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栏 > 正文

环境商会文一波:探寻可持续发展的市场推手

时间:2015-09-21 13:45

作者:文一波

身为我国环境服务领域的大型高科技环保企业——桑德集团的掌门人,他已经致力于环境领域20 多年,打造了一个拥有两家上市公司的环境服务平台。

但他现在更多的是以另一个身份从事环保工作:全国工商联环境服务业商会(以下简称环境商会)会长。

“环境商会是一个非盈利性的民间会员组织, 致力成为环保产业有效沟通的平台,从而促进整个产业的可持续发展。”文一波日前在接受《财经界》记者专访时表示。

他在采访中,多次提到“市场”二字,他认为, 尽管当前我国环保、资源压力巨大,但在以政府主导的环保产业发展中,占据主体地位的众多民营环保企业话语权反而相对较小,与政府、产业之间都缺乏有效的沟通。

他指出,要解决我国空气、水、土壤等各种严重的环境问题,推动经济的可持续发展需更多地凭借市场推手,原先主导行业发展的非市场模式亟待改革。

第三方治污模式

最近的一个争议点就是针对工业污染的治理模式。今年两会期间,环境商会针对行业发展共提出了5 条提案和2 条建议。其中,专门就“关于推行环境污染第三方治理”提出了建议。

其提交的材料中指出,“目前我国工业污染治理依然沿用‘谁污染、谁治理’的思路,由排污企业自行解决治理问题。随着市场经济体制的不断建立和完善,这种管理模式受到越来越多的挑战。”

据2010 年中华环保联合会对全国18 个重点流域工业园区调查结果显示,在这18 家工业园区中, 具备污染治理设施的有13 家,占70%以上。但这些污染治理设施或闲置不用或间歇运行,形同虚设, 完全实现不了污染物达标排放要求。

这显然已严重背离了市场原则。文一波认为, “如果能在我国推动国际上普遍应用的第三方治理模式,的确是件好事。”

第三方治理模式,即排污企业以合同的形式通过付费将产生的污染交由专业化环保公司治理。从国际实践经验来看,第三方治理模式的好处主要有: 一方面排污企业由于采用专业化治理降低了治理成本,提高了达标排放率;一方面政府执法部门由于监管对象集中可控而降低了执法成本;此外,还刺激了环保企业和产业的发展。

而且,这种治理模式近年来已在我国某些领域试行并取得实效,燃煤电厂脱硫脱硝领域就是其中最具有代表性的案例。此外,一些大型工业企业和工业园区也开始尝试,像燕山石化委托威立雅水务处理企业工业废水、上海化工园区委托中法水务处理园区工业废水,都取得良好效果。

为了更好地推动这一市场化模式的实施,据了解,环境商会在《关于推行环境污染第三方治理的建议》中同时提出了四方面建议,包括:设立清洁水和清洁空气基金、政府制定工业污染治理门槛价格、引入第三方中介支付机构、实行负面清单制度。

“以奖代补”

当前,我国环境污染治理已经达到临界点,政策支持力度空前。而按照我国经济发展的特点,当一个行业得到政策阳光普照时,不仅各种社会投资会“蜂拥而至”,中央财政也会给予极大的支持。

而这样的利好,目前正高度“眷顾”着我国循环经济领域。以餐厨废弃物为例,由于国家的大力支持,其资源化利用和无害化处理试点城市建设热情度空前,一批相关的重大项目和工程已在全国66 个试点城市铺开。

作为我国目前A 股市场唯一一家主营业务为固废处理处置的上市公司,桑德环境(000826,股吧)参与了其中的多个项目。尽管是受惠者之一,但文一波还是对中央财政的投入方式提出了自己的看法。在其看来,比起传统的补贴方式,在项目建成之后根据效率予以资金支持的“以奖代补”方式更有助于提高资金的利用效率。

按照传统的补贴方式,多是先对项目前期立项规划,然后对可行性报告等进行审核,再根据审核情况发放相应补贴。但具体到实践中,弊端显而易见,由于补贴资金的过早发放,又缺乏有效监管途径,资金的真实使用情况都难以跟踪,利用效率更无从考量。

记者在此次采访中也发现,尽管国家从2010 年就启动了餐厨废弃物处理试点城市建设,但截至目前,66 个试点城市的相关项目大多还在建设阶段, 真正建成投产的并不多。

北京市的垃圾分类试点也是一个典型案例。从2000 年被列为全国八个垃圾分类收集试点城市之一算起,北京在垃圾分类上已探索了十多年。尽管投入巨大,仅2011 年北京市财政就投入4 亿元作为垃圾分类资金垃圾分类基础设施建设等,但最终还是演变成一场尴尬的“集体秀”,行走在大街小巷的垃圾车照样“单骑闯天下”,一车“五谷杂粮”, 样样俱全。

一个国家试点项目之所以最终“流产”,除了垃圾分类的意识不够,文一波认为,最重要的一个原因是垃圾分类的市场体系没有建立起来。

针对此,文一波建议,应采取更多的经济手段, 用市场化方式推进,政策上还应辅以相关的激励措施。

环境税

开征环境税,也是文一波认为最行之有效的一种市场化手段。为此,环境商会曾专门发出了倡议。

360 百科定义,环境税,也称生态税(Ecological Taxation)、绿色税(Green Tax),是把环境污染和生态破坏的社会成本,内化到生产成本和市场价格中去,再通过市场机制来分配环境资源的一种经济手段。一些发达国家通常征收二氧化硫税、水污染税、噪声税、固体废物税和垃圾税等5 种环境税。

从国际经验可以看到,开征环境税是倒逼企业节能减排的有效手段。文一波指出,它可以使污染主体的外部成本内部化,即排放越多征税越多。

基于此,环境商会建议,要加快出台环境税, 本着先易后难、税费并举的原则,逐步设立和征收。建议目前开征SO2 税、NO2 税和工业COD 税3 个税种。

打破垄断

做民营企业难,做环保类的民营企业更难。

在这个领域“摸爬滚打”二十多年的文一波坦言,最大的壁垒,其实就来自于行业本身的垄断。

不可否认,环保行业正受到国家和政府的高度重视,但过多的行政干预也束缚着它前进的脚步。

这一点,文一波深有感触。他1993 年“掘金” 水务,开启了桑德环保之门。“难,非常难!”谈起当年的创业感受,文一波的心情依然沉重。虽然国家法律对民资进入自来水领域并无障碍,但实质上政府的管控一直都没有放开。

通过技术和管理等方面的优势,桑德如今终于以一家民企的身份得到政府的认可,承接了多个地区重要的水务工程,包括污水处理项目,并将服务范围拓展到固废、甚至清洁能源领域。

在这个艰难的过程中,文一波越来越认识到, 环保行业的政策性很强,试图靠一家民营环保企业去改变整个行业的政策环境不可能实现。

“这也是我们成立环境商会的原因。”文一波希望,通过这个平台能产生更大的影响力,以企业代表的身份与政府沟通,从而推进整个行业市场化环境的不断完善。


0
  • 微信
  • QQ
  • 腾讯微博
  • 新浪微博
-
网友评论 0人参与 |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