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正文

三院士分享中国的环保之路怎么走?

时间:2017-07-28 09:46

来源:中国矿业报

作者:刘晓慧

评论(0

  7月20日,中办、国办就甘肃祁连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生态环境问题的通报对外公布。通报措辞严厉,“不作为、乱作为,监管层层失守”等“狠话”频现……回望国内环境监管历程,对一个地方的生态保护问题,进行如此高规格、严惩戒的监督前所未有。

  然而,在难题更多的执行层面,具体的理念、政策、边界、领域要怎么确定和管理,并使之行之有效,仍是一个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话题。在日前召开的2017中国生态环保大会上,多位专家学者就生态环保领域面临的问题进行探讨,观点新锐,理念超前。

  中国工程院院士、国际矿井水协会副主席武强:

  对矿山环境问题进行科学梳理和必要划分

  矿产资源为GDP创造了很高的价值,但有相当比例的GDP是以牺牲环境为代价来实现的。

  如何解决矿山环境问题是环境保护面临的一件大事。

  中国工程院院士、国际矿井水协会副主席武强表示,改革开放以来,矿业发展在政策上面临了一些问题,管理监督及采矿技术和采矿方法相对滞后,环保管理意识不足,导致本来不应该发生的问题发生了。

  武强认为,一般来说,矿山环境问题包括矿山的地质环境、水环境、生态环境、大气环境及空间环境。

  他表示,要解决矿山环境产生的大量问题,需要按照开采方法、开采工艺、地质条件等因素,把大量矿山环境问题进行科学的梳理和必要的划分。“这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他强调,要在问题类型划分清楚的基础上,制定出调查的技术并进行矿山环境的调查,获取大量科学数据,以此了解和判断矿山环境现状和将来演化的趋势,科学合理部署矿山环境的修复治理和监测预警工作。同时,要利用现有的信息科学技术和计算机技术,把大量理论性研究及现场获得的数据通过信息系统反映出来。

  “我认为,政策法规虽然是软的,但它的价值并不亚于修复治理技术本身的硬实力。”谈到矿山环境政策法规的研究,武强表示,这对于矿山环境治理是重要的。

  针对如何对矿山环境问题实施科学的梳理和分类,武强着重提出了三种划分方案:一是根据矿种的类型和开发方式划分,例如煤矿、石油天然气、金属矿等等,开采方法有露天、井底等。这个方案的优点是比较具体、细化,缺点是有些重复,这是最理想的方案。二是根据矿山环境演化的历史、矿业工程活动的全生命周期划分,在规划阶段对环境问题进行有效分析并提出措施。比如矿山开采完毕后、完成其开采价值后、进入闭矿阶段,分别会出现什么样的矿山问题,会出现哪些正负效应,对此都需要提前做出预测。三是根据矿山环境所出现问题本身的性质进行分类,其中包括五大问题,即“三废”问题、地面变形问题、含水层破坏和当地供水问题、沙漠化问题和水土流失问题。其中“三废”问题比较复杂,首先是井工矿山的矸石、废石渣、尾矿库,其中隐含的危机是边坡稳定及分化扬尘,另外会对土壤和地下水产生污染,且堆放占地。同时,对于一些特殊的固体废弃物,除了这四大效应以外,还有比如煤矸石堆放在昼夜温差比较大的情况下会自燃、爆炸等现象。另外,有些废弃物堆积还有放射性污染。

  环保部固体废物与化学品管理技术中心主任、环境保护专家委员会委员凌江:

  在固废资源化利用领域提出“无废”理念

  2017年,中央针对生态文明建设提出的新要求和新任务,归纳起来就是“三大红线”“四大体系”“六大任务”。“三大红线”即生态保障功能基线、环境质量安全底线、自然资源利用上线。“四个体系”即科学适度有序的国土空间布局体系、绿色循环低碳发展的产业体系、约束和激励并举的生态文明体系、政府企业公众共治的绿色行动体系。“六大任务”即倡导推广绿色消费、加快推进生态保护修复、全面推进资源的集约利用、加大环境污染综合治理、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完善生态文明制度体系。

  在环保部固体废物与化学品管理技术中心主任、环境保护专家委员会委员凌江看来,生态文明建设应该是从国家发展的产业体系和制度体系层面来解决的问题,实际上也这是从另一个角度阐述“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

  凌江从固体废弃物资源化利用的角度提出了一些观点。

  他认为,目前,国内固废资源化利用形势非常不乐观。固废资源化利用的形势与中央的要求差距很大。凌江提供的数据显示,2012年以来,国家工业固废的产生量规模在30亿吨到33亿吨,利用率为60%,每年有14亿吨到15亿吨的工业固废是堆存的。而据国土资源部统计数据显示,到2015年,全国尾矿、废石达600亿吨,总占地面积达到200万公顷,维护成本比较高,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企业的经营。

  凌江倡导,在固废资源化利用领域提出“无废”的社会理念。他认为,这一理念并不是空想,而是有诸多科技研究成果做支撑。“有观点认为,循环经济的最终目标是从原子层面进行回收。如果从原子的层面来看,没有东西是废物,只不过是没有利用它而已。矿山把资源采走了,把环境问题留下了。实际上,沿着上述思路,这个问题是可以避免。另一个观点认为,循环经济需要成为从‘教室’走到‘会议室’的主流思潮。目前针对循环经济,出台了很多政策、法律,但这还停留在‘教室’阶段,相对完善的政策制度设计还没有跟上,还没有到‘会议室’阶段,还没有到可以立即行动的阶段。”凌江说。

  那么,固体废弃物的资源化利用在具体操作层面上应该如何实施?

  凌江认为,要从认识上明确固体废弃物的管理边界。“目前,对固体废弃物的定义过为宽泛。一些有价值的副产品也可以称之为废物,按废物来管理。这不是很聪明的做法。另外,即便是没有价值的固体废物,我们再利用它,这本身也是有利的项目。”他提议,要在策略上针对危害性大、量大的工业固废突出重点管理,进行分类管理。另外,要通过信息化的手段推动固体废弃物的分类管理。“固废管理信息化方面比较滞后,一是因为政府服务的成分比较弱,没有从用户的层面来设计;二是我们的固废管理方面如‘转移需要审批,经营需要许可’等要求,使已经建立的系统也运行不畅。必须在政府和社会的信息化建设基础上,共同推进固废管理信息化。”

  他还强调,要在策略上鼓励循环利用。在政策层面,将环境成本加到资源利用中,废旧资源的价值必然就会提高,它的利用率必然也就能提高。

  中国工程院院士、国家环境咨询委员会委员侯立安:

12

编辑:刘影

0
  • 微信
  • QQ
  • 腾讯微博
  • 新浪微博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0人参与 | 0条评论

版权声明: 凡注明来源为“中国水网/中国固废网/中国大气网“的所有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表、音频视频等,版权均属E20环境平台所有,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和作者。E20环境平台保留责任追究的权利。
媒体合作请联系:李女士 010-88480317

010-88480317

news@e20.com.cn

Copyright © 2000-2020 http://www.h2o-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水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