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正文

大康牧业长沙养猪场排污超标 环保部门拟开罚单

时间:2014-08-22 15:44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作者:郭荣村

评论(0

湖南长沙岳麓区莲花镇龙洞村是“新农村建设示范村”。以前,村民以此为豪,现在,他们甚至不好意思说自己还住在村里。据村民反映,这一切是由建在水库上游的养猪场引起的。

据当地媒体报道,2011年,大康牧业在龙洞村水源头建起了一座年出栏近万头的养猪场,养猪场建成后生猪排泄物直排流出,进入龙洞村水库,从此龙洞村的村民便饱受水污染的痛苦。

8月18日,记者来到龙洞村水库时正下着大雨,水面上没有村民所说的大块的猪粪,但走到水库边,阵阵猪粪臭扑面而来。

根据长沙市岳麓区环保局提供的资料,在今年6月份的两次取样检测中,大康牧业上述养猪场的外排污水均未达标。岳麓区环保局环境监察大队队长赵斌透露,已经准备依法对其征收超标排污费,并进行相应处罚。

龙洞村村民:水污染致鱼塘鱼苗死光

8月18日下午,记者来到了龙洞村,沿着流经龙洞村的河流一直往上游走,沿途都能听到村民的抱怨,其中被提及最多的便是水库猪粪漂浮,水质发黑发臭。

住在水库旁边的黄姓村民,白天若是没事,大部分时间都在下游的朋友家度过。他告诉记者,水库那边特别臭,水库的水变成了黑色,自己原本打算搬到离水库远一点的地方住,但找不到建房子的地方只好作罢。

当地养鱼户张明葵的家就在水库的下方,那里有一个3亩多的鱼塘,旁边还有一栋漂亮的小洋楼。张明葵表示,原本计划经营农家乐生意,但因为水库的水受到污染,计划搁浅,小洋楼也荒废了,“去年投了价值两三万元的鱼苗,也全部死掉了。”

张明葵表示,因为水污染经济损失十多万元,“但最重要的是,以前都用这个水库的水,现在不能用了。另外就是关系到子子孙孙。”张明葵抱怨说,以前能游泳的河流,现在连洗脚都不能,因为洗过之后皮肤会感染细菌,甚至溃烂,“所以,如果能够把它(养猪场)关闭就好了,因为说要整改,到现在也没有整改。”

“我们在下游,空气没那么臭,但水还是有味道。它(养猪场)直接把猪粪、死猪扔到山里面,没经过处理,下雨就被冲下来。”在龙洞村村口,一家小卖部老板告诉记者,不仅是河流水有味道,养猪场未经处理排出的粪水已渗透到地下,导致井水也有味道。

“以前因为河水受到污染我们就用井水洗菜,而现在连井水都受污染了。”小卖部老板透露,整个龙洞村大概有2000户人家,共6000余人受到影响。

养猪场场长:污水经过四级处理

8月19日上午,《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来到大康牧业鹿饮泉环保生态生猪养殖基地时,大门紧闭但未上锁,也未见值班人员。记者进入养猪场逗留几分钟后,才有工作人员要求记者先消毒方能进入。

养殖基地的一位赵姓场长介绍,养猪场内对生猪排泄物采取干湿分离的处理方式。洗栏水、猪尿等液体污水,统一收集进入一二级发酵池,经发酵后再经过三四级的两个沉淀池沉淀,“经过四级沉淀之后,用槽罐车把污水抽出去,半个月抽一次。”

“可能下大雨的时候,污水从四级沉淀池溢冲出去,但溢出去的水也是经过四级沉淀了,并没有那么脏。”面对村民对于外排污水的质疑,赵称,如果不下大雨,可以保证排出去的污水是合格的。

记者问道,下大雨时养猪场是否有对污水外泄的应急处理措施。赵称,养猪场正在整改,猪栏里已经修建了雨污分离设备,猪栏上面加建了屋檐,避免雨水由猪栏排污沟进入发酵池。另外,养猪场还计划给露天沉淀池加上盖子,但这一雨污分离设备的建设还未开始。

记者要求参观猪栏时,赵称,现在养猪场疫情比较严重,正在消毒,还不能参观。

随后,记者沿着养猪场外墙走了一圈,看到养猪场最后一栋猪圈标识着“24栋”的编号。2000多头猪的排泄物,仅靠两个沼气池和两个沉淀池是否够用?赵解释称,“24栋”是包括了办公区域、生活区域,实际上猪圈还不到20栋,并且由于长沙市要求养殖业退出城区,目前养猪场的生猪不到1000头,所以是够用的,“三级沉淀池底面积30-40平方米,有4~5米深,四级沉淀池底面积100平方米有多,两米多深。”

