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栏 > 正文

要想解决好雾霾问题必须控制可凝性颗粒物排放

时间:2020-02-04 16:08

来源:宏春观察

作者:周宏春

雾霾治理,是改善大气环境质量的应有之义,也是打赢蓝天保卫战的必然要求。虽然国家有了打赢蓝天保卫战的顶层设计(文件),专家也已有了很好的研究,但对公众提出的质疑仍需要引起重视。从某种程度上说,虽然公众不知道国家花了多少钱来研究和解决雾霾问题,但对治理雾霾采取的措施是有争议的,提出的问题直奔要害,不能光靠堵!从实际出发,对专家而言,仍需要解决雾霾的形成机理并做一些科普,政府行政主管部门提出的治理方案应更有经济性、实用性和指导性,要集思广益,以尽可能少的资金收到尽可能大的环境效益;行业和地方也必须有施工图。让公众对雾霾形成机理更认可,不能花了很多冤枉钱、动不动就关企业让大家没了“饭碗”。雾霾问题解决好了,本身就说明环境治理能力提高了,否则治理能力现代化就成了“花架子”。

一、前期讨论要点的简要归纳

在讨论解决办法之前,先把前两天本人微信的内容做一个简要归纳。

1.微信反映的事实并不全面

微信是自媒体,只能说出自己知道的情况或者想写的东西,具有说明一点不及其余的特点。我个人看,即使有吸引眼球之嫌,也是可以理解的,毕竟让更多的人关注雾霾、讨论雾霾治理是一件好事,也有利于“天更蓝”的公众期待、期盼的实现。

春节期间,微信上提出工地停工、工厂放假、不开车、煤改气改电了,饭馆关了,不放爆竹了,连猪都不养了,怎么还有雾霾?有雾霾是个问题,因为它涉及广大人民群众的切身利益;雾霾治理不仅需要专家研究,更需要专家解开公众心中的疑惑。当然,微信提到的什么事情都“停了”,并不全面,不少企业的生产实际上并没有停。

宏观上看,施工工地大部分停工了,车流量大幅下降,餐饮业、劳动密集型行业也大部分停工,监测数据上能反映这类企业污染排放的大幅度降低。而北方冬季取暖和区域重污染行业相对集中,一些高污染、高能耗行业,如火发电、钢铁、焦化、玻璃、耐火材料、石化化工、氧化铝、电解铝等,由于生产工序的不可中断,还在运转,还要排放大气污染物。虽然部分农村完成了煤改气、改电,但还有1000多万户用煤取暖。

微观上看,每个小区能看到供暖的烟囱在冒烟,虽然北京小区用气但也要排放啊。每家的冰箱、电灯都在用,说明还有发电厂、热电厂在运转以提供电力保障啊。每天能看到公交车在路上跑,路上的小汽车也在呼呼地,这些活动说明,大气污染物排放并没有停止。

在我发微信文章之后,有读者留言,北京还有不少乱烧垃圾、烧杂物的地方,远处能看到冒黑烟。我无法确定就是春节期间雾霾的“一根稻草”,但这些问题在一些地方的确存在;再加上原来空中已积累的可凝性颗粒物,总的污染物浓度并不低。

2.雾霾或PM2.5显示的污染水平,与天气条件有关

雾与霾,并不是一回事;简单的区分办法是,如果是雾用手摸头发,手是湿的,而霾不能湿手,手是干的。

现在的PM2.5以及大气环境质量指数,是经过计算得出的。从国家网站上查不到全国的平均数据;只有省市观测点的数据,也是经过计算得出的。

有研究认为,天气因素对大气污染的贡献为17%左右。个人认为,首先,将较长时间较大空间放在一起计算,结论没有多大意义,如100天是好天一天是雾霾,平均出来的数据能说明什么问题啊。其次,就某个雾霾天气发生情况看,由于湿度的增加导致PM2.5数据由几十增加到一二百是事实,原因是可凝性颗粒物吸湿增大(有人说二次粒子有人说再次污染)形成雾霾。

2013年以后的脱硝启动时间与雾霾大范围出现时间几乎吻合,但本人不能作出湿法脱硝就是雾霾发生诱因的结论;尽管气候变化的结论就是通过数据相关性研究得出的,所以气候变化的科学问题引起很大争议;最后的一致意见是,气候变化属于政治议题。

对雾霾发生的原因,我在2000年由经济科学出版社出版的《中国资源环境形势与可持续发展》一书中就提出一个地方大气污染的三要素,地形(当时有山凹里的中国一说)、气象条件和污染物排放,这是构成一个地方大气污染的外部因素,但每个地方的污染源还有差别,主要是污染物的排放源(构成)不同。

由于可凝性颗粒物的大量排放并在空中积累,出现雾霾是可以解释的;一旦出现静稳天气条件可凝性颗粒物会集聚,或刮东南风湿度加大后可凝性颗粒物吸湿增大,即使原来积累在空中的污染物也会形成雾霾天气。请注意:有集聚污染和二次污染的说法。当地污染物浓度高是内因,遇到不利气象条件是外因,内因在外因的作用下迅速增高PM2.5浓度发生雾霾。

颗粒物越细,对人体健康的危害可能越大。表观上,原来的粗颗粒物仅“黑”鼻孔,而超细颗粒物会损伤心肺。由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完成的“大气二次污染形成的化学过程及其健康影响”课题研究显示,中国大气PM2.5暴露引致每年130万人过早死亡。

二、虽然雾霾天气少了,但要打赢蓝天保卫战就必须解决污染问题

1.关于脱白的争论

如果你研究雾霾问题,会在媒体上的文章中发现,关于是否要对烟囱排放的烟羽进行深度减排(也就是俗称的“脱白”),隔空喊话已有一段时间,微信公众号《武安君》对此推送了一系列文章,从中发现三个有趣问题:一是脱白是“好看”还是实质性减排,存在争议;二是主张脱白的是冶金等工业部门的专家或相关人员,而电力行业的专家或相关人员不主张脱白;三是隔空喊话的人的影响力不同,总体上主张“脱白”的人的影响力小于不主张“脱白”的,这一点可以从生态环境部和中电联文件“不要求强制脱白”的表述上看出来。

从技术层面看,还有一个烟气换热器(GGH)是否要安装的问题。从《武安君》公众号看到,苏跃进等人在“氨法脱硝未参与还原反应氨气产生的氨排放”一文中认为,“取消GGH导致雾霾发生说”双方仍需增强解释力。文章提出,国内引进湿法脱硫时都带GGH,日本燃煤电厂都设GGH。取消GGH的根源在于环保部门要求湿法烟气脱硫取消GGH旁路。基于取消GGH对烟气扩散能力影响不大等的认识,国内GGH被大量取消。对湿法脱硫取消GGH是否导致雾霾的发生,学者提出大量质疑。主要争论点在于取消GGH后烟气的扩散能力下降、抬升高度下降、水蒸气排放量增加、丧失对雾滴及颗粒物的拦截作用等。苏跃进将双方主要观点整理成一个表,有兴趣的人可以看一看。

12
4
  • 微信
  • QQ
  • 腾讯微博
  • 新浪微博
-
网友评论 4人参与 | 0条评论