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栏 > 正文

2020供水高峰论坛:地方水务企业发展路径解析与展望

时间: 2020-10-10 09:28

来源: 中国水网

作者: 毛茂乔整理

image.png

  另外,我们常说地方水务国企要思考“两条腿走路”,一边谋求业务发展,积极布局延伸水务环保领域;另一边因为国有企业的性质决定了需要加快推进国企改革,做强做优做大国有资本,实现国有资产保值增值。所以这“两条腿”既包括来自市场的挑战,也包括住建、水务、发改、国资委等主管部门提出的要求,这些都给地方水务国企的管理和发展都带来了更艰巨的任务和使命。比如,今年国资普遍提出两个新要求:第一、增加科研投入的比例;第二、将利润的增加作为考核目标。以前总体来说是考核规模增长,现在变为考核利润增长,我们很多水务集团也受到这个影响的直接冲击。

  针对国企改革的政策走向和思路,2013年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国有资产的管理体制由“管资产”转向“管资本”,组建一批国有资本投资公司,国有资本运营公司。到2015年《关于深化国有企业改革的指导意见》(中发[2015]22号文),进一步明确国资监管体制由“国资委——国企”两层体制转变为“国资委——国有资本投资公司/国有资本运营公司——国企”三层体制。这也呼应了开头不少水务集团成立的现象,他们之中有一些其实是资本投资公司或资本运营公司的职能,对我们水务企业来说,可能会面临层级的变化。到2019年,十九届四中全会强调,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增强国有经济竞争力、创新力、控制力、影响力、抗风险能力,做强做优做大国有资本。今年大家十分关注的《国企改革三年行动方案(2020-2022年)》也即将出台,可以预见,地方水务国企战略性重组和专业化整合将更加频繁,混改重心将由“混”向“改”转变。未来国企改革还可能提出新的要求。那么,作为国资的管理者来看,不仅要注重提升自己的战略可持续能力、完成上市指标,还需要考虑国资委的考核指标,尤其现在正处于“十四五”规划期,这些方面都会对未来地方水务国企的战略布局产生明显的影响。

image.png

  仍以36个重点城市为样本来看,市级水务集团的实控人有88%属于市国资委。观察股权结构的最终受益人发现,接近四分之三的地方水务集团是100%由市国资委或市政府控股。大部分地方水务集团属于实控人下属的二级公司,按照前面提及的国企改革趋势,未来二级和三级的比例可能会进一步提高。

image.png

  众所周知,对接资本市场是资产增值最有效的途径之一,上市对地方水务企业发展有很大的好处,无论是增加了新的融资渠道、改善财务状况,还是促进业务发展、实现多方共赢。最近这一两年,也有新的地方水务企业成功上市,比如台州水务成功敲开港交所的大门,长沙水业、诸暨水务在2019年完成借壳。在E20圈层中,还有不少优秀的水务企业正在冲击上市的过程当中,比如已经到审核阶段的江苏中法水务、海天水务、顺控发展,还有处在筹备过程当中的贵阳水务、佛山水务环保、江苏长江水务等。我们相信未来会有更多的地方水务企业加入上市公司的阵营。

  根据E20供水研究中心统计,对于上市途径的选择,有69%的地方水务企业选择了IPO,还有31%通过借壳的方式上市。从图中不难发现,随着上市企业数量的增加,这些已上市的地方水务企业的净资产总量,每十年就翻10倍。平均到每家企业的净资产,二十年间也翻了5倍。这些都是伴随城镇化和水务环境治理需求的升级,给行业带来的“大蛋糕”。未来,这一趋势仍会继续延续,当然它会在不同的领域和区域中出现。

  市级水务平台与其他主体的竞合态势

  城市的供排水大多属于市级职权范围,接下来就以我们自身为原点,观察市级水务平台与其他主体的竞合态势和发展方向。

  第一类是以三峡或中节能为代表的央级平台,因为长江大保护的任务他们这两年十分活跃,与水务企业的合作通常是以签署框架协议为始,然后发展成为更深入的项目合作和股权合作。近期,三峡集团或长江生态环保集团投资入股了多家长江经济带上的地方水务企业,例如兴蓉环境、武汉控股、洪城水业等;旨在打造“资本+区域性地方平台”,破解发展瓶颈,增强投资运营管理能力,打造区域大保护载体。(相关阅读→长江环保集团彭丹霖:三峡集团共抓长江大保护工作实践)

image.png

  第二类是当前十分火热的省级环保平台。据公开资料,绝大多数省级环保类集团由省水利厅或省环保厅发起,分别占50%和37%。值得注意的是,通常发起方能很好地代表这类环保平台的本源和优势所在,而国资委或财政厅作为实控人往往是后期安排,未必是业务类型的本源。区别于市级平台,省级平台在业务范围、职责等方面有明显的差异。省级水务环保类集团更多在于承担省域环保治理和推进省域环保产业发展的艰巨任务,通过更强的协调能力发挥“补短板”的作用,如农村供水、村镇污水治理、原水供给等。(相关阅读→24家省级“环保类”集团横空出世,偶然or必然?)

  第三类是全国性的重资产环境集团(E20的研究体系中称为A方阵),与地方水务企业(B方阵)也有很多的交集。

image.png

  市级水务平台与其他各类主体之间既有竞争、也有合作。例如刚刚提到的,央级平台参股市级水务平台从而形成资本纽带,实现资源整合。市级平台与省级平台之间也有股权合作,例如贵州水投水务集团和贵阳水务集团合资成立了贵州同创水务有限公司,业务涉及水利、水源工程、城乡供水、污水处理、水生态项目的投资、建设和经营管理等。还有很多的水务环境企业与跨界者合作,如东莞市水务集团、泉州水务集团分别与华为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强势推动水务数字化转型,践行智慧水务发展;阿里云与瀚蓝环境的合作,将ET工业大脑引入环保行业,打造生态环境服务业与云计算的跨界融合。当然还有与技术型企业之间,从过去单一的项目合作深化为子公司层面的股权合作。以及受整个水务环保行业的发展进程影响,过去直接与A方阵企业在母公司层面合资合股的热闹场面也逐渐转化具体的项目合作。这些现象都值得我们细细品味。

编辑:赵凡

  • 微信
  • QQ
  • 腾讯微博
  • 新浪微博

网友评论 人参与 | 条评论

Copyright © 2000-2020 http://www.h2o-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水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