赵斌表示,以前由于污水没有经过充分发酵,确实存在沉淀池不够用的情况,“今年春节后,沼气池里的机器出了故障,没有搅拌,污水进了沼气池以后没有经过发酵,就直接进到了沉淀池,所以沉淀池很容易满。”赵称,直到今年7月份,沼气池的机器才修好。

对于村民反映的水库里有成块的猪粪,怀疑是养猪场排出去的问题,赵表示,经过干湿分离以后,干粪会被堆放在干粪池中,其中大部分会不定期用车运送到农业开发公司,小部分则是当地农户过来取走,村民们看到的猪粪,并不是养猪场外排的结果。

随后记者询问,曾有承包养猪场的农户对媒体透露,死猪被直接抛到山沟里,赵回应说,那是不可能的事情,“这完全是误报,我们有专门的化尸池,死猪在化尸池里用烧碱化掉……那个农户(看到的死猪)绝对不可能是我们猪场的。”

记者随后致电位于湖南怀化的大康牧业总部,其工作人员表示,公司董秘严芳正在休假,证券事务代表谌婷已调到上海去工作,不知其办公电话。随后,记者拨打严芳手机,对方以正在休假为由,拒绝了记者的进一步采访。

环保部门:养猪场环评未通过验收

大康牧业鹿饮泉养猪场外排的污水,不仅引起当地村民不满,也引起了当地政协委员和环保局的关注。今年2月,有政协委员向长沙市政协会议提交了 “关于治理鹿饮泉养殖基地公司给下游造成严重污染的建议”的提案。

6月24日,长沙市环保局对养猪场进行现场核查,发现养猪场建有沼气工程但部分闲置未用,设施锈迹斑斑,开关僵硬。污水经过简易沉淀后直接排放至下游沟渠。调查发现,养猪场下游近两公里的沟渠可见水质浑浊,底泥发黑发臭,严重污染下游居民生产、生活。

7月8日,长沙市环保局下发了限期整改通知,要求养猪场完善养殖基地环保手续,保证外排污染物达标排放;整修沼气设备等污水处理设施,并保证正常运行;在2014年10月底前,必须完成对养殖污水治理,并通过环保验收。

8月19日下午,记者来到长沙市岳麓区环保局,环境监察大队大队长赵斌为记者还原了养猪场的污染真相。

赵斌告诉记者,今年6月份,岳麓区环保局曾对养猪场的外排污水进行过两次取样检测,结果显示养猪场排污并不达标。在6月16日签发的取样检测结果中,样品状态为浑浊,粪大肠杆菌含量大于2.4万个/升,远远超过了1万个/升的标准。

6月26日签发的取样检测结果显示,岳麓区环保局对养猪场两个排水口进行了取样检测,主要检测外排污水的pH值、化学需氧量、悬浮物等指标,其中排口1达标,排口2则远远超标。

“在排污口进行过这两次取样,现在检验报告也出来了,两次都超标,已经立案了,准备下达行政处罚。”赵斌透露,对大康牧业的处理,一是征收超标排污费,二是根据法律规定进行超标排污费3~5倍的处罚,“另外,环保部门可能会去一趟大康牧业总部。”

对于养猪场“雨天才可能超标,不下雨时排出的水是合格的”这一说法,赵斌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这样的说法很难成立,“我们做过统计,养猪场每天要用15吨水,养猪场的沼气池太小了,排泄物一多,没有得到充分发酵就排到了沉淀池,所以沉淀池每天都要对外排水。”

赵斌称,目前环保局还没有对水库进行取样检测,但去过水库现场了解情况,“水库的水变黑、发臭是肯定会的,因为养猪场外排超标是长年累月的。”

除了外排的污水检测不达标外,赵斌告诉记者,大康牧业养猪场从投入使用开始,其沼气池、沉淀池等防污设施一直没有通过环保局的验收,“拿到长沙市环保局自然处的环评审批后,大康牧业从建设养猪场到现在投入使用这么久,一直没有主动申请验收,现在就等到10月份和污水排放一起验收。”

赵斌介绍,建设项目时,防治污染的设施必须与主体工程同时设计、同时施工、同时投产使用,必须经原审批的环保部门验收合格后,才可以投入生产或使用。但大康牧业的养猪场只是拿到了环境影响报告的批复,并没有通过验收。

编辑:李晓佳

0
  • 微信
  • QQ
  • 腾讯微博
  • 新浪微博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0人参与 | 0条评论

版权声明: 凡注明来源为“中国水网/中国固废网/中国大气网“的所有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表、音频视频等,版权均属E20环境平台所有,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和作者。E20环境平台保留责任追究的权利。
媒体合作请联系:李女士 010-88480317

010-88480317

news@e20.com.cn

Copyright © 2000-2020 http://www.h2o-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水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