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栏 > 正文

要想解决好雾霾问题必须控制可凝性颗粒物排放

时间:2020-02-04 16:08

来源:宏春观察

作者:周宏春

个人认为,争议的背后是经济性问题。有关研究表明,如果电力部门上GGH,要多投入十多亿。究竟增加多少投入没有确认,尽管我认识电力系统的一些专家。我的疑问是,国家已经给了脱硫脱硝的财政补贴,就是要达到超低排放标准的;如果不够,可以继续研究申请,为什么就是关关关?需要强调的是,深度治理和消除白色烟雾即“脱白”,不是消除“视觉污染”或“美容”,而是控制和减少白色烟气中的超细颗粒物排放,以免加剧雾霾污染。我国一些地方已经发布标准,要求采取烟温控制、湿度控制及其它措施,收集烟气中的水分,减少烟气中可溶性盐、硫酸雾、有机物等可凝结污染物排放,治理和消除有色烟羽或白色烟雾,这就是“脱白”。

在某场合听某人说某人是“民间科学家”,我打心底里对这种说法反感。只要对治霾有利,不管什么人,均可以也应当听取他们的意见。毛主席曾经说过,卑贱者最聪明;另一说法是,实践出真知。如果我们的治理雾霾方案脱离实践,与“纸上谈兵”就没有差别了。

2.严格控制超细颗粒物排放的原则

对控制可凝性颗粒物,本文提出几个原则。

一是疏堵结合。关于疏堵的利弊,早在大禹治水的时候已经有了结论,但实践中一些地方一些人不顾实际,一味要堵,要关掉企业,这与中央要求的在发展中保护、在保护中发展是不一致的。应该在疏上做更多文章,通过技术进步,收到既减少污染物排放,又能促进产业升级、提高竞争力的目的。

二是循环经济环保产业结合。我国原有污染治理的思路和做法是将污染物由一种形态转变为另一种形态,是全部投入,是花费大而且不产生经济效益的,应该改变。应当将污染物治理与废物利用结合起来,将脱硫脱硝与余热利用结合起来,从而起到既达到污染物排放标准、又能增加综合利用产品或提供热能供应,是一举多得的好事。

三是推进脱硫脱硝脱汞等设施的一体化等。本人在调研中,专门问过一位电厂的总工程师,上了脱硫再上脱硝大概多花多少钱,他告诉我的数字是大致增加一个点的厂内能耗,按他们厂的情况折算大概年投入1000多万不足2000万,这的确不是一个小数。用一个形象的说法来比喻电厂环保:画蛇添足穿鞋戴眼镜。发电达标排放(这是应该也是必须的)应当用尽可能少的设备,现在是除尘、脱硫、脱硝,以后可能还要脱汞,再加上在线监测。其中的每一个过程都要增加能耗,因此应当将治理设施一体化,这也是我十年前呼吁的,虽然很少人这么做我还是继续要呼吁。

具体的技术路线应当由市场发现,而不是某个人来指手画脚,这是中央确定的发挥市场决定性作用的基本要求。如果张三说朝东李四说朝西,地方和行业就无所适从了。如果有人要我介绍一些技术,且听下回分解!


12
4
  • 微信
  • QQ
  • 腾讯微博
  • 新浪微博
-
网友评论 4人参与 |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