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栏 > 正文

文一波:不碰非市场化的混合所有制

时间:2015-09-18 17:10

作者:文一波

作为最早闯进水务市场的民营企业,桑德集团10多年来一直试图用实践去破除人们对民营企业做水务的偏见。而今“水电油气”市场化改革受到关注,也许会给民营企业更大的发展空间。 不过,桑德集团董事长文一波对水务市场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感到悲观,直言除非“钱不打算要了”,否则在实现市场化和专业化之前,他不会参股国有企业。

水务市场化放缓

记者:我国水务市场当前的市场化程度如何?

文一波:总体上看,水务市场近年不断引入各种资本,比例越来越大。污水处理过去100%都是政府来投资,现在市场化投资占到了60%多。自来水市场化投资比例虽然还只有20%左右,但正在不断放开。投资机构专业化程度越来越高,集中度也越来越高。除了投资市场化外,现在还有一部分项目虽然是政府投资的,但是交给第三方来运营,这是运营的市场化。

记者:在中国,水务企业整体的生存状况如何?

文一波:我国水务企业当前是多种体制并存。80%的自来水业务仍在传统的自来水企业手中。传统自来水企业指的就是地方的自来水公司,它们以前都是事业单位,后来改制为企业,但有的地方改得也并不彻底。这些企业缺乏成本意识、人员臃肿,其人力成本和管理成本过高给民众造成了很不好的印象,认为现在的水价不合理,管理部门调水价也因此面对很大的舆论压力。

剩下的20%业务为市场化投资者拥有。这部分包括市场化运营的国有企业、外资企业和民营企业。其中,外资企业份额多一些,占到10%左右,而民营企业大约能占到2%-3%。自来水由于价格管制,整体盈利状况不乐观,绝大部分处于亏损边缘。

刚才提到城市污水处理市场化率较高,主要原因也是这一领域的收入来源靠征收污水处理费,不足部分由各级财政补充,对财政的依赖性不是很强。

水价、水质已成恶性循环

记者:现有水价机制正面临改革,您认为改革的动力是什么?

文一波:过去水价的定价机制严重不适应市场化方向,水价与水质、服务等基本不挂钩,只与无限制的成本挂钩。民众对水价调整存在很大偏见,这也不利于水务行业的健康发展,形成了恶性循环。

比如,过去水价的定价机制就是核算水厂的人工、折旧、日常费用,在此基础上再加微利,但这种设计显然不合理。自来水公司自身在人员配置和成本管理上存在很大的问题,而民众对这样的情况也不满意,使得水价提价的舆论阻力就很大。水价提不上来又导致了水厂在保障水质上投入不足、服务不到位。现在新的水质标准出台,提高了原来的水质标准,因为水厂投入不足,实际上很难执行新的标准。而水厂迫于舆论压力不敢向民众公布真实的水质情况,引发民众更大的不满,整个产业形成了恶性循环。

现在自来水行业只做到了让民众有水喝,但水的安全、质量、服务、信息公开保障都做得不到位,必须要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

记者:我国水价改革已经推进了多年,但进展缓慢。您认为,是哪些障碍造成了这种情况?

文一波:主要障碍在政府观念和理念问题,因为担心老百姓反对,各级政府回避调价。水价构成不合理、透明度不高、对低收入人群承受安排不到位等是老百姓反对主因。

前面谈到,我国水价成本监管办法是成本越低、水价越低,成本越高,水价越高。那自来水厂怎么可能有动力去控制成本、提高效率呢?民众怎么可能没有意见呢?

从这个角度来看,阶梯水价对水价市场化改革作用非常有限。应该是在同一地区执行标杆水价,大家都按照这个价格来运营。管理得好就有好的利润,管理得不好就微利甚至亏损,这才能促进水务市场化的发展。

参股国企风险高

记者:在我国,政府在水务市场中扮演着什么角色?民营企业在中国水务市场中的地位如何?您会投资参股国有水务公司形成混合所有制企业吗?

文一波:政府应该是法律和标准的制定者、监督者,是水务市场管理的裁判员,现状是既是运动员,又是裁判员。既想市场化,又不想遵守市场规则。在水务市场化领域,国有企业由于在政策、资金方面的不对等待遇,越来越强势,民营企业越来越弱势,近年呈不断退出趋势,民营比例逐步降低。

投资国有企业的机会是有的,但我们不会参股。在水务领域的实践证明,不管是市场化国企、外企还是民企,参股地方自来水公司的结果都特别不好。哪怕地方自来水公司是小股东,他们都认为自己是自来水公司的主人,基本上你很难把传统的自来水公司改造成现代化企业。

这样的案例很多。比如一家南方自来水厂几年前吸收国有企业和外企的资本。结果,国企与外企几十个亿投下去,却参与不了水厂的任何管理,而且水厂经营永远是亏损的,投资者没有红利可分。这样的例子在行业里是比较普遍的,除非你自己的钱不打算要了,否则就不要投资。

地方政府只想解决水厂投资的问题,不想解决机制问题、管理问题。 价格非市场化、管理非市场化、理念非市场化,这种情况下你还要去做投资者,那是不会有好下场的。混合所有制的前提是市场化和专业化,如果这个前提不解决,民营企业在里面不会有收益保障,风险太大了。

记者:民营企业能适应中国水务市场的生存法则吗?

文一波:很多民营企业与传统自来水厂合资,成为混合所有制企业,但传统自来水厂的员工始终认为自己是企业的主人,这对企业真正的市场化管理和效益提升都是不利的。我们办理自来水企业,员工不是受“铁饭碗”的保护,而是受劳动法的保护。

社会上有一种错误理念,认为自来水公司不能民营化、市场化,否则水质安全得不到保障,而且水价会很高。所以,我们就用这十几年的时间来证明,民营化的水质保障比传统水厂更好、价格比传统水厂更低。比如,我们的一个定价原则就是,与同类城市相比,要做到提价更晚、提价幅度更小。

拿水质和服务来说,民营企业投资水务市场的资格和定价权是政府授予的,而政府最担心的是水质和服务得不到保障,如果水质和服务出了问题,政府就会把这些权力收回去,这是决定企业生死存亡的事情,容不得出差错。


0
  • 微信
  • QQ
  • 腾讯微博
  • 新浪微博
-
网友评论 0人参与 |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