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正文

专家:新疆治水30年已解决砷污染

时间:2013-10-10 17:16

来源:亚心网

作者:胡大敏

评论(0

“我国近2000万人生活在砷污染危险区,新疆、内蒙古、山西3地为重灾区。”近日,内地媒体刊文披露了我国地下水砷污染情况,引发外界关注。 

对此,新疆本地砷污染研究专家并不认同,“那都是以前的事了,经过30年的治理,新疆地下水砷污染问题基本得到解决,现在很难找到砷污染集中区域和相关患者。” 

9月24日,《中国青年报》、《南方周末》等媒体报道称“地下水砷污染危及近2000万国人,新疆、内蒙古、山西3地为重灾区”,报道引用了《科学》杂志一篇论文的有关内容及对作者的采访,报道一出,立即引发大量媒体关注和转发,一时成为热点话题。 

论文第二作者为中国医科大学公共卫生学院院长孙贵范,他9月25日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论文是由瑞士、中国、西班牙三国研究人员经过4年调查得出来的结论。 

“目前,全中国砷浓度超过每升10微克(世界卫生组织指导值)的区域总面积超过58万平方公里,新疆、内蒙古、山西为3个严重区域。”孙贵范说,此前,他的研究团队曾多次到新疆奎屯、乌苏等地区抽取地下井水样本,发现这些地下水砷浓度超标。 

早在上世纪60年代,包括新疆奎屯、乌苏、第七师等地的村民、团场职工为了开发地下水资源和预防肠道传染病,开始打机井汲取地下水,但在上世纪70年代后期发现有的机井水中含砷过高。“通过机井抽出来的很可能就是受砷污染的地下水。”孙贵范介绍说,砷很容易从地下岩层中溶到水里。“长期饮用砷超标地下水,就会导致砷中毒”。 

那么,新疆有多大面积的地下水受到砷污染?有多少人在饮用这些砷超标水?孙贵范表示,新疆的地下水砷污染主要存在于准噶尔盆地和塔里木盆地,但具体受污染人数和面积,目前还未掌握。 

“我们知道的只是全国受污染的总面积,但具体到地方,还没统计出来。”在孙贵范看来,要统计新疆砷污染面积是一个浩大的工程,需要跟当地政府合作完成。 

作为新疆长期研究砷污染的专家,新疆医科大学公共卫生学院院长郑玉建也关注到这条新闻,他用“不着调”予以评论。“孙贵范教授是全国研究砷污染的知名学者,但毕竟对新疆砷污染相关情况并不完全了解,其公布的结果也不一定客观。” 

郑玉建从事新疆砷污染研究30年,大学毕业后师从全国知名砷污染研究学者王国荃,目前已去世的王国荃和孙贵范是全国砷污染研究最权威专家。 

“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新疆确实是中国砷污染最严重地区,但经过整整30年的改水工程治理,目前并不像此次公布的那么严重。”郑玉建说,1980年,在奎屯北部发现了第一个饮水砷中毒病人,之后这个区域被列入我国大陆地区第一个地方性砷中毒病区。新疆地方病防治研究所研究人员王莲方等人进行调查后证实,准噶尔盆地西南存在一个面积较大的地下水高砷区。 

郑玉建介绍说,2005年,王莲方等人在权威期刊上发表《新疆地方性砷中毒健康危害研究及防止现状》,指出自天山北麓到平原低处地下水含砷量呈现规律分布,高砷区西起艾比湖,东到玛纳斯东河岸,绵延约250公里,其中以独山子至阿勒泰公路为界,公路以西呈片状分布,水含砷量较高,尤其是乌苏北部地区的第七师一带形成砷中毒区或潜在中毒区。 

_baidu_page_break_tag_

郑玉建说,经过调查发现,在整个第七师及奎屯、乌苏地区,地下水砷污染危及20多万人。 

《新疆地方性砷中毒健康危害研究及防止现状》文章显示,到2002年,在准噶尔平原地区流行的砷中毒病区达到18个县、114个村,其中轻病区村69个、中病区村36个、重病区村9个,病区人口共25万人,确诊人数500人,病区患病率为0.2%。 

“上世纪80年代,我和王国荃老师多次到第七师下属的各团场进行调查,发现不少团场职工存在砷中毒。”郑玉建说,其中123、125、129等团场职工受地下水砷污染最为严重。 

“不少团场职工脚上、手上长了厚厚的茧子,基本上都有半厘米厚。”郑玉建说,有的口子裂得很深,骨头都能见到。同时,还有部分患者胸、腹等部位皮肤色素脱失和色素沉着,“黑一块,白一块,老百姓称之为‘花肚皮’”。 

“大多患者都是用土办法进行治疗,就是在水里浸泡两个小时后,再用刀削去硬茧。”郑玉建说,这种办法虽然有一定的效果,但因职工们继续喝砷超标井水,过几个月又犯了。 

郑玉建介绍说,从1983年起,自治区对全疆的地下水砷污染情况进行全面调查,并提出防病改水综合措施。 

“针对奎屯、乌苏及第七师地下水砷超标严重地区,当地实施了饮水改造工程,并关掉了村民自家地下水井。”郑玉建说,改水工程实施后,村民用的是符合饮用水标准的自来水,“经过30年饮水工程改造和治理,加之村民不再喝砷超标地下水,全疆地下水砷污染情况得到了有效改变,患者病情也逐渐康复。” 

郑玉建说,2007年,他的科研团队曾对全疆300名砷中毒患者进行了调查,除有10人还没有完全康复之外,其他患者均已痊愈。 

记者未能从自治区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获得目前全疆砷中毒患者及每年新增病例情况,但奎屯市、乌苏市及第七师疾控中心相关负责人均表示,近年来当地未发现新增加砷中毒病例。 

新疆医科大学公共卫生学院劳动卫生与环境卫生学教研室讲师马艳也一直从事砷污染研究工作。 

“虽然目前在奎屯等地地下水砷污染得到了有效控制,但一遇到夏季用水紧张时,还是有少数人会使用地下水。”马艳说,同时,在南疆阿克苏、喀什等地区,因地下水砷污染较为轻微,治理较晚,甚至有些地方还未完全纳入治理计划内,地下水砷污染依然还危及着当地居民。 

“一些村民使用砷超标地下水,不仅会让以前的砷中毒患者旧病复发,还会增加新患者。”因此,马艳建议有关部门加强这些区域砷污染治理工作。 

“在夏季用水紧张的时候,确实有村民使用砷超标地下水。”乌苏市疾控中心副主任德里木拉提说,他们每年都会对村民做地下水砷污染的相关宣传工作,“虽然个别村民仍在用砷超标地下水,但是都用来洗衣服、浇菜园,没人饮用。” 

自治区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相关工作人员说,目前虽然重点区域砷污染治理工作已取得较好成效,但对这些地区的监测和治理工作并未结束,同时,如南疆一些地下水砷超标较轻地方也已纳入治理范畴,相关工作依然在有序开展中。 

 

 

编辑:佟婧旸

0
  • 微信
  • QQ
  • 腾讯微博
  • 新浪微博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0人参与 | 0条评论

版权声明: 凡注明来源为“中国水网/中国固废网/中国大气网“的所有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表、音频视频等,版权均属E20环境平台所有,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和作者。E20环境平台保留责任追究的权利。
媒体合作请联系:李女士 010-88480317

010-88480317

news@e20.com.cn

Copyright © 2000-2020 http://www.h2o-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水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