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栏 > 正文

污水处理产业三十年:风口永不眠 ——环境产业史话系列

时间:2020-03-10 11:41

来源:中国水网

作者:全新丽

此前,污水处理领域也有上市公司,也有一些企业在主动接通资本市场。比如桑德。2002年12月31日,北京桑德环保集团公司协议受让国投原宜实业60.61%的股份,实现借壳上市;2004年,公司简称变更为“国投资源”,主营业务转变为市政给水及污水处理;2005年,公司简称变更为“合加资源”,主营包括工业原材料、污水处理和固废处理;2010年,公司简称变更为“桑德环境”,主营水处理和固废处理项目。除了国内,桑德还曾在新加坡、香港上市,为自己插上资本的翅膀。

金州环境也曾谋求美国纳斯达克上市,可惜2008年的金融危机导致其股东美林银行被收购,导致上市之路中断。

另外企业里也有首创股份、创业环保、北控水务、瀚蓝环境等国企上市公司。

但直到2010年,“上市”才成为行业企业中极被关注的话题。环境企业“上市热”在《国务院关于加快培育和发展战略性新兴产业的决定》的刺激下进一步升级。上市企业主要为两类,一类为传统水务企业,一类为中小环境企业。

2010年3月29日,重庆水务集团首登上证A股市场。随后,成都市兴蓉投资股份有限公司借壳蓝星清洗成功上市。江苏江南水务申请创业板上市,一批企业进入上市通道,传统水务公司上市融资的热情已被触发。

同时,创业板开启一周年,为中小环保企业的上市之路打开大门,2010年2月,万邦达登陆创业板,4月,碧水源登陆创业板,并因其抢眼的表现成为水业十大影响力企业中的新星。碧水源和万邦达这两支环保股票上市之初即受到了市场的热捧,由此也点燃了中小环保企业上市的热情。不少技术性水务企业等成功引入战略投资人,纷纷谋划创业板上市。

但上市宛若鲤鱼跳龙门,实力与运气,都无法评判哪个更重要。万邦达都能顺利上市,其他的主流企业怎么就那么难?当然这也与我国资本市场IPO“堰塞湖”现象,以及无法预期的停顿等有关。

成立于1997年的囯祯环保也正是2010年上市通道中的一员,但2014年才终于在深圳深交所上市。

2015年,四川企业环能德美(现名中建环能)、广西企业博世科在深交所创业板上市,企业品牌和资金实力很快上了一个台阶。

2017年,海峡环保、博天环境、中持股份在上交所主板上市。

2018年,鹏鹞环保在深交所创业板上市。

2019年科创板开启。2020年初,万德斯在科创板上市,业务中包含高难度废水处理,勉强也算是污水处理产业的光荣。但它其实主营垃圾处理。

在污水处理领域奋战多年,以膜应用知名的金科环境也拿到了科创板入场券,希望它能顺利上市。

2019年,南京大学环境规划设计研究院股份公司(简称南大环境)也向深交所提交了IPO招股书,如果能够成功,将成为国内第一家以环保咨询为主业的A股上市公司。

资本市场的关注因此改变了许多企业对资本市场的态度。资金的注入促使优秀企业快速发展壮大,加速企业分化和集中。

05 加入国家队

章节导语:PPP风潮之后,在PPP项目中表现激进的民营环保上市公司陷入危局,也有一批虽未布局PPP,但也受到PPP潮落的极大影响的民营上市公司,被国资系大举接盘。

上文提到过央企涉水,这一趋势自2010年开始, 2013年加码,借助2015年PPP热潮更加无敌。

在污水处理产业,或者说整个环境产业,国进民退从来不是新鲜话题,2008年这个词就已经被反复提起。那时候还主要是项目上的争夺,以及国资对民企项目上的收购,和少数股权并购事件,如北控并购中科成。

自2017年开始,情况不一样了。尤其在2018、2019年,国资系并购民营环保上市公司成为一股潮流。

2018年,东方园林绝地逢生,获北京市朝阳区国资入股。

10月,中国建筑集团旗下公司入主环能科技,成为控股股东。同月,永清环保引入国资战投。同月,兴源环境引入国资战投。

2019年4月,铁汉生态引入深圳国资委。5月,博世科引入广西国资委。8月,无锡国资接盘中金环境。同月,北京市朝阳区国资二度出手,正式控制东方园林。9月,三峡集团入资国祯环保。

明星企业碧水源也在寻觅潜在的战投,2019年终于成功引入中交集团下属的中国城乡控股,整个公司的战略蓝图靠拢中交集团。

不能忘掉的还有2015年因为黑天鹅事件逐步归入启迪系的桑德。

还没有明确的国资接盘的民营环保上市公司,预计正走在这条路上。

笙歌归院落,灯火下楼台。加入国家队,是风口还是无奈之举?央企和民企可能有不同看法。

06 下一个风口

章节导语:即便PPP是风口也有泡沫的嫌疑,即便是加入国家队“我之蜜糖,彼之砒霜”,未必如表面那样绚丽美好,人们追逐风口的脚步不会停歇。

技术方面,地下污水处理厂正吸引眼球,已经有几十个项目建成,这些地下污水处理厂无一不是采用MBR工艺,仿佛是MBR风口的延展。中国水环境、北控、北排、碧水源都有斩获。还有曲久辉院士等一批专家提出的污水处理概念厂理念,跃跃欲试从技术角度颠覆行业,中持已开始着手实践。

与此同时,EPC等“古早”模式从未消失,一直在为一些优秀公司贡献现金流,MBBR等技术还很有生命力。还有一些企业将目光锁定工业废水、工业园区污水处理,其实这两块也一直是产业持续的生命之源。村镇水环境(农村污水处理)方兴未艾,先行者会被历史湮没还是淘到黄金?

傅涛提出,两山产业发展的需求明显释放,急需产业力量支撑。环境产业是地方政府绿色化转型的核心推动力,处在几乎所有产业价值链的末端,是最贴近两山产业的主导力量。环境产业内一些创新型企业正在开始链接农业、旅游、生态等。

最早从污水处理产业分化出来的再生水、污泥等,在资源化方面的尝试也可以看做一些尝试。

还有那些“走出去”的公司,桑德、博天环境、国祯环保、首创股份、北控水务……他们或者收购拥有技术的外国公司,或者收购、参与建设项目。借助一带一路,他们正像当年的威立雅、苏伊士进入中国一样进入到新的市场。

0
  • 微信
  • QQ
  • 腾讯微博
  • 新浪微博
-
网友评论 0人参与 |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