

而有的施工单位却“把数学题做成了历史题”。德国汉诺威水协总经理彭赤焰坦言,在近两年的工作中,如何保证施工质量以及设计理念的贯彻是他们的一大挑战。

常德市海绵城市建设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李远国告诉《财经》记者,在常德市另一个海绵项目中,由于施工团队把标高搞错了,最后发生了污水倒灌的情况。

编辑:汪茵

0
  • 微信
  • QQ
  • 腾讯微博
  • 新浪微博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0人参与 | 0条评论

版权声明: 凡注明来源为“中国水网/中国固废网/中国大气网“的所有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表、音频视频等,版权均属E20环境平台所有,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和作者。E20环境平台保留责任追究的权利。
媒体合作请联系:李女士 010-88480317

010-88480317

news@e20.com.cn

Copyright © 2000-2020 http://www.h2o-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水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