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栏 > 正文

柴发合:论文写在大地上 成果“映”在蓝天里

时间:2019-04-10 16:02

来源:中国环境报

作者:陈妍凌

因为接地气、把脉准、方法实,柴发合成为很多地方的特聘专家,为在大气污染防治上“有想法,缺办法”的基层政府出谋划策。他集成多因素判断、多模型模拟和多方法解析技术,为本溪、深圳、成都、石家庄、邢台、临汾等城市大气污染防治提供关键技术支持。

环科院大气所年轻的同事起初以为,柴发合对很多城市的产业结构、地理气象条件等如数家珍,做报告定然驾轻就熟。可后来才知道,他每到一地做报告,都会非常认真地准备,搜集素材、琢磨问题。有时半夜琢磨出点新思路,就立刻披衣而起,记录下来。

“我们从事的是应用性研究。”柴发合说,既要弄清污染物的来源和污染成因,又要不断思考给国家和地区提供有针对性、可行、有效的对策,促进科学施策、精准治理。

为此,他不会把科研项目简单推给助手,而会深度参与科学攻关和基层调研。比如,山西太原是我国首个出租车全面电动化的城市,柴发合不仅关注此举对空气质量改善的作用,还在调研中特意打车,询问出租车司机在电动化后的收入状况,综合研判这项举措。

越来越忙的退休者:

投入到大气污染防治综合科学决策支撑研究中

柴发合形容自己是伴随着我国大气污染防治进程成长起来的科研人员。

20世纪80年代,他在广州、辽宁中部城市等地开展大气环境容量研究,提出以环境质量为目标、容量为约束、总量控制为手段、区域和城市相协调的调控理论。

到了20世纪90年代,我国酸雨污染严重,他主持我国酸雨控制国家方案研究课题,确定各省电力和非电力二氧化硫优化减排量,参与提出“两控区”划分方案等,推动我国酸雨区面积占比从1999年的30%缩至2015年的7.6%,全国二氧化硫年均浓度平均值由1989年的105微克/立方米,下降至2015年的25微克/立方米。

再后来,细颗粒物影响增大,他又长期投入到相关研究中。

因此,未来柴发合最想做的,是系统梳理我国大气污染防治历程,厘清各阶段的得失和思路:“这一路有非常多宝贵的经验教训。”比如,改革开放之初,钢材年产量突破3000万吨就是件大喜事,可如今这个数字都突破了10亿吨。经济的发展、物质条件的改善,让环境状况也发生了变化。柴发合认为,从社会学、经济学、自然科学等多维度回顾这段历史,更能明白污染是怎么来的、如何把经济发展组织得更好,有助于启迪后来者。

只不过,“现在没时间写”。柴发合遗憾地耸耸肩。

中国环境科学研究大气所副所长徐义生觉得,柴发合比退休前还忙:“他办公室的灯,总是亮得早,关得晚。”

近两年,柴发合针对重污染预报技术、预警级别、应急预案、应对效果评估等关键技术和联合应对管理机制开展研究,逐一过程组织专家会商、分析和解读,构建起完善的重污染应对技术体系。仅去年至今就主持召开了20余场重污染天气应急会商。他还常带领研究团队,深入太原、渭南、临汾等城市,调研更新排放清单,分析控制难点,提出科学可行的“一市一策”方案,为实现重污染天数明显减少的目标四处奔波。

柴发合近两年几乎无休。同事们说他太忙太拼,他却指了指办公室窗外的蓝天,颇有满足感地笑道:“这是开心的忙。”

窗外,北京的AQI为26,空气质量“优”。


原标题:论文写在大地上 成果“映”在蓝天里 ——记大气环境科学家柴发合


12
0
  • 微信
  • QQ
  • 腾讯微博
  • 新浪微博
-
网友评论 0人参与 |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